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两岸原声 林子荣:当前两岸关系面临四重矛盾

林子荣:当前两岸关系面临四重矛盾

 

武汉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教授林子荣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月10日电  “两岸一家亲”论坛日前在漳州落下帷幕,武汉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教授林子荣在论坛中指出,当前两岸关系是一个包含“法统之争”“制度之争”“统独之争”“市场之争”的矛盾系统,这四对矛盾并非都存在于1949年迄今两岸关系发展的全过程,而且由于不同时期条件不同,其在两岸关系发展的不同阶段,地位和作用也不相同。林子荣指出,在明确“统独之争”是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所面临主要矛盾的同时,不能忽视60多年来存在于两岸关系这一矛盾体中的“法统之争”“制度之争”以及近年来快速浮现的“市场之争”等次要矛盾对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掣肘作用,这些次要矛盾在某种程度上强化着“统独之争”,影响主要矛盾的解决。 

林子荣表示,事物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两岸关系是一个包含多种矛盾的矛盾系统,运用辩证思维能力加以分析和研究,有助于我们较为全面、深刻地认识当前的两岸关系。 

他说到,1949年迄今,两岸关系发展过程的各个发展阶段的矛盾有其特殊性,只有注意其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才能适当地处理当前两岸关系面临的矛盾。现阶段两岸关系矛盾系统是由“法统之争”“制度之争”“统独之争”“市场之争”四对矛盾互相交织在一起,复杂程度远胜于以往,其特殊性具体而言表现在四方面: 

从“统独之争”来看,在“台独”势力的操弄下,20多年“台独”史观教育及“独化”的社会舆论环境使岛内分裂势力呈现年轻化趋势,“台独”意识快速膨胀,台湾民众“一中”认同大幅流失,现阶段民进党在岛内实现全面执政,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遭到动摇,“反独”是当前对台工作首要的任务,其艰巨性前所未有;与此同时,大陆业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台湾第一大进口市场、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以及第一大贸易伙伴,军事、科技实力也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所具备的反对和遏制“台独”势力的能力和条件之充分前所未有。大陆“反独”力量的强化,更加坚定了大陆“反独”的意志,增强了大陆“反独”的信心,而现阶段岛内“台独”意识的膨胀对于大陆的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的考验前所未有。 

从“法统之争”来看,伴随着经济快速成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地位大幅提升,国际影响力显着增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民国”的国际活动空间被大幅挤压,目前“中华民国”的“邦交国”仅剩20个,客观环境使台湾人民必须正视“中华民国”已经进入历史的事实;但与此同时,这一形势也为岛内“台独”势力推动“中华民国”逐渐“台湾化”“空洞化”创造了现实的可能性。因此,在“台独”成为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面临最大阻力的情势下,“中华民国法统”在岛内具有维护“一个中国”框架的正向作用。“法统之争”与“统独之争”交织在一起,充分体现了当前两岸关系矛盾体的复杂性。 

从“制度之争”来看,改革开放迄今已将近40周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稳步推进以及傲人的经济成就使大陆民众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显着提升,反观台湾地区,2000年以来岛内经济停滞不前,政党恶斗使其内耗严重,台湾社会对于岛内现行社会制度开始出现反思的声音。但是,我们应清醒认识到,目前西方依然掌握着意识形态话语霸权,敌对势力仍然抱持着冷战思维,从来没有也不愿意认可中国的政治制度,把中国的崛起视为对西方制度模式和价值观的威胁和挑战,恶意抹黑中国的国家形象、政府形象和社会基本面,起劲地“唱衰”中国。西方国家在世界意识形态话语权争夺中占据的绝对优势地位一定程度上强化两岸的制度对立,造成“一国两制”迄今尚未被台湾社会广泛接受,“台独”势力正是打着“捍卫民主成果”的幌子,将“台独”作为保障台湾人民民主权利的“应然性选择”。 

从“市场之争”来看,随着两岸经贸关系深化发展以及大陆经济转型升级,两岸经济合作已经由垂直分工合作的阶段迈入了“竞合”时代,在有些产业部门,包括一些台湾企业具有传统优势的产业,两岸相关业者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关系逐渐强化。与此同时,传统台湾接单,大陆生产,再销往欧美市场的三角贸易模式在大陆要素成本激增的情势下已经很难维持,大陆已经由过去世界工厂逐步转变为世界市场,如何挖掘和深耕大陆市场,是台资企业能否分享大陆发展“红利”的关键,在市场拓展的过程中难免与具有本土优势的大陆企业之间产生一定的“排挤效应”。“市场之争”是在现阶段两岸经济实力翻转的情势下才快速凸显,是现阶段两岸关系矛盾体特殊性的具体表现。 

 

基于以上分析,林子荣认为,现阶段“统独之争”成为“法统之争”“制度之争”“市场之争”三对矛盾的交汇点,换言之,当前这三对矛盾在一起程度上强化着“统独矛盾”。 

林子荣表示,现阶段岛内“台独”意识膨胀,民进党实现全面执政。在此情势下,毋庸赘言,“统独之争”是当前两岸关系面临的主要矛盾。这就决定了当前对台工作的重点是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壮大岛内外“反独促统”的力量。但是,我们在明确当前两岸关系主要矛盾的同时,也必须清醒认识到两岸之间过去60多年存在的“法统之争”“制度之争”如今依然掣肘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甚至某种程度上强化了“统独矛盾”。此外,“市场之争”近年来也在两岸关系矛盾体中快速浮现,其对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可能产生的负面作用不容忽视。 

林子荣分三方面阐释这三对次要矛盾对解决“统独之争”这对主要矛盾的影响。 

其一,“制度之争”对于“统独之争”的强化作用。今天的台湾民众,特别是台湾青年在岛内不仅接受“台独”史观教育,与此同时,他们所处的学校教育环境、社会教育环境依然充斥着各种“反共”宣传,台湾当局及岛内一些传媒对祖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成就长期存在着报道不真实、不客观的情况,有的甚至蓄意歪曲,导致台湾同胞对于大陆人民所选择道路、理论和制度知之不多并有偏差,时至今日,台湾社会负面看待大陆的“共识”依然强大,这种“共识”将负面看待大陆视为“政治正确”,客观上强化了“台湾人”、“中国人”两种认同的紧张与对立,即将大陆与台湾视作截然区分的“我群”与“他群”,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负面共识成为区隔“他群”、召唤“我群”的工具。由此造成台湾民众普遍对祖国大陆产生了疏离感和不信任感,对于祖国大陆所选择的制度、道路、理论缺乏认同,甚至缺乏尊重,“不统”成为当前岛内的主流民意。 

其二,“法统之争”对于“统独之争”的强化作用。台湾地区部分“统派”力量对于“中华民国法统”的维护在岛内“台独”意识高涨,在“台独”成为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面临最大阻力的情势下,其所具有的“反独”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其消极作用也不能忽视,具体表现为消极面对“统一”问题。正是因为对“中华民国法统”的坚持,现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才会认为“统人没能力,被统不愿意”,即“中华民国”在现阶段没有能力恢复对整个中国的“治权”,也不愿意将台澎金马的治权交于中共所领导的政权(彻底放弃“中华民国法统”),所以他认为在所谓“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基础上维持现状“最好”。这种理念是把维护“中华民国法统”置于追求国家统一的民族大义之上。在这种理念支配下处理两岸问题,其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将持续得不到解决,即便是“统派”执政,也会刻意回避这些问题,直到“中华民国”具备“统人”的能力。 

其三,“市场之争”对于“统独之争”的强化作用。“市场之争”是在现阶段两岸经济实力翻转的情势下才快速凸显,是市场行为的结果,它的浮现有其客观的必然性。“台独”势力为了在岛内营造“恐中、拒中、反中”的氛围,刻意将经济问题政治化,利用两岸经济合作的摩擦与纠纷,制造舆论撕裂两岸情感。此外,任何深化两岸经济合作的政策都是有利有弊的一把双刃剑,即便在总体上与长期上有利,但在短期上对某一特定群体而言的确会有所损伤(比如市场被挤压)。尽管这些受损群体的声音值得关注,其利益需要得到关照,但当前台湾的政治生态容易过于放大他们的声音而影响到一项总体上正确的经济政策的出台,进而影响两岸经贸关系的深化发展。因此,现阶段两岸关系矛盾系统中快速浮现的“市场之争”,其对于两岸关系发展的消极影响也不容小觑。 

林子荣说,1949年中国国民党所领导的中华民国被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推翻,时至今日,败逃到台湾地区的中国国民党依然试图维持“中华民国法统”,宣称“中华民国主权及于中国大陆”并且坚决反对“台独”。为了维护“中华民国法统”,中国国民党在台湾地区展开政治活动和斗争的过程中,面对台湾社会“台独”意识膨胀的政治环境,依然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正因为此,在“台独”成为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面临最大阻力的情势下,坚持维护“中华民国法统”、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有了相互联结的共同政治基础,即秉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但也因为中国国民党对“中华民国法统”的维护,对于大陆所选择的道路、制度和理论依然抱持“歧视而非尊重”态度,在追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消极作为,迄今拒不接受以“一国两制”的模式实现两岸和平统一。由此可见,国共两党在当前的两岸关系矛盾系统中,既有斗争、矛盾的一面,又有依赖、妥协的一面,如何从统一中把握对立是当前国共两党深化交流合作需要面对的课题。 

他表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国共两党统一的一面,两岸之间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包括“法统之争”“制度之争”,是国共两党对立的一面。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双方应以民族大义为优先,巩固既有政治基础,共担使命,携手努力谋求国家统一。 

林子荣谈到,从民进党两岸政策演变历程看,民进党并非从来就是一个“台独”政党。民进党成立之初,其主要目标是反对国民党专制独裁统治,争民主,争自由,争参政权。上世纪80年代末,为了冲破国民党的政治禁忌,反对国民党的大陆政策,民进党公开主张放弃“反攻大陆”,终止两岸对抗,以和平方式解决两岸问题,要求开放两岸人民返乡、探亲、寻亲、扫墓、旅游、开展两岸学术、文化、体育和科技交流,“乃至通商、通航、通邮的沟通”。民进党当时这些两岸政策主张不仅直接挑战国民党的“三不”政策,客观上也呼应了祖国大陆“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具有进步意义。及至李登辉上台,在其庇护下,“台独”势力有恃无恐,民进党内再无半点主张统一的自由,一些统派人士都被迫离开民进党,民进党最终完全沦为“台独”党。因此,“台独”并非民进党的本质,“台独党纲”并非民进党党魂,反抗威权统治,追求“自由、民主、公平、正义”才是其创党的目标。 

“在中国共产党谋求国家统一过程中,民进党拒不接受‘九二共识’,不愿放弃‘台独党纲’,在岛内持续形塑‘台独’民意,强化‘统独之争’,是民进党与中国共产党相互对立、相互排斥的根本原因。”林子荣说,以“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实现两岸复归统一,结束政治对立,并非属于“民共”两党对立的一面,而是统一的一面。它是基于对台湾人民渴望自主与珍视现行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的充分尊重与保障,而追求“台独”只会损害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民进党如果真正以台湾人民利益为念,就不应该被其所形塑的部分“台独”民意所绑架,相反,应放弃“台独党纲”,回归创党宗旨,正确引导台湾民意,推动两岸各界共同研究设计“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如此才能破除横亘在两岸间的政治障碍。 

两岸一家亲论坛由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闽南师范大学、中评智库基金会共同主办,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台声杂志社、闽南师范大学台商研究中心、闽南师范大学闽南文化研究中心、两岸关系理论漳州研究基地为承办单位,论坛主题为“十九大精神与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新机遇”。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lays/2018/0110/51561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