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康生因什么事情指责朱德“把主席往死路上推”?

康生因什么事情指责朱德“把主席往死路上推”?

 

核心提示:康生站起身,有些愤怒:“总司令,你这不是把主席向死路上推么?”林伯渠也不解:“朱老总?”刘少奇摆摆手:“听总司令仔细说完。”

  

抗战期间,蒋介石躲在地处大后方的四川,保存实力,等待胜利,准备内战。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后,蒋介石即着手夺取胜利果实,一手积极准备内战,一手做出和平姿态。他接受国民政府文官长兼总统府秘书长吴鼎昌“假戏真做”的主意,在8月14日、20日,接连两次打电报邀请毛泽东赴重庆“共同商讨,事关国家大计”。他们估计毛泽东是不会到重庆去的。蒋介石心想:如果毛泽东不来,就可以宣传是共产党拒绝和平谈判,把内战的责任推到共产党身上;如果来了,就可以利用“和平谈判”来麻痹共产党,取得时间,调兵遣将,部署内战。

8月23日,延安枣园。中共领导人正在研究日本投降后的战略,周恩来手拿一封电报匆匆进来,毛泽东神情严肃地问:“重庆方面又有什么新名堂?”周恩来说:“蒋介石又发来了第三封电报,一定要主席去重庆谈判。”毛泽东气愤地说:“不是已经通知了他们,你去谈吗?怎么还来电报?”

“人家点名要你主席去。”周恩来说完,毛泽东接过电报说:“委员长下了请帖,这是将我毛泽东的军,看我敢不敢赴他的鸿门宴哟!在座诸公,如何是好?”于是一阵沉默,大家深思着……

彭德怀打破沉寂,说:“跟国民党有什么好谈的?要打,就打!”刘少奇讲:“如果不去,他们一定要大造舆论,说共产党打内战。”林伯渠大声说:“蒋介石根本就没有和谈的诚意,他是在摆鸿门宴,主席绝不能去!”刘少奇说:“可是——”

 

康生抢白说:“在这个情况上,不该有什么可是。主席是我们的领袖,绝不能冒任何危险!”毛泽东对刘少奇说:“少奇同志,你接着说吧。”

刘少奇犹豫了一下,看着毛泽东,说:“经过8年抗战,人民大众都希望和平安定。我们去谈,顺应人心,说明我们在尽量地去争取和平。当然……我也不同意主席去——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毛泽东摇摇头,转向周恩来,问:“你,怎么说?”

周恩来扫了在座的人一眼后,说:“蒋介石这个人,是从来不讲信义的。西安事变,我们力主放了他,然而好意送他回去的张学良,直到今天,八九年啦,还被蒋介石关押,没有自由。当然,他现在提出谈判,我们是不能拒绝的。……所以,主席到底去,还是不去,一定要慎重决定。”周恩来对局势有着清醒的判断,他说:“从抗战转到和平,实现这个方针的后盾,一个是力量,一个是人心。我们是争取主动,迫蒋妥协。也有可能一面谈,一面打,我吃亏,他理亏。”

“到底是你恩来去,还是我去啊?”毛泽东问。周恩来还在思忖。朱德坐不住了,说:“我同意主席去!”一时间,大家把目光全投向朱德。朱德说:“你们看我什么?我又不能代主席去见老蒋。不过,在主席去的同时,我们则要准备打、大打!”此言一出,满座骇然。

康生站起身,有些愤怒:“总司令,你这不是把主席向死路上推么?”林伯渠也不解:“朱老总?”刘少奇摆摆手:“听总司令仔细说完。”

朱德站起来,严肃地说:“谈,是一定要去谈。但是,我们必须立足于打!刘邦和项羽谈过,还划了什么楚河汉界,最后还不是打了起来!刘项从不相融,三国分立终须打!不打而求和平,从来没有。主席一去,舆论就会站在我们这一边,蒋介石就会尴尬不堪。这样一来,无论最后打与不打,大打还是小打,正义和主动就都在我们这一边。前两天,斯大林也致电我们,说中国应该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也不是建议毛主席去重庆同蒋谈判,寻求维持国内和平的协议吗?”

康生质问:“可是,主席会有危险!”朱德说:“和平对中国人民是有利的,这次去谈判是必要的,蒋介石可能做些让步。毛主席去谈判是有利的。有无危险?看来比过去保险得多了。我们要保持军队,要保住人民已得到的胜利果实。只要我们有了充分的准备,谈判桌上与战场上互相配合,我看他蒋介石在目前形势下,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说到这里,毛泽东击掌:“好!总司令已经下令,就这么决定了!我毛泽东去重庆赴宴,总司令在家备战!同志们不是担心我去谈判的安全吗?蒋介石这个人我们是了解的,你们在前方打得好,我就安全一些;打得不好,我就危险一些。”

 

毛泽东接着指出,一段时间内可能出现国内和平的局面,我们现在的口号是和平、民主、团结,要学会在和平的条件下进行斗争,准备走曲折的道路。经过讨论,确定同国民党谈判的方针是依靠人民力量,同蒋介石的反动方针做针锋相对,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争取以和平途径实现一定的政治改革;并决定在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期间,由刘少奇代理党中央主席职务。这次会议还决定了中央各部委负责人选,毛泽东为中央军委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

为了准备谈判,周恩来草拟了对国民党政府的紧急要求12条。内容包括:承认解放区的民选政府和抗日军队;撤退包围和进攻解放区的国民党军队;划定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纵队接受日军投降的地区;解放区抗日军队有权派代表参加处置日本投降后的一切重要工作;严惩汉奸,解散伪军;释放爱国政治犯;承认各党派合法地位;取消特务机关;取消一切妨碍人民自由的法令和对新闻出版的检查条例;召开政治会议,商讨抗战结束后的紧急措施,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等。毛泽东看后,增加了两条:救济被难同胞;公平合理地整编军队,办理复员。这14条,经过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后,改写成《中共中央对目前时局的宣言》中要求国民政府立即实施的6项紧急措施。

8月24日,毛泽东复电蒋介石:“梗电诵悉。甚感盛意。鄙人亟愿与先生会见,共商和平建国之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进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晤教有期,特此奉复。”

为了表明自己争取和平民主的诚意,中共中央政治局8月25日正式决定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为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代表,一起前往重庆。与此同时,中共中央也做了应付局势万一恶化的准备。临行时,毛泽东让朱德谋划全盘军事工作,把各根据地的斗争同重庆谈判桌结合在一起,为争取和平、民主而努力。

同一天,一架绿色的DC型美国运输机从延安东关机场起飞,飞机上坐满了中共高级军事将领,共有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薄一波、陈赓、萧劲光、李天佑、邓华、陈锡联、陈再道、滕代远、宋时轮、杨得志等20多人,他们将分赴各解放区战场,准备在遭受对方武装进攻时以军事斗争来保卫人民的抗战胜利果实。行前,朱德对时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教导一旅旅长杨得志说:“中央决定你离开陕北,回冀鲁豫去。……毛主席在七大闭幕时讲过,把中国引向黑暗还是把中国引向光明在互相斗争着。这个斗争今天更现实更尖锐了。日本人愿意到蒋介石那里去,而不愿意向我们投降的!蒋介石已经行动了,杀气腾腾的。他是决心要夺取人民的胜利果实的,我们当然不答应。所以,你们的任务很急。冀鲁豫的地理位置你是知道的,很重要呀!”

25日深夜,重庆办事处三楼的小电台收到延安来的AAAA急电,机要科立即翻译出来,是周恩来给办事处处长钱之光的电报,要求办事处做好一切准备,特别就对毛泽东的安全警卫、住房安排、饭食习惯等做了具体的指示。

本文摘自:中国网,作者:佚名,原题:《毛泽东1945年为何同意涉险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8/0810/56789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