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读书 人生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答案就在这本书里

人生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答案就在这本书里

人生百年,转眼一世,

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有人说吃饭的问题或维持生命的问题最大,有人说灵魂归宿或选对信仰最重要;但还有比这些更要害的问题,即这种人生、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一个意义的终极源头。

如果有这么一个源头,那么生活中的一切就都不是散漫碰巧和势必泯灭无痕的了,而是有着根本的意义负荷的,或者说是总有踪迹可言的。

那样的话,我们的虚无感、抑郁感和恐惧感,就可能被一种全新的意义大潮荡滌,而生命和万物,就都是在实现这意蕴的道路上,它们的生存就成为一本精彩小说中的章节和文字,而我们经受的一切痛苦、成败,甚至死亡,就都有某种讲头可言了。

这本《长青哲学》就代表了要去揭示这么一个意义终极源头的卓越努力。

微信图片_20180709154151

何谓“长青哲学”?

作者告诉我们,“长青哲学”就是“形而上学”、“心理学”、“伦理学”等所探讨、发现、认识的万物、生命、心灵背后的神圣实在,亦即万物内在而超越的本原的学说。作者说:

“长青哲学主要关注的是万物、生命与心灵的大千世界背后那个神圣的实在。”

这也就是说,“长青哲学”是人类一直在思考和探究的问题,是一种贯通物理、心理、伦理、哲学的综合学问,是一种贯穿古今、永葆青春与活力的学问。所以,

“长青哲学的雏形散见于世界各地原始民族的传统学问,其充分发展的样貌则可见于每一种高级宗教。” 

如何认识和理解“神圣实在”?

作者告诉我们,人们从各个方面探求的这个“神圣实在”其实不在别处,而就在每个人自己心中。

为此,作者引用了大量东方古代宗教、哲学、诗歌(包括印度吠陀经、薄伽梵歌、佛经,伊斯兰教经义、经师、诗人,中国道教、老庄、禅宗语录、公案,等等),以及西方中世纪那些注重心灵感应的神学家的著述来说明这一点。作者十分坦诚地说:

“如果你我并非圣贤,那么在形而上学领域,我们的最佳选择就是研究圣贤们的著述,他们因为改变了自己凡人的存在方式,从而超越了凡人的境地和知识范围。”

也正因为如此,作者说他这部著作只不过是“长青哲学的一部选集”。然而,“它虽然是文集,却鲜有职业文人的作品;虽然是阐明一种哲学,却几乎没有职业哲学家的东西”,让读者一卷在手,就好像在与东西方历代圣贤、觉者、修道者、哲人、诗人们进行亲切对话,从而领悟到“神既是超越的又是内在的。”

如何才能把握“神圣实在”?

作者从千百年来往圣的教导、启示中,提炼出了一条在他看来几乎是唯一的途径。作者说:

“要想直接领会这个实在的本性,必须满足某些条件:让自己有爱、心灵纯洁和精神谦卑。”

“两三千年的宗教历史已经一再证明,只有那些让自己充满爱、心灵纯洁和精神谦卑者才能清晰地直接把握终极实在。”

作者还反复强调指出,对于“神圣实在”的探求,无论你做多少理论研究,“也不如一个处于爱和谦卑状态下的超然物外的心灵所直接领会的多。”

以上我引了作者许多原话,大都是一些结论性的论述。希望读者沿着这些结论溯源而上,去看看作者是如何论证的,又是如何从那些古圣先贤们的心得、体悟、言教中获得启示的。

最后,我还想引一段作者比较“长青哲学”与一般意义上的“哲学”有何种不同的话,期望读者们予以关注和思考,也许对我们有某种启发。作者说:

“亚氏(亚里士多德)与各大宗教传统中的长青哲学倡导者之间有如下巨大差异:亚氏主要关注宇宙论,长青哲学家则主要关注解脱和开悟;亚氏满足于从外部和理论上认识那个不动的推动者,长青哲学家的目标则是直接领会它,合一地认识它,从而使人可能实际成为这个不动者。这种合一认识可以是极高的认识,也可以是完满的认识,还可以是既高又完满的认识。”

楼宇烈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日

《长青哲学》

“每一种较为高级的宗教中都存在着长青哲学”

赫胥黎以惊人的智慧和洞察力,考察了禅宗、印度教、道教、基督教神秘主义、伊斯兰教等宗教传统中的精神信仰,并解释了这些信仰是如何统一在人类渴望体验神性这一共同的愿望之下的。

目录:

导言

第一章 “那个”是你

第二章 本原的本性

第三章 人格、神圣、神的化身

第四章 世上的神

第五章 爱

第六章 苦行、无执、正命

第七章 真理

第八章 宗教与性情

第九章 自知

第十章 恩典与自由意志

第十一章 善与恶

第十二章 时间与永恒

第十三章 拯救、解脱与开悟

第十四章 不朽与生存

第十五章 静默

第十六章 祈祷

第十七章 苦

第十八章 信

第十九章 神不可嘲弄

第二十章 “虔诚能激起如此的恶行”

第二十一章 偶像崇拜

第二十二章 情感主义

第二十三章 奇迹

第二十四章 仪式、象征、圣事

第二十五章 灵修

第二十六章 坚毅与规律性

第二十七章 静观、行动与社会效用

来源:商务印书馆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dushu/2018/0709/56030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