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岁月印迹 邓小平与日首相谈汉字:简化不好办看不懂古文

邓小平与日首相谈汉字:简化不好办看不懂古文

 

邓小平访日照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6年3期,作者:张云方,原题为:《邓小平与中日邦交》,为节选。

邓小平第一次访日之行

1978年10月22日,邓小平踏上了访日之路。

邓小平这次访日创造了中日友好史上的三个第一。这就是:第一位访问日本的新中国领袖;第一位拜会日本天皇和皇后的中国共产党的领袖;第一位住进日本国宾馆的中国领导人。

10月22日,两架中国军用三叉戟专机先后降落在东京的羽田机场。停机坪上满是欢迎的人群。机舱的旋梯刚刚放下,日本外相园田直便破例进入机舱,迎接邓小平。他高兴地对邓小平说:“你给我们带来了艳阳天!”

23日上午,在赤坂国宾馆举行欢迎仪式。赤坂国宾馆原是天皇的离宫,1968年开始改造,1974年完工,改造后的建筑物酷似法国的凡尔赛宫,故有小凡尔赛宫美誉。10点半,邓小平在安倍官房长官的陪同下,移足永田町的首相官邸同福田首相进行礼节性的会面。

邓小平说:“几年来,总想有机会访问东京,这一天终于实现了。我是首次和福田先生见面,可是相知已久。”福田首相则说:“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好像很久以前就相识,日本有句成语,叫作穿着浴衣谈心,是开诚布公,推心置腹吧!”

福田先生接着说:“中国汉字变化很大,看报纸就看不懂了。”邓小平说:“简化了就不好办,就看不懂古文了,省略那么多,我也不明白。”

说到文字,福田首相马上在纸上写道:赳赳武夫,公侯干城。然后递给邓小平。福田先生说:“我的名字就是出之诗经中的‘赳赳武夫’。”邓小平说:“从汉字可知,两国的友谊是多么悠久。”

邓小平访日期间,和福田首相共进行了三次友好会谈。我记得第一次会谈时,福田首相举起斟满香槟的酒杯,祝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缔结,邓小平则举杯高声提议:“为天皇陛下干杯!”于是,掌声雷动,引起了满堂彩。特别令大家吃惊的是,邓小平放下酒杯,突然同福田首相、园田外相热烈地拥抱起来。邓小平西方式的礼节和对朋友的真挚,令日本朋友赞叹。

邓小平讲话既富有哲理,又相当风趣。他对福田首相说:“我们两国有两千多年友好交往的历史,在两国友好的历史长河中,不幸的历史只是一刹那,是过去很短的插曲。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不仅在事实上,而且在法律上总结了我们过去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它进一步肯定了我们两国关系要得到不断的发展,中日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坦率地说,在现在这个动荡的世界上,中国需要同日本友好,日本也需要和中国友好。”说到这里,他特别加重语气说道:“尽管你们交了个穷朋友,但是,这个穷朋友还是有一点用处嘛!”

邓小平坦承中国同世界的差距。他说:“我们所说的在本世纪末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指比较接近当时的水平。世界在突飞猛进地发展,那时就不是这个水平,例如日本肯定就不是现在的水平,我们要达到日本、欧洲、美国现在的水平就很不容易,要达到20世纪末它们的水平就更难。我们清醒地估计了这个困难,但是,我们还是要树立了这么一个雄心壮志。”邓小平还说:“要实现中国现代化,就要有正确的政策,就要善于学习,要以国际先进发达国家的管理方法作为我们发展的起点。首先承认我们落后,老老实实承认落后就有希望。再就是要善于学习,要虚心地向日本请教,向一切发达国家请教,向第三世界穷朋友中的好经验请教,相信本着这种态度我们是有希望的。”邓小平甚至还诙谐地说:“长得很丑,却要打扮得像美人一样,那是臭美!”“我们至少比日本落后20年嘛!”

 

邓小平这种实事求是,不卑不亢,谦虚和蔼的姿态,给日本人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对于20世纪30年代日本对中国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邓小平在拜会日本天皇、皇后时,曾举重若轻地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我们今后要积极地向前看,建设世世代代的中日和平友好。”这种胸怀,令人感动。所以,日本朋友说:“还是大国啊!胸襟宽广。”日本天皇正是为邓小平的真情所动,才离开了讲稿,说出了那句“在两国悠久的历史中,一度发生过不幸的事情”的留世名言。也正是如此,福田首相在祝酒时,也脱离了稿子,说了一句:“到了本世纪,经历了不幸的苦难,这的确是很遗憾的事情。”60年代初,陈毅副总理说过,“日本朋友说我们不应忘记那场不幸,中国则说,忘却吧,那是过去的事了。这种关系才对。”

在记者招待会上,邓小平留下了关于钓鱼岛“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下,也许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些,会找到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后来人们把它概括成“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八字箴言。

邓小平给外国朋友的题词不多,但是,访日期间他却给日本朋友留下了不少墨宝,先后六次为日本朋友题词。在日产汽车的题词是:向伟大、勤劳、勇敢、智慧的日本人民学习、致敬。在新日铁君津制铁所的题词是:中日友好合作的道路越走越宽广,我们共同努力吧!给松下电器的题词是:中日友好,前程似锦。

10月29日下午,邓小平结束为期八天的访日活动。他说,“我是以一片喜悦的心情来东京,以一片喜悦的心情回归北京”,“看了日本,我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years/2016/0427/30953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