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社会民生新闻 北京大户型千万级“豪宅”热卖 都是谁在买

北京大户型千万级“豪宅”热卖 都是谁在买

2016年3月31日,北京东四环内某高端住宅区,顾女士指引几个搬运工将定制的家具搬到二楼。一大早顾女士和丈夫来收拾新家,再过几天,一家人就将搬进这个两千多万元的别墅内。

2016年3月31日,北京东四环内某高端住宅区,顾女士指引几个搬运工将定制的家具搬到二楼。一大早顾女士和丈夫来收拾新家,再过几天,一家人就将搬进这个两千多万元的别墅内。

 2016年3月30日,位于北京瀛海开发区的一家服装厂食堂内,顾女士在饭桌上核对公司账目。为了方便工作,她和家人已经在厂里居住了六年。

2016年3月30日,位于北京瀛海开发区的一家服装厂食堂内,顾女士在饭桌上核对公司账目。为了方便工作,她和家人已经在厂里居住了六年。

2016年3月31日,亦庄某高端楼盘销售洽谈区,赵月圆拿着客户刚签完的购房合同,带领客户前往财务处付款买房。去年她以3个多亿的销售成绩成为集团的个人销冠。

2016年3月31日,亦庄某高端楼盘销售洽谈区,赵月圆拿着客户刚签完的购房合同,带领客户前往财务处付款买房。去年她以3个多亿的销售成绩成为集团的个人销冠。

2016年3月24日,亦庄某高端楼盘,丁女士携两位温州朋友在销售经理刘博的带领下前往参观售价8800万元的“楼王”样板间。据悉,该楼盘40%购房者来自温州。

2016年3月24日,亦庄某高端楼盘,丁女士携两位温州朋友在销售经理刘博的带领下前往参观售价8800万元的“楼王”样板间。据悉,该楼盘40%购房者来自温州。

2016年3月24日,亦庄某高端楼盘样板间内,丁女士拍下地下酒窖的照片,为正在装修的位于温州老家的别墅做参考。

2016年3月24日,亦庄某高端楼盘样板间内,丁女士拍下地下酒窖的照片,为正在装修的位于温州老家的别墅做参考。

2016年3月30日,为了能给新家买到物美价廉的茶具,顾女士特意来到某酒店用品批发市场淘货,对于白手起家的她来说不一定贵的才是好的。

2016年3月30日,为了能给新家买到物美价廉的茶具,顾女士特意来到某酒店用品批发市场淘货,对于白手起家的她来说不一定贵的才是好的。

 2016年3月31日,顾女士专门在新家的地下一层划分出一个房间作为小女儿的舞蹈房。

2016年3月31日,顾女士专门在新家的地下一层划分出一个房间作为小女儿的舞蹈房。

原标题:北京大户型千万级“豪宅”热卖 都是谁在买

星岛环球网消息:2006年针对房价上涨过热过快的问题,政府出台“国六条”,要求新开工的商品房,90平方米以下住房比重必须达到开发建设总面积的70%以上。多年来这一政策一直限制着市场上的大户型商品房供给。同时随着北京土地供应量下降、四环之内饱和、容积率限制,高端化、改善型客户群体又越来越多,如今的北京,优质“豪宅”项目已毫无疑问地成为“稀有资源”。那么是谁买了北京的“豪宅”呢?

购房者心理大多恐慌

《新京报》报道,“有钱人都慌了,现在实体经济不好做,钱放在手里不值钱啊。”亦庄某高端楼盘的销售经理刘博对丁女士说。丁女士去年年底在刘博的介绍下给女儿、儿子和自己各买了一套平墅,每套价格近一千万元,不到半年的时间,每套房子上涨100万左右。

某国有房企开发经理赵先生对如今北上广的房价再刷新高做出了这样的分析,“一部分原因是老百姓的恐慌性购房。举个例子,今年我拿100万还能买100平米,明年也许只能买70平米了,这样的心态促使购房者着急买房,使房价上涨。”

炒房团在北京几近消失

85后赵月圆大学一毕业就开始从事房地产的销售工作,回忆起2010年刚步入这个行业时的“盛况”,赵月圆这样说道,“那时候煤老板、有钱人来了就买,买好几套,我们销售都不用说话。那段时间市场就是那样的,充斥着炒房团。”而随着政府限购政策的逐步出台,赵月圆已鲜有见到这样的客户。

“现在没有所谓的温州炒房团了, 90%的客户都属于改善型购房,将豪宅作为自己在北京的第一居所。”对于炒房团消失的原因,销售经理刘博说,“一是限购政策的限制,二是如今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很高,投资的资金量大,周期长,理性的投资人也不会再去追高。”

面对市场未来的走向,赵月圆给出这样的建议,“现在买房还是要慎重,不能随便投资,因为有可能你买的位置不好,就不升值。所以未来购房还是先以自己居住为主。”

“大房子”因稀缺而热卖

顾女士1996年与丈夫从温州来到北京白手创业,从初期和工人赶工到天亮的小作坊,发展成了现在年销售额几千万的大型服装厂。过去的六年里顾女士一家人一直居住在服装厂内与工人同吃同住,而再过半个月他们就将搬进在市区刚购买的别墅里了。“家里人多,平时从厂子到市里办事都不太方便。”顾女士笑着说,“家里孩子都等不及住新房了。”

对于改善型住房成为市场热门的现象,赵月圆表示,随着二胎放开,一两居的小房子开始满足不了一些家庭的需求,因此学区房、大户型的房子才变得愈加抢手。同时北京的拍地量逐年下降,这类高端楼盘将是越来越稀缺的资源。

2014年底,赵月圆在自己销售的高端楼盘刚开盘的时候购买了一套三居室,“其实很多人和我的想法一样,会去直接购买一套高品质住房。以防将来家里人多了需要换房又不能轻易换,因为有可能未来出台更严格的购房政策。”

文章来源:http://society.stnn.cc/minsheng/2016/0410/30405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