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国学 柳永、白居易等诗人如何出道?古人比你会玩!

柳永、白居易等诗人如何出道?古人比你会玩!

原标题:白居易、柳永、秦观等诗人是如何出道的?古人比你想的会玩!

在没有网红、热搜、娱乐圈的年代

诗人就是流行文化的风向标

据说很多人都是

“明明可以靠脸,偏要靠才华”的领军人物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八卦一下

大诗人的出道/成名秘籍

赶紧借鉴一下,万一成功了呢?!

白居易VS.好声音

大咖导师为你转身

难度指数:★★★

推荐指数:★★★★★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在白居易还是路人小白的时候,曾经带着作品去拜访文坛大V顾况。

老顾看了看小白的名字,呵呵了:“小朋友啊,京城房价贵,买房不容易啊!”(长安物贵,居大不易)然后再低头一看诗,我的乖乖!赶紧改口:咳咳,老夫开玩笑,开玩笑!

如果唐代也有“大唐好声音”,学院派导师顾况的意思可以这样表达:这位学员,请加入我的战队。于是,路人小白从此声名鹊起,鸟枪换炮。

崔颢VS.网红

碾压大V抢头条

难度指数:★★★★★

推荐指数:★★★★★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自古借势上位的规则是——或傍上大V蹭头条,或碾压大V抢头条。

前者是选秀模式,后者则是各路网红常用的路数。

而在诗坛,刚刚说过的白居易显然走了第一条路,而崔颢则是很“无辜”地走上了得罪人的第二条路。

某日,诗仙驾临黄鹤楼,诗情澎湃,找了根柱子想题上一首以证明“到此一游”,结果看到了崔颢这首一早题在这里占座的《黄鹤楼》。

用腹稿比了比,比不过。好吧——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人红不必作品多,有代表作才能成经典。崔颢有这么一首“唐人七律压卷之作”,让诗仙自愧不如,也算够本了。

柳永VS.范爷

我就是豪门

难度指数:★★★★★

推荐指数:★★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从小学课本开始,我们就注意到,举凡让皇上过度关注的大诗人,往往仕途都不大顺利。这种因福得祸的倒霉蛋,在唐是李白,在宋是柳永。

其实柳永应该是想当官的,只可惜“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太疏狂了一点,颇有范爷“我就是豪门”的意思,于是某次公务员考试放榜前被皇上吐槽:选他干啥,人家不稀罕我给的浮名,就让他喝酒填词去吧!

从此,柳永凭借着“奉旨填词”的金口玉言又火了一把,只不过却也注定与庙堂无缘了。

祖咏VS.韩寒

高考0分少年的骄傲

难度指数:★★★★

推荐指数:★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你可能不知道祖咏,但一定知道韩寒——那个跟高考有仇的天才少年。

祖咏没有韩寒有名,但却有相似的故事——他留给我们一份有可能是史上最优秀的高考0分作文,就是这首《终南望余雪》。

当年的考题,要求写的是十二句排律。然而疑似处女座的小祖同学写了四句之后,觉得再写下去简直是狗尾续貂,于是果断交卷。

然而“出道”需要的是特色,凭借这个挺胸抬头吃掉的大鸭蛋,祖咏照样开启了他的诗样人生。

秦观VS.大黑牛

我靠“诨名”闯天下

难度指数:★★

推荐指数:★★★★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消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豹子头林冲,赤发鬼刘唐,入云龙公孙胜……

背绰号和考绰号,至今仍然是小编读《水浒传》最大的乐趣。

起绰号这件事,早先运用在歌坛,比如“情歌王子”,乌泱泱一票候选人。到现在,各大真人秀仍然乐此不疲,“大黑牛”和“小猎豹” 就是此中佼佼者。

事实上在文绉绉的北宋,秦观也有这样一个雅号,叫“山抹微云学士”,这是他顽皮的老师苏轼给起的。

后来秦观的女婿自我介绍时,都要说:我乃山抹微云学士之女婿是也!

所以,如果你还担心自己的名字不好记,不妨起个霸气的外号吧!

张若虚VS.朋友圈

伯乐一笑很倾城

难度指数:★★★★★

推荐指数:★★★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从唐代到元代,几乎无人提及这首诗。

明代以后,却仿佛上了诗词热搜榜一样,举凡唐诗选集,若是不选这首都不好意思出书!

张若虚此人,生卒无考,字号不详,生平事迹就一句“你问我我问谁”,传世作品只有2首,苦哈哈地等了几百年方才逆袭,却一鸣惊人到了“孤篇盖全唐”的地步!可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好作品终究不会被永远埋没。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gx/2018/0208/5230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