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读书 学习哲学对生活有什么用?

学习哲学对生活有什么用?

哲学和生活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哲学到底有用还是无用?无论是哲学系科班出身的学者还是对哲学一窍不通的小白似乎都对这两个问题充满了兴趣却都无法尽说其中的道理。北大博雅讲坛第85期有幸请到胡军教授和江怡教授同大家一同探讨哲学与生活的关系。

哲学和生活的关系

本文来自北大博雅讲坛第85期

哲学和生活什么关系?记得几个月前,三联书店的读书会的一个讲座的主题“哲学和我们的生活”。这次的讲座主办单位和我商量了说讲座的主题是否与上次的有所不同。我经过思考之后,认为哲学和生活的关系不是并行的,哲学要高于生活,始终在引领我们的生活。我不知道在座各位认不认同我的这一说法。说哲学无用其实是不对的,因为哲学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已经极大地改变了这个世界。江怡教授是我特意请来的嘉宾,他专门研究分析哲学,西方哲学。

哲学绝对是有用的。举个例子,我们早就做了过广告宣传,说今天有讲座,所以昨天晚上十点雾霾散尽。这是不是哲学的功劳?这不是我的气功,这是江老师的气功,江老师和古希腊所讲的神接近。神的智慧是无限的,是超越的,是高高在上的。什么叫做哲学?哲学就是追求高高在上的神的智慧。那么我们有没有智慧?我有没有智慧?我有我的智慧,你有你的智慧。但人的智慧在古希腊哲学家,特别是在苏格拉底、柏拉图等哲学家们看来是微不足道,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才有了追求高高在上无限的神的智慧的生活目标。而追求神的智慧是一个漫长的道路,能不能达到?我在追求神的智慧,神的智慧我追求不到,但是我永远在追求神的路上。我们经常把爱理解得太急功近利。但古希腊哲学家认为,追求神的智慧不能那么急功近利。神的智慧是我们人生追求的永远的目标。

经过自己长期的思考,我现在不太认同“哲学无用论”,说什么“无用才是大用”。这样的来看哲学是有些问题的。所以这次广告讲了,哲学起源于什么?惊讶。比如我看到的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感觉到很是惊讶。追问下去的话,就是为什么我会对这样的事物感觉到惊讶?感觉到惊讶的前提是什么?比如我儿子今年三十多岁了,他起床后看到了我,没有任何惊讶之感。什么时候有惊讶之感?我看到的惊讶,他刚刚离开母体进入这个世界后,我对他不了解才有惊讶。所以我理解,所以我们有所谓的惊讶、好奇,是对周围事物不了解,处于无知的状态。

强烈的好奇或惊讶引导我们做深入的研究。这样强烈的好奇心在人类历史上似乎只有少数人才有。绝大多数的人对于自己并不熟悉的事物,却往往是熟视无睹。我们举个例子,我们每个人都有眼睛,戴眼镜的不少,都是认真看书看的,我也是。但是眼镜的发明,谁最早研究人类感觉器官,不知你们注意过没有?很多人不研究感觉器官,对世界无知。历史告诉我们,早在两千五六百年前,毕达哥拉斯学派就专门研究过人的感觉器官,可惜只剩下了零星的残篇。

后来比较完整的这方面的研究是《柏拉图对话集》晚期有一篇《蒂迈欧尼篇》,翻译成汉字是四五万字,专门研究人的感觉器官。到了文艺复兴以后,显微镜、望远镜、放大镜、照相机,都是模仿人的视觉器官最前面的部分,叫镜体,镜体后面是视网膜,视网膜后面是内传神经,内传神经直接与大脑联系。通过这样的生理学的过程,我们才有可能知道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所以我认为哲学的核心部分,就是认识论。认识论引导我们自己所不了解的,不知道的世界,要去不断地追问或研究。为什么这个事是这样,而不是那样的?而且这样的追问或研究不带有功利性的目的,完全凭着自己的爱好和热情长期地追问下去。所以我很佩服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他们可以长时间地去思考一个他不很了解的问题。

古希腊的哲学家们的追问和研究局限于内在的精神生活。在文艺复兴之后,哲学才基本上开始才引领我们的生活。好像到了文艺复兴之后,说哲学与我们生活没有关系是不对的,刚才说了研究人的视觉器官,镜体,比如我摘了眼镜看不见你,眼镜戴上看清你了。所以相关的认识论的研究与我们的生活是密切相关的?比如现在的手机,不管你离哲学多远,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几乎我们城市里的每个人生活,只要进入地铁里就会看到很多人都低头看手机。于是你就发现绝大多数人大阅读方式变了。为什么变了?知识引领的。电脑的发明,手机的出现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及其内容。又比如飞机,远古人看到鸟在天空飞翔,羡慕死了,他们也想飞。后来意大利著名的科学家达芬奇曾经动脑设计过怎样使人的身体长出翅膀,能长出翅膀吗?这个思路叫仿生学,仿造模仿。到后来在空气动力学理论的指导下逐渐形成飞机。为什么哲学引领生活?我是研究知识论或认识论的,深深感觉到在认知科学理论的引领下,我们的生活内容及方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可惜的是,很多人对此并不了解。

我不太同意哲学无用之为大用的说法。你们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所谓“科学家”的名称的?十九世纪30年代之前,是没有什么“科学家”的称谓的。比如哈维、波伊尔、牛顿、道尔顿都不认为自己是科学家,不认为自己从事的研究属于科学研究。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哲学家或主任哲学家,在哲学领域内从事研究。比如牛顿最伟大的著作叫什么名字?《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德尔顿也认为自己从事的是哲学或自然哲学的,叫自然哲学家,他的代表作是《化学哲学的新体系》。

可见,哲学与科学是密切相关的。或者可以进一步说,科学是源于哲学的,尤其是源于哲学的核心领域认识论的。所以从古希腊哲人对自身对周遭的世界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心,要深入地了解和研究我们所面对的周围的自然,社会和人本身。所以说哲学引领我们的生活,实在是因为哲学,尤其是科学已经巨大地改变了现代人的生活。我们哲学界一些老先生说哲学“无用之为大用”,他们认为哲学的功能似乎就在于使人达到所谓的“天地境界”。我不完全认同这样的说法。

我原来所化的大部分时间是阅读中国传统思想的一些著述的,但是经过长期的思考和研究之后,自己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现在比较认同的是古希腊哲学家的思维方式,比如在座各位都会在生活中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发现问题后怎么办?文明发展的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正是理性引领我们不断研究自然,研究社会,研究人类自身,不断地去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去研究和解决问题呢?遗憾的是,至今我没有机会去希腊的雅典,去拜访一下过柏拉图学园。也希望大家如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柏拉图学院的遗址。据说,柏拉图学园门口写着这样几个字“不懂几何学者请勿入内”。大家一定学过几何学吧!几何学和代数什么区别?你们考过几何学吗?几何学和代数是有区别的。

我们先不讲这样的区别。而现看看我们的《论语》中的对话模式。学生有了问题就问老师,老师也就借机直接把答案给了你,比如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孔子直接把答案给了颜渊。颜渊又问怎么来具体实行仁,孔子还是直接回答说:“非礼勿视,非礼听,非礼言,非礼勿动。”这场对话也就终止。可以清楚地看见,相互之间没有讨论或论辩的过程。

与此显然不同的是,在《柏拉图对话集》里的几乎每一篇对话中你很难找到答案。他们关注的是讨论或论辩的过程。因为前面我讲过柏拉图学园门口写着“不懂几何学者请勿入内”。几何学就是他们讨论问题的基本模式或程序。大家都参加过几何学的考试,几何学考试是把答案给你了。这次考试题目是“三角形内角之和等于180度”。这是答案,你又把此把答案给返回给老师,那时不对的。因为老师的目的是要你解读或论证为什么三角形内角之和等于180度。所以《柏拉图对话集》注重的是这种论证的过程。

苏格拉底称自己使用的方法是“精神助产术”,就是说他帮你把已经孕育好的思想胎儿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而不是他把自己的思想答案直接给你,而是和一些学生平等交流,谁对就听谁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哲学的核心要素就是论证。从理性的角度看,要论证或说理就是必须用有论证或说理的方法理论,也就是逻辑学。哲学思想或科学思想都必须要论证,不论证是不行的。而论证的前提是有相对明确的对象。比如什么叫理性思维?所谓理性思维涉及到概念,概念组成判断,有判断才有论证推理。

什么叫概念?《柏拉图对话集》中的每一个对话都有明确的话题,这样的话题类似于这里所谓的概念。比如有讨论到底什么叫知识,然后还有讨论美德是不是可以传承,如果美德是知识的,知识可以传承,美德也可以传承,讨论问题相对明确。所以我所理解的理性,就是有相对明确的对象或概念才能进行论证,推导。举个例子,我们传统文化讲“和而不同”,讲了多少年了,你能不能进行推理论证?因为其中涉及到的一些话题没有明确的含义。所以我略微看过一些关于古希腊的音乐方面的书。在古希腊哲学家们看来,音乐就是数学,数学是音乐的基础。你不懂数学,数学不好,就一定搞不好音乐。正因为有精确的数学为基础,所以西方才出现了关于和声、复调以及以精确的数学计算为基础的乐器,如钢琴凳。大型交响乐就是我们传统文化所谓的“和而不同”的艺术领域内的具体落实。

现在还是让我回到哲学。任何一种哲学思想体系不仅仅是一种主观成见或只是标语、口号。我们对于周围的自然界、我们生活其中的社会,对于人自身的研究所得出的思想或看法都需要有论证,而且这样的论证必须是严格的论证,要讲出系统明确的道理,来充分说明为什么我的看法是对的,是合理的,是站得住脚的,为什么你的看法站是不对的,是站不住脚的。这样的严密的思维方法就是我理解的理性思维方法。刚才我看PPT上讲逻辑学是什么,就是讲概念,讲判断,讲推理。所以我很认同亚里士多德,柏拉图,我曾有几此在外面参加会议,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国学会议上,我讲了与上面所说的内容差不多的话。我刚讲完,马上就有一个学者跳了出来和我辩论,说胡老师你讲得不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是后人伪造的。柏拉图是公元一世纪的西方学者伪造的,而亚里士多德是公元三世纪前后西方人伪造的。我认为他的反诘与我所说的不在同一个论域上面。所以我也马上诘问他,他们能伪造柏拉图的或亚里士多德的思想体系,为什么我们至今都不能伪造?我们到现在伪造出来了吗?即便现在伪造也不晚嘛!如果我们可以伪造出更有思想高度的远远超出柏拉图的思想或亚里士多德的思想体系,在北大出版,让全世界人民看看,尤其是让西方学者看看,我们有比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西方哲学家更高明的思想及更严密的论证的思想工具。哈哈,他们一定会说,还是你们中国人更厉害啊。

但是,遗憾的却是,我们至今仍然没有这样的注重严密论证或说理的思维工具。《亚里士多德》中文版全集第一卷讲的不是他的哲学思想,而是题为《工具论》。在他看来,哲学思维必须有它自己的系统而严密的工具。什么工具?那就是逻辑学。逻辑学是研究论证或推理的思想工具。推理或论证的前提就是明确的概念。由概念组成判断,判断必须恰当。由判断又进一步形成了推理论证。正是因为有这样严密系统的思想工具理论,由此而在漫长的历史上形成哲学思想必须是具有结构性的、系统性的,相互之间有着严格合理的推导论证的关系。历史也清楚地表明了,正是这种以严格推导论证为基础的思想才形成了现代公民社会的规则。由于我们的传统思想文化缺乏这样的思想论证的工具,所以我们典籍中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大都流于高大上的口号或标语,几乎见不到经过严密论证后形成的具有结构性的思想体系。

古希腊哲学家的逻辑论证方法理论细密严格,已经形成了关于思想演绎的系统。后来出现的分析哲学就是遵循这样的论证推导的筛选出他,后来越搞越复杂,罗素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他的《数学原理》一书,几乎很少有专家能看懂,一般人更是不敢接近。我学过数理逻辑,但是感觉自己在这方面缺乏天赋,所以请了江怡教授。我刚才讲了两个方面,第一,哲学的原意是什么?哲学的原意就是爱智慧,但是这里所指的智慧不是每个普通人的智慧,而是高高在上超越的无限的神的智慧。第二,那么我们用什么方式去追求神的智慧?追求是要工具的,我们思想的工具就是类似像逻辑学那样的一种思维论证的方法理论法。

(来源:北京大学出版社)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dushu/2017/0217/40050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