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战争风云 合水之役:解放军血战"马家军"骑兵

合水之役:解放军血战"马家军"骑兵

 

中国的西北地区疆域辽阔,包括今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广大地区,辖内多峰险林密的山区,地势险峻,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正因为如此,自1935年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陕北,中国共产党把制定战略决策、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大本营放在西北后,国共两党便在西北地区展开了殊死较量。其中,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与以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为首的“马家军”之间的鏖战,尤为引人瞩目。

“马家军”原为家族武装势力,它兴起于民国时期,活跃于中国西北的甘肃、宁夏、青海等地区,由于其首领皆是回族马姓,便被称为“马家军”。“马家军”以“甘、河、回、马”(即甘肃人、河州人、回族、马姓)这四条为用人标准,核心权力采取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封建继承方式,经数年的发展,逐渐成为当时能左右西北局势的军阀武装,其军事实力足以同蒋介石国民政府在西北的中央军相抗衡。

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经过不断地兼并和蚕食,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3个军阀集团实力逐渐强盛,人称“西北三马”。马家军首领尤其是青宁“二马”(即“青海王”马步芳、“宁夏王”马鸿逵),崇尚武力,嗜血好杀,对当地人民实行残酷的封建统治,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等进步力量更是极端仇视。

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当局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协议,挑起全面内战,身处西北的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将我军在西北战场上的胜负,视为决定全国解放战争进程快慢的一个重要因素。

鉴于此,在解放战争初期,中央军委便发布命令,由一纵和新编四旅、教导旅、警一旅、警三旅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统一领导陕甘宁边区人民军队对敌作战。中共中央基于当时西北战场的特殊形势,还多次召开军事会议,研究西北战场的军事策略。毛泽东同彭德怀也进行了多次会谈。在会谈中,彭德怀一针见血地说道:“西北的问题,我看主要对手是胡宗南和‘二马'(指马步芳、马鸿逵),而胡和马又有区别。”毛泽东赞成彭的意见,他指出:“这也是陕甘宁边区的主要威胁。胡有野心,此人的后台是蒋介石;马有野性,是地头蛇,带点民族色彩,有很大的欺骗性。”另外,马家军多为骑兵,我军战士又相对缺乏对骑兵的作战经验,因此,在彭德怀看来,能否战胜并歼灭“马家军”,便成为我军能否取得西北战场胜利的重要因素。

从1947年3月开始,国民党军队在全面进攻接连受挫的情况下,转而对解放区施行重点进攻,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上转取守势,集中兵力企图首先消灭陕北、山东两解放区的人民军队,再将主力转用于其他战场。在陕北,包括“马家军”在内的国民党军队共约25万余人,在胡宗南率领下,向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所在地延安发动了突然袭击。彭德怀率领下的西北野战军与“马家军”鏖战的序幕就此拉开。

 

当时,围攻延安的国民党军队中有胡宗南的20个旅17万多人,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的12个旅近7万人,邓宝珊的2个旅1.2万多人。这些军队属于不同的派系,之间互有矛盾,虽然其进攻延安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心态却各有不同:胡宗南是蒋介石在西北重点培养的一颗棋子,是蒋的心腹爱将,其部是国民党中央嫡系军队,在人员补给、物资供应方面都享有很多特权,对进攻延安当然最积极;马步芳、马鸿逵反共、攻击延安是积极的,然其“马家军”虽凶悍善战,盘踞一方数十年,但终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且当时又受制于胡宗南,与胡心有芥蒂;马鸿宾与嗜杀成性的马步芳、马鸿逵有所不同,且实力又逊于青宁“二马”,对进攻延安不甚积极;而邓宝珊则与中共关系甚密,且因其长期受蒋介石排挤,对进攻延安更是敷衍了事。因此,真正威胁延安的,只有胡宗南和青宁“二马”。

从我军角度来说,当时我军在西北地区的野战部队兵力满打满算只有7个旅,16178人,算上地方部队和后勤部队也不过两万余人,再加上武器装备差、弹药奇缺、后勤补给困难等因素,敌我力量极其悬殊。

利用青宁“二马”与胡宗南之间的矛盾,达到分而破之的目的,是彭德怀最为关心的问题。他经过深思熟虑,制定出了一个大胆的策略,即“吃胡看马”、“先胡后马”。集中大部分兵力,先将老对手胡宗南部作为正面战场的主要目标,从多方面对骄横的胡宗南部实施致命性的打击,然后再集中力量解决青宁“二马”,从而实现防止敌军联合,最终将其各个击破的战略计划。

遵循着这一战略指导思想,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彭德怀指挥下,采用围点打援、运动中消灭敌人等战术原则,短短数月间便连续取得青化砭、羊马河、蟠龙等战役胜利,使胡宗南在西北的军事力量遭受惨重打击。

但就在彭德怀集中力量消灭胡宗南部的同时,“马家军”趁西北野战军无暇西顾之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相继占去了陇东地区的合水、西华池、曲子、环县、庆阳5个城市,陇东百姓遭到“马家军”的残酷掠夺和屠杀。“马家军”还借机大肆扩充武装,马步芳派韩起功到临夏等地大肆抓兵,新编为一二九军;下令在青海农业区强征新兵1万名,在牧区征马1万匹,开赴陕北前线;在平凉、西峰镇强征新兵2.5万多人。一时间,“马家军”实力极速膨胀。

也就在此时,鉴于胡宗南部收缩集中,不易寻找战机的新情况,彭德怀也将西北战场上对敌作战的主要矛头指向了恶贯满盈的青宁“二马”,他向中共中央提交了西出陇东鞭抽“二马”的作战计划。

出击陇东,彭德怀颇费了一番心思。此时的青马整编八十二师师部统辖下属第一○○旅分驻西峰、宁县;整骑八旅分驻庆阳、合水、西华池地区;骑兵二旅在悦乐、阜城。宁马整编八十一师的六十旅在环县、蒋台,三十五旅则在羊圈山,整十八师分驻三边。针对“马家军”的分布情况,彭德怀制定了先打骑二旅和骑八旅,再打一○○旅的计划。

计划获批准后,西北野战军便在彭德怀率领下,兵分三路,自安塞西进。西野一纵为右路;新四旅为中路;二纵及教导旅为左路。其中左路部队任务最为艰巨,因为他们肩负的任务是围歼青马在合水的部队,并消灭可能增援的青马之一○○旅。对于此,彭德怀甚至想得更远,在1947年5月28日向中共中央汇报部队动态的电报中,彭德怀、习仲勋曾联名报称:“(合水)得手后定会引起二马调动,再集中兵力作战。”

 

在彭德怀指挥下,西野部队迅速突破陕甘两省边界,到达陇东的怀安、悦乐、合水一线。右路和中路两部进展较为顺利,很快就拿下了蒋台、悦乐,消灭了宁马整编第八十一师六十旅二七九团(欠一个营)和青马骑兵第二旅三团的5个连队,俘获马鸿逵的女婿上校团长马奠邦,以及少将副旅长陈应全,但左路二纵及教导旅却碰到了硬钉子,仗打得极为惨烈。

当时,西野左路军以王震指挥的第二纵队为主力,5月28日接近合水。二纵遂决定以三五九旅攻击合水,独四旅与教导旅打援。然而,教导旅前卫团刚到达合水以东10多公里的罗儿塬蒿草铺,便与青马整编骑兵第八旅警戒部队遭遇,双方立即展开了异常惨烈的战斗,我军损失较大。

29日凌晨4时,在旅长郭鹏部署下,三五九旅第七一七团开始向合水西北展开进攻,七一八团和独四旅第十二团向合水东进攻,七一九团作为攻城部队的预备队。29日中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和独四旅十二团先后占领了合水东部和南部诸高地,下午,七一八团杀入合水东关,守军退入城垣负隅顽抗。但七一七团却打得很不顺利,甚至预备队七一九团投入战斗后亦无法改变战局。当时我军按以往的作战方法,凭刺刀手榴弹逼近敌人的外壕前沿,但狡猾的“马家军”却早有埋伏,待我军攻击部队端着刺刀冲至近前时,预伏在暗道里的敌人突然出其不意地杀出来,我军指战员立足未稳,而“马家军”却个个精熟刀法,就这样,七一七团和七一九团不久便因伤亡过大撤出了战场。

由于对合水的城池布防掌握不够,西野的突击没能取得预期效果,而我军围攻合水的意图却暴露无遗,双方在合水周围形成了对峙局面。这时,驻守庆阳的“马家军”整编骑兵第八旅一个团,仗着骑兵的机动速度和精良的装备,高举战刀,气势汹汹,直奔合水而来,企图解合水之围。

负责警戒的教导旅仓促应战,损失不小,王震急令独四旅出其不意地从马莲河一线悄悄插到这股敌人身后,断其退路,以给其造成心理上的压力。果然,这支“马家军”骑兵部队闻听后路被断,便不约而同地拨转马头,夺路而逃。这时,我军战士一看敌军要逃,便不顾一切地猛扑上去,死死地抱住马头或揪住马尾巴,高喊“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但这些马上屠夫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我军又伤亡一部。

在我军指战员的奋力拼杀下,敌军总算撤退了,部队开始打扫战场,总结经验教训,以迎接下次战斗。但是,西北野战军将士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对“马家军”迫切的仇怨报复心理和敢于铤而走险的野性估计不足。第二天一大早,庆阳驻敌便倾巢出动,“马家军”整编骑兵第八旅以2000多人,分南北两路,再次前来解合水之围。疲惫不堪的教导旅和独四旅由于疏于戒备,事先该扼守的隘口没有扼守,阵地也没有构筑,很快,这两支部队便被敌军逼到了险境……

敌军骑兵同我军指战员混战在一起,步枪手榴弹已难发挥作用,战场上听不到爆炸声,只见刀光闪烁,鲜血四溅。我军战士手握着手榴弹毫无畏惧地扑闪在敌人马群中间,只见敌军一骑兵冲了过来,我军战士倒下了,手榴弹也开了花,敌坐骑受了伤,另一个战士冲了上来,朝敌人胸前刺了下去,而敌人另一骑兵又冲来了,这个战士又倒了下去……战斗异常惨烈。

 

攻城的三五九旅形势也不容乐观。敌整骑八旅第一团偷偷潜至合水北山葫芦把附近,突然出现在合水近郊。“马家军”的出现令二纵上下大吃一惊,正在指挥部队围攻合水的三五九旅旅长郭鹏急忙从七一七团和七一九团各抽调一个连前去阻击。但由于事出仓促,两个连又腹背受敌,阵地遂被突破,人员被凶猛剽悍的“马家军”骑兵冲散。郭鹏急忙调七一七团的预备队第三营迎头堵截。三营接到命令后,还未运动到指定阵地,便与“马家军”骑兵遭遇。青马骑兵冲入三营急行军队列中,马踏刀砍。一阵激战后,三营以重大伤亡的代价挡住了青马骑兵向旅部的冲击。

就在三营与“马家军”骑兵血战之际,合水城内敌守军见到援军到来,轻重火力齐鸣,同时打开合水北门杀出,企图与救援的青马第一批骑兵约300余骑会合。郭鹏眼看青马骑兵就要打通与合水守军的联系,心中十分焦急,他冲出隐蔽部,要下山亲自组织部队反击,突然,飞来一颗子弹,正中手臂,他一下栽倒在地……

此时,青马骑兵已与合水城内敌军汇合,王震又收到消息:青马驻宁县的一○○旅已兵分两路,正向合水步步逼近。形势严峻,王震当机立断,决定率领部队撤出战斗。随后,我军转移到了合水西北一带不毛之地,摆脱了“马家军”骑兵的袭扰。

合水之役,终以我军失利、伤亡2500余人而告终。战役失利是彭德怀始料未及的,在全军上下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这是西野部队与“马家军”骑兵的首次大规模正面交锋,虽然合水战役的结果是我军失利,但这次战役也给了“马家军”以重大杀伤,战士们积累了打“马家军”骑兵的经验,为以后彻底歼灭“马家军”创造了条件。

与“马家军”交战的另一次失利,是在彭德怀发起的西府、陇东战役中。1948年4月6日,鉴于洛川久攻不克,国民党军增援洛川行动谨慎,原准备攻取洛川后收复延安并歼灭国民党军援军一部的计划难以实现,彭德怀遂改变作战计划,决心以第三纵队继续围困洛川,第一、第二、第四、第六纵队向西府地区挺进,调动、分散敌军,寻机歼其第五兵团一部,并相机夺取胡宗南集团的补给基地宝鸡。

西府是西安以西、泾河和渭河之间地区,古称西府,首府凤翔,包括现在的宝鸡市和咸阳等市县,地处陕西关中、汉中和四川的咽喉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4月16日,西北野战军分三路西进:二纵、四纵为左路兵团,主力迅速向武功、扶风、岐山、宝鸡发展进攻,并彻底破坏兴平附近铁路;一纵为中路兵团,向麟游、凤翔发展进攻,协同二纵相机夺取宝鸡;六纵为右路兵团,由亭口、邠县渡泾河,尔后依情况相机而动。

战役开始后,西北野战军所向披靡,17至25日即攻克常宁、灵台、凤翔、郿县(今眉县)等12座城镇,切断了西北交通大动脉西兰公路,逼近宝鸡。此时,胡宗南令整编第十七师、整编第九十师第六十一旅分别放弃延安、洛川,回防西安;调第五兵团会同西北行辕副主任马步芳部整编第八十二师,共11个旅的兵力,自二原、镇原地区分路驰援宝鸡。26日,西北野战军一、二纵攻占宝鸡,歼敌整编第七十六师师部及两个团共2000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切断了胡宗南的后方军事补给,对胡宗南的大后方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war/2016/0418/25249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