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社会娱乐新闻 重启的“超级女声”在APP播出

重启的“超级女声”在APP播出

原标题:重启的“超级女声”在APP播出却没有APP思维       

星岛环球网消息:其实,如果不是3月31日爆出的柯以敏让选手“滚吧”事件,还真有好多人不知道今年“超级女声”的海选早就开始了,甚至有更多人都不知道,“超级女声”在今年又重启了。所以说,柯以敏在视频里虽然说着“滚吧”,但这个视频对于今年的“超级女声”来讲,反而像是一个超级广告,它的意思其实是:来吧!

《京华时报》报道,事件还在继续发酵。先是芒果TV发出声明,终止柯以敏继续担任海选评委的合约,继而柯以敏在发布道歉视频后,又连续发了多条微博,质疑芒果TV的工作人员,故意将自己的爆粗视频发布到网上,并联合多个大V号联合炒作事件。柯以敏甚至还将自己在南京赛区拒绝节目组的内定选手,和这次的事件联系到一起,怀疑是受到了打击报复。

谁是谁非,一旦上升到娱乐焦点话题的高度,真相往往越辩越不明。从柯以敏这次的事件来讲,对学员爆粗口、不尊重学员,都是既成的事实,也是后续一切话题的起因。从以往芒果TV的“光荣传统”来讲,他们只不过借柯以敏的“发挥”,又一次的乘势炒作而已。当然,也可以说正是考虑到柯以敏之前展示过的毒舌“才华”,才让她有机会被利用。有些事情,没摊开来之前,彼此心知肚明,一旦以事件的形式爆发,就只能撕破脸皮。

不算2009年和2011年的那两届“快乐女声”,今年的“超级女声”,也是在整整十年后,又重启这个品牌。但和十年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湖南卫视没有选择以上星的方式播出,而是将平台选择为芒果TV这个在线视频平台,无形中从一开始就降低了受众的关注度。这当然也是因为湖南卫视内部,已经将“超级女声”定位为二线品牌的节目,所以必须为“我是歌手”这样的王牌节目让路,以至于不分流收视率。

与此同时,国内的选秀节目市场,在十年后生态也已经发生了变化。主打音乐差异性和主打成名歌手的一些选秀节目,已经成了市场的主流。而在草根选秀的领域,“中国好声音”和“中国好歌曲”两个节目,也分别以突出唱功及创作,确定了自己在行业的品牌优势。更重要的是,因为这几年选秀节目过多,也造成了优秀选手资源的严重◇乏,已经无法涌现当年如张靓颖、李宇春这样个性突出的新人,所以如今再进入这个市场的“超级女声”,势必要承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痛。

对于娱乐圈来讲,十年无疑是一个断代,就像十年前的“超级女声”,参与的主力军是80后一样,报名今年“超级女声”的选手,大都已经换成了90后,甚至95后。新的时代有新的梦想,新的时代也有新的时尚。十年前,对于那些爱音乐的女生,你可能只需要提供一个舞台。而十年后,对于这些看着选秀节目长大的女生来讲,仅仅提供舞台显然已经不够了,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平台,甚至仅仅只是将互联网当播出平台,也是远远不够的,你不能只是用自己的节目去推广APP,更应该是用APP的思维,去创造一个全新的节目。

但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重启的“超级女声”虽然被放到了芒果TV,这个节目从制作上,却依然还是没有改变传统电视节目的制作模式,完全没有突出新型的互联网思维。像柯以敏事件的发酵,也依然还是十年前的老模式,仅仅只是在节目以外的社交媒体,制造一些针锋相对的话题而已,却没能让更多互联网原住民,参与到整个节目的进程中,就像早年的粉丝,因为第一次获得选票,并且有机会决定选手“生死”时的激动那样。很明显,这次“超级女声”除了将节目从电视移到网络之外,其它该变的都没变,TV依然还是TV,而没能真正转成IT。

十年前“超级女声”最成功的,不仅仅只是节目效果的成功,更是在推广艺人上,走出了传统唱片公司卖唱片的思维模式,并确定了粉丝经济这种新的音乐商业生态。而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巨头们加大对音乐产业的布局,传统的音乐生态也正处于急遽的转型中。但“超级女声”品牌在这个时候重启,目前却没有看到品牌对参赛选手延续性的规划和走向,考虑到2011年的那些“快乐女声”们,有的还在苦苦等待发行一张EP专辑的机会,如何整合并消化艺人资源,将“超级女声”这个节目与如今的互联网音乐产业,做成一个更好的生态链接,才是“超级女声”重启品牌的意义,要不然只靠炒作,也只能是眼前一时的消费。况且现在的收视主力军,已经换成了95后、甚至00后,不会再像80后那样容易消费了。

文章来源:http://society.stnn.cc/ent_focus/2016/0406/30242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