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星岛社论 辛苦跑赢通胀 却追不上楼价

辛苦跑赢通胀 却追不上楼价

《星岛日报》3月19日发表题为“辛苦跑赢通胀 却追不上楼价”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刚发表的港人收入及工时官方统计数据,有一个很值得官员和社会深思的现象,就是港人这几年的工资增长幅度,总体而言跑赢通胀,其中年轻人工资增长特别快,为甚么社会上却仍然有一股负面情绪瀰漫,尤以年轻人为然呢?

根据统计处发表的港人收入及工时按年统计调查结果,以每年五、六月的月薪和时薪中位数比较,近年升幅最理想的是二○一一年,原因是当年开始引入最低工资制度,撇除这个特殊因素,以一一年实施最低工资制度后工资水平为基数,到一六年,港人的每月工资中位数五年间升了百分之二十六点五,时薪则升了百分之二十三,月薪升幅跑赢时薪,部分原因可能是工作时间长了。

在这期间,综合消费物价指数升了百分之十八点五,港人工资跑赢通胀,享受到实质的工资增长。虽然个别行业有起落,总体而言,港人享受到低失业率带来的好处,只是工资增幅因为企业对前景的顾虑而逐渐收窄。

青年收入增 未足消不满

以年龄群组而言,由二十五至四十四岁是收入黄金时期,过了四十五岁便逐步下降,估计是一些中年僱员晋升无望或失去工作后,难找到如以往收入水平的工作,一些教育程度不高者特别容易受到冲击。至于收入最低的是十五岁至二十四岁的青年,他们刚投身职场,收入较低是正常现象,值得留意的是,这个年龄组别的工资中位数增长不止跑赢通胀,而且比整体增幅为大。

偏偏这个族群对社会的怨气比其他年纪的人为大,在三位特首候选人中有较好青年人缘的曾俊华,曾经形容今天的青年追求物质以外的精神价值,问题是,就算是物质方面,他们没有因为收入跑赢通胀而觉得自己的经济情况宽裕了。

其中一个原因,是社会消费模式的转变,今天社会对于基本生活需求的定义,和以前大有不同,手机和互联网都已经成为生活必需品,每年数次外游已经成为不少人不可或缺的节目,由衣物、化妆、红酒到外出用膳,年轻人的消费标准都比以前提高了不少。

特首候选人 须对症下药

在这种消费模式下,年轻一辈比老一辈觉得更难积蓄,就算有积蓄,都很难置业。主要原因,是他们的收入纵使跑赢通胀,楼价却跑得更快,年轻人每月工资在五年间升了三成二,其间楼价却升逾四成,现时楼价增速加快,而薪酬增速却在减慢。

再加上印花税跟随楼价上升而进入较高税阶,以及当局为免金融爆煲而收紧按揭成数,单是首期开支都动辄以百万元计,年轻人的首次置业困难剧增,储蓄远追不上首期开支要求的增长,形成很大的挫折感。就算辛辛苦苦买到一个“纳米”单位,也不见得很快乐。

且不论今天青年在学业和职场上面对比前激烈的竞争,单是居住和物质生活上的压力,都令他们觉得出路有限,不容易改善生活质素,从而滋生对现状和制度的不满。

面对青年人对现状的不满,几位特首候选人都作出改善承诺,加强把青年人融入咨询体制。最实际的做法,还是拿出具体措施,解决青年人在居住和出路方面所面对的困难。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singtao_ed/2017/0319/41237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