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毛泽东警告江青:对总理批评一下可以 打倒不行

毛泽东警告江青:对总理批评一下可以 打倒不行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与周恩来在北京握手,标志着相互敌对几十年的中美两国关系开始解冻。尼克松在华期间,中美双方达成了多项共识,并发表了联合公报。尽管美国政府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仍不肯轻易放弃其在台湾的影响,将其划在了他们的“核保护”之下。台湾问题仍是横亘在中美两国之间的一道巨大障碍。1973年11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再次访华,谋求解决办法。正是他的这次来访,使周恩来遭受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厄运。

不速之客基辛格成为周恩来挨整的导火索

基辛格这次访华受到中方高度重视。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亲自同他进行了激烈谈判。谈判中,周恩来有理有节,既向基辛格表明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一贯原则立场,又提出了许多灵活的建设性意见。基辛格几番讨价还价,见在台湾问题上从中方那里占不到任何便宜,在中国草草参观游览了几个地方后,准备打道回府。

送走了基辛格,京城已是万家灯火。周恩来又处理了一批紧急公务,已是凌晨时分。服完安眠药已昏昏入睡的周恩来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原来,基辛格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返,就在他即将乘专机离开的前几个小时,突然提出要拜见周恩来。

是不是美国方面又要向中国传达什么新的信息?周恩来觉得事关重大,立即打电话到毛泽东的住地中南海的游泳池。电话那边告知:“主席才睡,服了几次安眠药才睡着的。”

睡眠对于晚年毛泽东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每次睡眠都如临大敌,必须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折磨才能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就决不能被叫醒,否则连续几昼夜无法入眠,将令他更加痛苦不堪。在这种情况下惊醒毛泽东,周恩来实在于心不忍。

正当周恩来左右为难的时候,基辛格再次求见。周恩来再三权衡,决定打破惯例,会见基辛格,看看美国方面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立即叫上两名翻译参加会见。会谈中,基辛格并没有提出什么新的建议,只是依旧在台湾问题上进行无理纠缠,被周恩来一一驳回。之后,基辛格失望地登机离开中国。  

谈判结束后,周恩来立即来到了毛泽东下榻处,在毛泽东醒来后,将会谈内容向他报告。毛泽东听完了汇报,没有表示什么不妥,周恩来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哪知几天后,周恩来接到中央办公厅通知,要他参加“批评”“帮助”他的政治局会议。原来有人向毛泽东汇报说他擅自作主会见基辛格,不符合外交原则,并且还在会谈中说了“软话”。毛泽东听信了汇报,认为周恩来在中美会谈中说错了话,被美国人的原子弹吓破了胆,有失中国人的尊严,犯了右倾错误。毛泽东指定刚在十大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主持政治局会议对周恩来进行“批评”和“帮助”。毛泽东此话一出,令周恩来惊愕痛苦万分,但乐坏了江青。

 

江青集团欣喜若狂,认为整倒周恩来的时机到了

1971年9月13日,林彪机毁人亡后,江青集团的势力迅速填补了林彪集团留下的权力真空。在1973年8月的中共十届一中全会上,江青、姚文元还当选为政治局委员,王洪文、张春桥成为政治局常委,王洪文还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十大后,江张姚王在政治局中结成“四人帮”。他们权欲熏心,野心勃勃要攫取更大权力,周恩来便成为横亘在他们篡党夺权道路上的最大障碍,必欲先除之而后快。可是慑于总理在党内外的崇高威望,他们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正在这时候,他们听到了毛泽东要批评周恩来的指示,便头脑发昏地认为这是落井下石打倒周恩来的最好机会。

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中央政治局在11月底12月初召开会议批评周恩来的所谓“错误”。在会上,周恩来忍气吞声,连连检讨,到会的其他政治局成员都认为周恩来检讨得“过分”了。但江青及其同伙不仅幸灾乐祸,还疯狂地落井下石,巴不得一下子置周恩来于死地。他们在会上恶毒地攻击周恩来“是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主席”,是要夺权。江青在会上上窜下跳,表现得特别活跃。她称这次对周恩来的批评是党内的“第十一次路线斗争”,要像打倒刘少奇、林彪等历次路线斗争头子一样打倒周恩来。

此时的周恩来除遭受精神上的重创外,还要忍受病痛的折磨。早在1972年5月12日,尼克松走后2个多月,周恩来在一次例行体检中被确诊为早期膀胱癌。但周恩来仍然日理万机,没有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以至病情急剧恶化。此时,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看到病中的总理还在遭受江青等人的百般诬陷和恶毒攻击,心里非常难过。他们回忆说,当时的总理整日表情冷峻,内心的苦涩难以名状。他们本想说几句安慰总理的话,让总理稍微宽宽心,可才开口,总理就扭头朝他们直摆手,叫他们什么也别说。对突如其来的批判,周恩来实在始料未及。  

毛泽东及时阻止了江青集团欲置周恩来于死地的阴谋

对政治局“批评”和“帮助”周恩来的会议进程,毛泽东很满意,认为有“成果”。但在他对会议内容作了进一步了解后,特别是在了解江青等人的“表演”后,感到情况不对头。

“九一三”事件后,在毛泽东支持下,周恩来主持党中央的日常工作,周恩来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的纠“左”措施,全国形势迅速好转。周恩来的纠“左”措施不可避免地触及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使毛泽东十分不快。1973年7月4日,毛泽东对周恩来就表现出不满。毛泽东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这实际上是警告周恩来不要继续纠“左”、动摇“文革”根基。恰恰此时,有人向他汇报说周恩来在中美会谈中讲错了话,犯了右倾投降主义错误,毛泽东正好借机警告一下周恩来,让周恩来不要太“出轨”,并没有打倒周恩来的意思。

毛泽东没料到江青一伙竟拿着他“批评”和“帮助”周恩来的话当作“尚方宝剑”,借机给周恩来扣上许多莫须有的“罪名”,企图置周恩来于死地,毛泽东愤怒了。他严厉地警告江青等人对总理批评一下可以,打倒不行。毛泽东明确地对江青说:“所谓党内的十一次路线斗争,不应该那么讲,实际上也不是;不是周恩来迫不及待,江青你自己才是迫不及待。”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揭穿了江青等人的狼子野心。江青一伙妄图整倒周恩来的计划因此而化为泡影。由于毛泽东的保护,周恩来免遭了江青等人的进一步攻击和陷害。但历经此次磨难,他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病情也日益恶化。

来源:党史文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8/1108/58962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