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财经房产 曾“坐收地租”的垄断行业,如今陷入“资源陷阱”

曾“坐收地租”的垄断行业,如今陷入“资源陷阱”

微信图片_20180706145739

微信图片_20180706145743

朋友圈三不五时就会抒发一波焦虑之情,其实论起焦虑,谁还能比身居传统媒体的人更严重。毕竟你已奔赴新媒体的前同事每年都会预言,说三年后报纸要倒闭多少多少,电视台要裁员多少多少。不过好在若干个三年过去了,传统媒体托福暂时还能混口饭吃。

但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忧患意识。几天前我还收到一封来自某电视台前员工的信,这封信在他们系统内引发了一阵关于改革的争论。围绕这个话题,一个朋友强烈要求我把他这句话写进稿子里,他说,“任何想把观众重新拉回客厅沙发的改革,都将是艰难的。”这话听上去貌似有几分道理,但我又不确定。看了这么多年电视的你们,一定有自己的看法。

前天中央纪委网站转发福建省纪委监委消息,福建广电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谢晶思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经过三个月的审查调查后,福建省纪委监委查实了谢晶思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参加迷信活动等一系列违纪违法行为。

这几天当你在客厅看世界杯时,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给你转播比赛信号的电视台和给你安装机顶盒的广电网络其实分属两个系统。说白一点,广电网络是铺设广电线路的,是渠道商,而广播电视台是内容商。由于涉及国家广播电视基础设施建设,各地的广电网络公司大多是国企或国有控股的文化企业,谢晶思所在的福建广电网络也是如此。

不过说到谢晶思,不得不提一下他的老同事孙德坚。谢晶思任福建日报旗下海峡都市报社长时,孙德坚担任总编,后来接了谢晶思的班,两人还在2007年同时获得福建省新闻行业荣誉。不过孙德坚比他早两年就落马了,福州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指孙德坚在担任海峡都市报总编、社长期间,通过“有偿不闻”、参与房地产开发谋取私利等方式,非法获利300余万。而其中部分行为,正是发生在谢晶思担任社长期间。

新闻媒体中的“有偿不闻”现象,是中央重点整治的目标,这方面出了问题,还算是出在本职业务上。但一家新闻媒体不坚守舆论阵地,参与起房地产开发,就有点乱来了。谢晶思的违纪细节尚有待进一步披露,但类似不思本职、做啥的都想掺和一把房地产的事,在谢晶思的新同行——广电网络系统却屡见不鲜。

这方面比较典型的是云南广电网络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建又。身兼三职的他,利用不受制约的权力,在工程招标、设备采购上收受贿赂,造成巨大损失。但他给云南广电网络集团造成的更大伤害是,在国家推进“三网融合”的战略机遇期内,他却一意孤行,搞起了地产开发,结果使得广电网络集团负债率急升,错失发展机遇。

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永生落马的时候,朋友圈还喧哗了一阵,一是因为《读者》杂志的知名度,二则是王永生的口头禅“是(王)三运书记叫我来的”。不过他落马的消息一出,读者出版集团立马发出公告,称王永生的问题是发生在原单位期间,即他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六年之久的甘肃省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王永生在甘肃网络广电期间干了不少事,成立电影院线、搞云计算、承建业务,这些看起来轰轰烈烈的举动,结果是广电网络公司负债累累,一度工资都发不下去。他也同样没有放弃赚房地产这笔“快钱”,他在某商业楼盘中打造的“特色中国·甘肃馆”,最终成了无人问津的烂尾商铺。

在全国各级广电网络公司中,当然不乏优秀者,有些还成为上市公司。但我们也看到,广电网络系统的腐败并非个案,除上述外,近年落马的还有广东广电网络副总经理杨清、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刘保聚,以及江苏常州广电网络腐败窝案等。那么这一连串案件,能带给我们什么反思呢?

在电视还是人们的主要娱乐方式和信息渠道的时候,广电网络凭借独有的垄断优势,坐拥稳定的收益来源。凡是要收看电视的,都要从他们那里交钱、买机顶盒。这种垄断优势既给腐败创造了条件,同时也成为一种“资源陷阱”。坐收地租的好日子让一部分人心思不放在本职业务上,不去思考如何提高广电网络的服务质量、降低成本惠及用户、如何升级换代应对互联网的冲击,每天想的除了自己如何多捞一点,就是怎么跑马圈地、多赚“快钱”。

于是当网络时代迅速降临时,广电网络才恍然发现自己在迅速地失去观众。去年广电总局发布的一项数据表明,全国有线电视注册用户中已经有三分之一不再缴费。这除了互联网本身具有的强大吸引力外,难道不是观众自觉对质次价高的广电网络投了反对票么?在一个风云剧变的时刻,面对自身的焦虑,我们可以主动升级追赶潮流,也可以修炼内功扎实内涵。但无论如何,一股脑扎进房地产,都不会带来真正的安全。

来源:团结湖参考(文/于永杰)

文章来源:http://finance.stnn.cc/fc/2018/0706/55972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