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艺术诗歌 10首必读经典外国诗歌丨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谢

10首必读经典外国诗歌丨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谢

 

我愿意是激流

裴多菲(匈牙利)

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快乐地游來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在河流的兩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做窠、 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在峻峭的山岩上

這静默的毁灭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是青春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亲密地攀援上升

我愿意是草屋,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饱受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是可爱的飞焰,

在我的炉子里,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懒懒地飘來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显出鲜艳的辉煌

 

当初我们俩分别

拜伦(英国)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我们忍不住心碎; 

你的脸冰凉、发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痛。 

清早凝结着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觉仿佛是 

对我此刻的警告。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一声声有如丧钟;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呵,熟识得太过了——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你我秘密地相会, 

我又默默地悲伤, 

你竟然把我欺骗, 

你的心终于遗忘。 

如果很多年以后, 

我们又偶然会面,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我曾经爱过你

普希金(俄国)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找到的另一个人 

如我一样地爱你。

 

我曾有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纪伯伦(黎巴嫩)

我曾有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是看见她为了上升而故作谦卑时。

第二次是看见她在瘸者面前跛行时。

第三次是让她在难易之间做选择,她选择了易时。

第四次是她犯了错,却自我安慰说别人也犯同样的错时。

第五次是她容忍了软弱,还将这容忍视作坚强时。

第六次是她鄙弃一张难看的面孔,却不知那还是她自己的另一面具时。

第七次是她高唱颂歌却自以为这是一件美德时。

 

 

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谢

莎士比亚(英国)

我怎能够把你来比拟作夏天?

你不独比他可爱也比他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他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给机缘或无偿的天道所摧残,

没有芳颜不终于凋残或销毁。

但你的长夏将永远不会凋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在,并且赐给你生命。

 

去森林的远足 

米沃什(波兰)

树木那么巨大,你看不见树梢。 

落下的太阳收拢玫瑰色的光芒 

在每棵树上,就像在烛台上面, 

小小的人儿走在下面的路上。 

让我们扬起头,拉着手 

这样就不会在纠结的草丛迷路。 

夜晚开始在花朵上加上封条, 

色彩连着色彩飘下天空。 

那里,上面,一次盛宴。金罐, 

倒进了阿斯彭铜器的红酒。 

一辆空中的车带来礼物 

为看不见的王者也为那些熊。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狄金森(美国)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我将不再回忆,

如果忘却就是记住

我多么接近于忘却。

如果相思,是娱乐,

而哀悼,是喜悦,

那些手指何等欢快,今天,

采撷到了这些。

 

我喜欢你沉静

聂鲁达(智利)

我喜欢你沉静,就好象你已经离去,

你从远方听我,我的声音触不到你。

好象你的眼睛已经飞逸

好象亲吻封闭了你的嘴皮。

象一切充满了我的心灵

你从中浮现,充满我的心灵。

梦中的蝴蝶,你就象我的心灵,

宛似忧郁轻轻。

我喜欢你沉静,好象你在远处。

好象你在哀叹,蝴蝶也象鸽子咕咕。

你出远方听我,我的声音达不到你:

让我安静在你的沉默里。

让我与你的沉默交谈,

沉默明亮如灯,简朴如环。

拥有安静与星宿,你象夜晚。

你的沉默是星,迢遥却直坦。

我喜欢你沉静:就好象你已经离去,

遥远又充满忧愁,好象你已经逝去。

只要一个字,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我是快活,又不是真的快活。

 

像这样细细地听

茨维塔耶娃(俄国)

像这样细细地听,如河口

凝神倾听自己的源头。

像这样深深地嗅嗅一朵

小花。直到知觉化为乌有。

像这样,在蔚蓝的空气里

溶进了无底的渴望。

像这样,在床单的蔚蓝里

孩子遥望记忆的远方。

像这样。莲花般的少年

默默体验血的温泉。

……就像这样,与爱情相恋

就像这样,落入深渊。

 

此刻万籁俱寂

彼特拉克(意大利)

此刻万籁俱寂,风儿平息, 

野兽和鸟儿都沉沉入睡。 

点点星光的夜幕低垂, 

海洋静静躺着,没有一丝痕迹。 

我观望,思索,燃烧,哭泣, 

毁了我的人经常在我面前,给我甜蜜的伤悲; 

战斗是我的本分,我又愤怒,又心碎, 

只有想到她,心里才获得少许慰藉。 

我只是从一个清冽而富有生气的源泉 

汲取养分,而生活又苦涩,又甜蜜, 

只有一只纤手才能医治我,深入我的心房。 

我受苦受难,也无法到达彼岸; 

每天我死亡一千次,也诞生一千次, 

我离幸福的路程还很漫长。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ys/2018/0613/5542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