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台湾 台湾2020年“大选” 谁的胜算比较大?

台湾2020年“大选” 谁的胜算比较大?

 

台湾“总统府”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4月16日电  虽然距离2020年领导人“大选”还有将近两年时间,而台湾选举政治瞬息万变,此刻就来讨论到时候谁会出线是否为时尚早?但笔者认为当前活跃于政坛的一线大咖政治人物此刻几乎所做的一切努力的目的莫不是最终指向两年后的领导人“大选”,既然目标指向明确,那么这些人在这段时间内所做的事情就需要仔细考察一番,也就是说,这些人的政治行为可根据其想要达到2020年“大选”获胜这个目的来分析解释。目前来观察,有望在2020年“大选”中一搏的政治人物分别是吴敦义、朱立伦、蔡英文、赖清德以及柯文哲五人。我们可以分别对这五个人的优劣结合当前岛内最新的政治动态进行分析,同时从选民的角度来讨论究竟哪一位政治人物最符合选民的心理期待。 

首先,讨论的是蓝营方面现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吴敦义于去年520在六强角逐之中挟一轮过半的绝对优势入主国民党,当选新任党主席,虽是新任党主席,但吴敦义的这幅老面孔已在台湾政坛摸爬滚打几十年,可以说是一点也不新。单纯看吴敦义的优势,不外乎政坛资历雄厚、政治经验丰富、人脉关系充沛、富有让绿营恐惧的战斗力等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正因为吴敦义是政坛老将,所以在年龄上已不占优势,再加上多年来吴敦义的圆滑个性屡受争议以及受马英九8年执政拖累,吴的个人形象在台湾老百姓眼中认可度相对偏低。至于,吴敦义个人能力超群,会让绿营头疼的说法目前来看也已破功,面对民进党当局的各种政治追杀,尤其是在党产问题上,吴敦义也只能束手就擒,乖乖就范。 

同时,吴敦义目前面临的困境也让其颇为头疼。一方面,即使在党主席选举中党内深蓝统派如何不满吴敦义,但最终还是在最后时刻含泪相忍支持吴敦义,希冀吴能带领国民党重新崛起,但事后证明这一希望算是落空,从去年8月20日接任至今,七个月时间过去,吴敦义的作为可以说是乏善可陈,党内深蓝几乎已对其彻底失去信心,军公教群体反年金改革抗议活动中不断呛吴,包括缪德生上校追悼会对吴敦义公开表达不满,值此一例就可见一斑。吴敦义对于党内最效忠的黄复兴党部都无法获得认可,所谓军公教的蓝营铁票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选举中会继续让以吴敦义为首的国民党遭遇滑铁卢。另一方面,“九合一”选战逼近,党内初选却杂音不断,各种乌龙戏码上演,优势选区党内人马争抢激烈,艰困选区候选人却迟迟难产,随着过去富可敌国的党中央改头换面变成一个家徒四壁的空架子,对于党内地方诸侯以及地方党部的管控力将持续下降。目前来看,吴敦义还是深陷这样的泥淖中不能自拔,政治大环境即使对民进党不利,但想要凭借民进党的烂以达到国民党在选举中大胜估计比较难,保住自身优势选区其实已属不易,即使能侥幸多赢得一两县市,对于国民党来说也并非就是东山再起,倒是可以让吴敦义有了2020年代表国民党角逐“大位”的资本,但也不能排除国民党选的很烂的情况发生,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估计吴敦义也只能是提前出局。 

 

再看国民党另外一位政治人物即将卸任的新北市长的朱立伦,刚刚结束大陆访问的朱立伦可以说是已经逐渐从2016年败选的阴影中满血复活,在大陆参访过程中成为首位与新任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会面的台湾高层政治人物,可以说是赚足了两岸媒体的眼球,在当前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九二共识”的状况下,朱立伦成为率先与大陆官方新任对台工作一把手会面的政治人物,相信为其政治能量的累积加分不少。朱立伦自从2016年代表国民党角逐“大选”失利后,蛰伏新北市专心市政工作,谨言慎行,刻意低调疗伤,此次高调访陆,以及近期不断占据台媒版面,除了县市长提名人选可望半数以上都属亲朱,4月2日众多年轻议员参选人组成的“蓝色新力量”连线,更以朱的接班人侯友宜为马首是瞻。年底将卸任的朱立伦,为了累积政治力量正步步延伸,将对党主席吴敦义造成压力。朱立伦想必是已经开始为自己的2020再战之路谋划。朱立伦的优势自不待言,作为60后的国民党政治明星,早在马英九时期就是接班的热门人选,再加上亮眼的学历背景以及丰富的从政经验,其实早在2016年“大选”前夕就是国民党的最佳人选,只可惜当时的情势以及朱立伦的政治盘算,最终落得个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结局。此次,朱立伦卷土重来,凭借其在新北施政8年的良好政绩以及丰厚的人脉资源,相信对吴敦义2020年代表国民党出战是个巨大威胁,所以一直以来党内就有朱、吴“两个太阳”之争的传言。 

但是朱立伦也存在较为明显的劣势,随着新北市长任期的结束,在国民党在野的情况下,朱面临失去政治舞台的困境,没有可供发挥的政治舞台,要想在政坛保持热度相对较难,为今之计,个人建议朱立伦可以考虑披挂参选台北市长或者南下高雄、台南替国民党去争一争。在蓝营具有优势的台北市,如果朱立伦参选则选情势必会有重大变数,即使赢不了柯文哲,如果选的漂亮,还可循当年陈水扁模式直攻2020年领导人“大位”,如果朱有勇气参选高雄或者台南,即使战败,也算是勇气可嘉,为进一步角逐“大选”赢得筹码。当然,对于极爱惜自己政治羽毛的朱立伦来说,如果贸然参选输的很惨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但是政治本没有百分之百的事,当年蔡英文与朱立伦在新北市对决,即使蔡输了不照样可以投入之后的领导人选举么?所以,适当赌一把或许不是坏事,总比最后让支持者责骂怯战避战强一点,毕竟距离2020年选举还有至少一年半时间,如何保持政治热度是这个号称“政治精算师”的朱立伦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年底国民党选的依旧很惨,吴敦义引咎下台,朱立论虽不用亲上战场,但若辅选有功也可顺势回锅竞选下一任党主席也是值得考虑方向,当然一切选择皆需根据实际状况随机应变。 

以上分析的是蓝营部分,接下来分析一下绿营的赖清德与蔡英文。分析二人的情况需要把二人放在一起讨论更加合适。赖清德在台南市长任内被誉为“赖神”,是民进党近年除了蔡英文外,另一个实力与名气兼具的“政治明星”。民进党与外界不乏有人认为以赖清德的现阶段的气势,足以挑战执政以来声望不断下跌的蔡英文。蔡、赖被视为党内的“两个太阳”,且“独派”支持赖清德选“大位”的声音从未中断,蔡赖两人竞合关系非常微妙。面临2018“九合一”选举,去年出任“行政院长”对一向志在“大位”的赖清德来说,恐怕也是一场豪赌。在台湾“总统”有权无责,“阁揆”有责无权,但当“总统”政绩不佳,“阁揆”总是充当代罪羔羊,下台负责,而蔡英文走这一步可谓高明。 

任用赖清德对蔡英文来说具有挽救低迷民调和打击党内竞争对手的双重作用。民调低迷的蔡当局,蔡英文基于推卸选举责任及“拼连任”而找赖清德接任。对于蔡英文来说当初也应当确有凭借赖清德的施政能力挽救民调的想法,但当前蔡英文当局内政问题积重难返,两岸关系逐步恶化,各种复杂的矛盾导致蔡英文与赖清德的民意支持双双在低位徘徊,估计也让二人焦头烂额。但蔡当初的盘算也有极可能是如果施政顺利,则可帮自己挽救民调,如果施政还是陷入困境责可以让下届“大选”的热门人选赖清德代替自己成为替罪羊,顺便削弱赖清德的威胁,维持党内无人挑战之局,迫使民进党只得继续支持她竞选连任。 

 

最近一段时间赖清德接连在台“立法院”大放厥词,不断宣称自己的“台独”主张,给持续恶化的两岸官方关系火上浇油,其背后的政治动机,不言而喻。从迎合深绿支持者角度出发分析,最终的目的指向还是为了年底的“九合一”选举,当然也极有可能是与表面向大陆释放善意的蔡英文叫板,争夺蔡英文手中的两岸关系话语权。但是也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是赖清德的爆冲行为其实与蔡英文早已密谋串通,二人企图通过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方式,既能达到挑衅大陆、向深绿示好的目的,同时也不至于与大陆彻底撕破脸。所以,对赖清德个人而言,作为“行政院长”目前施政满意度较为一般,即使有利好因素,但短期内无法发酵,反倒是各种社会抗议以及内政问题层出不穷,这些都已使其疲于应付,加上偏激的“台独”主张,恐怕未必能获得大多数选民的认可。 

对于蔡英文来说,赖清德在党内暗地里与自己较劲已不是什么秘密,“台独”势力不断通过作各种对蔡英文不利的民调以及深绿大佬的对赖清德的不断力拱,再加上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对赖的加持,种种因素都使蔡英文难以稳坐“大位”。所以,当务之急莫不是要稳住位子为先,而直接影响因素即是年底的“九合一”选举,如果民进党落败选的很惨,则身为党主席的蔡英文难辞其咎,辞去党主席将不可避免,而这种结果很有可能会导致蔡英文在接下来的任期提前“跛脚”。当年陈水扁即使执政差得不得了也至少是在第二任期结束前一年才面临“跛脚”,假如蔡英文这才第一个任期没有结束就出现这种状况,恐怕将是蔡不得不考虑的大问题。所以对于年底的“九合一”选举不止是对民进党执政的期中考,更是蔡英文能否竞选连任的入场券。近期,蔡英文希望即将卸任高雄市长的陈菊接任“总统府”秘书长,想必也是希望借助陈菊的政治声望以及选战经验帮其在年底选举中进行操盘,同时陈菊的“新潮流”背景也可表明蔡向“新系”示好的政治盘算。综合当前选情来看,虽然整体大环境都是对蔡英文当局施政不满,但民进党地方县市长整体选情较为乐观,故笔者判断出现蔡英文提前“跛脚”状况的可能性较低,当然政治没有绝对的事情。 

最后讨论的是所谓第三势力的台北市长柯文哲,最早时候柯文哲自认自己的属于所谓“墨绿”,使其获得了绿营的大力支持,但其究竟是否属于严格意义上的第三势力这个问题有待进一步讨论,在次不予展开。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长以来,其大力宣传的“两岸一家亲”的理念获得了大陆的高度认可,但也显然已激怒绿营基层支持者,民进党支持者不断施压党中央要求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不得再次礼让柯,但偏偏柯文哲凭借其特有政治特质以及灵活的两岸论述使其可以游走于两岸与蓝绿之间,居高不下的支持率使国、民两大党在台北市长选举部分犹豫不前,迟迟推不出最终候选人,而柯文哲与民进党是否最终能否实现整合也是国民党观察的一个关键指标。事实胜于雄辩,柯文哲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或多或少的国、民两党议员紧随其后,想要蹭其热度的蓝绿议员候选人不在少数,可见柯文哲的人气还是锐不可当,而这也是蔡英文最为担心的问题,相比较赖清德这个党内对手,柯文哲可以做到横跨蓝绿,可以说是其最大的政治对手。倘若与柯文哲关系处理不当,柯文哲将极有可能是蔡英文2020年连任路上的最大障碍,所以有传言蔡英文以民进党在台北市不提名候选人,继续支持柯文哲的条件换取柯2020年不出来与蔡竞争。但有个不争的事实是,柯文哲如果可以一直保持这种超高人气,未来的政治能量将不可低估,即使2020年不出来,最终问鼎领导人“大位”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里对于岛内选民的支持取向做一个简单分析,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在早些的所做的民调中表示,近段时间以来民进党认同度如雪崩般的下滑,但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并未受益于绿营认同者下跌,由于社会不满传统两大党的表现,中性选民的比例大幅提升。笔者姑且把这个现象定义为选民的中性化,其表现为跳脱统“独”信仰,没有仇恨包袱,厌恶传统政治恶斗,更加看重候选人透明真实特质,对未来不安,对现状不满,不看过去,活在当下自己的“小确幸”里,同情弱势族群,关注劳工议题,捍卫所谓正义价值等特点。可以得到印证的明显的例子就是在“九合一”选举中台南市“立委”黄伟哲、高雄市“立委”陈其迈、桃园市长郑文灿、新北市长参选人侯友宜、台北市长柯文哲等市长参选人,都能在民调当中拔得头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的政治立场都向中间靠拢,而对于“领导人”大选来说更是需要走相对中间路线才能获得大多数人支持,这个观点也确实在历次“大选”中得到验证,即使蔡英文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使两岸关系急剧恶化,但其主张“维持现状”的假话确实蒙蔽了大多数选民,而这也是其能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的一个极为重要原因。综上来看,不管上述五人是谁角逐2020年“领导人”大位,其政治立场必定要符合大多数选民中性化这一政治取向的心理期待才会有胜算的把握。 

(作者: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 温天鹏)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k_taiwan/2018/0416/53977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