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时政要闻 "文艺"局长每年必办"春晚" 利用儿子丈夫受贿

"文艺"局长每年必办"春晚" 利用儿子丈夫受贿

原标题:女局长的“家庭式腐败”

从梦想“一家富”转而“一家腐”,儿子和丈夫成了权钱交易的“二传手”,“家庭式腐败”留给吴素贞是家庭破碎的结果,这或许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的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在任局长期间,我头戴职务光环,是‘开发商、大老板’的追捧对象,做事雷厉风行,说话铿锵有力。从一开始对‘大老板’送来的‘好处费’的半推半就,认为帮人办事,理应拿回报,到后来肆无忌惮,大额受贿,最后坠入犯罪的深渊……”

2019年1月底,广东省清远市某单位召开纪律教育动员大会,员工们集体观看了一部名为《欲纵土崩》的警示教育片。警示片的“主角”是清远市国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吴素贞。在警示片中,吴素贞对自己的腐败行为作出了深深的忏悔。

在广东清远,吴素贞曾是一名备受关注的女局长。她颇有“文艺范”,曾专门请人给国土局写“局歌”,还坚持多年在国土局办“春晚”。她又是十八大以来清远市首位被查的退休官员,其丈夫和儿子都成了她收取贿赂的“二传手”。

随着吴素贞受贿案二审的宣判,一起国土局长利用丈夫和儿子收受贿赂,涉案达三千多万元“家庭式腐败”案案情浮出了水面。

“文艺”局长每年必办“春晚”

说起吴素贞,在清远市国土局许多干部印象中,她曾是一位颇有“文艺范”又懂得宣传的局长。

2007年,从清远市清新县副县长调任清远市国土局局长的吴素贞,虽然整天做着国土管理工作,却非常喜欢文艺工作。自称没有音乐细胞的她,不仅请人给国土局写了一首“局歌”,每年春节前她还坚持在国土局办“春晚”。

知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吴素贞担任清远市国土局局长的第二年开始,清远市国土局开始决定每年年底都要办“春晚”,并连续坚持了5年之久。在吴素贞看来,此举可以提高国土局团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提高大家的集体荣誉感。

“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人文荟萃充满神奇;这是一片新兴的土地,百业繁荣无限生机……”

这是2010年清远市国土局春晚主打歌曲《珍爱养育我的土地》,这首歌后来被定名为《清远国土人之歌》,成了清远市国土局的“局歌”。

广东省国土厅官网刊发的一篇工作通讯披露,《珍爱养育我的土地》歌曲的诞生,还有一段插曲:2010年的春天,时任清远市国土局局长的吴素贞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念头:清远市国土局要有一首歌,一首属于国土人自己的歌,一首能够弘扬国土人精神风貌的歌!于是,她上门找到了清远市的一位业余诗人,希望为国土人写一首歌词。很快《珍爱养育我的土地》的歌词出炉。

2010年全国“土地日”前夕,广东省国土厅在广东电视台举办“大地清风”文艺晚会时,《珍爱养育我的土地》这首歌曲,引起了国土资源干部职工的共呜。之后,这首歌曲还被评为“歌颂清远”十大金曲之一。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国土局每年必办“春晚”的做法,却是贬褒不一。支持者认为,“春晚”已成为清远市国土资源局总结过去、开拓未来、承载国土文化丰富内涵的重要平台。

“如果不打造国土文化品牌,这支超负荷工作的队伍就没有凝聚力,干部职工对国土资源管理工作就没有荣誉感和成就感。”清远市国土局某干部说。

但反对者认为,每年办“春晚”从策划筹备到节目编排,前后要花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耽误了一些国土干部的工作时间。

儿子成权钱交易“二传手”

有“文艺范”又懂得宣传的吴素贞,还善于“经营”自己手中的权力。

清远市地处广东省中部,2007年以来,清远市经济发展诉求强烈,但用地指标却非常紧张,矛盾交织中不断催生出各类土地违法案件,而这些案件给吴素贞带来的却是“滚滚财源”。

开发商们为了办好土地手续,必须要找清远市国土局,时任局长的吴素贞一时成了开发商们争相攀附的对像。而其儿子和丈夫也成了吴素贞收受好处的“二传手”。

2007年,清远市某房产公司所开发的楼盘在土地审批时遇到了问题。该公司总经理节某正好认识吴素贞的儿子梁某,于是节某找到梁某请其让吴素贞出面帮忙“打招呼”。

听儿子说是给朋友帮忙,吴素贞立马答应了,并让他直接将节某带到家里。

节某称,其房产公司有一批1000多亩的用地资料己经报到清远市国土局,前任局长已审批完。由于该公司当时没有资金,所以没有办完用地手续,现在公司有钱了,想完善用地手续,缴清规费后尽快拿到批文。

节某还称,如果手续办好了,可以给他们公司做工程的名义来套取500万元感谢费送给吴素贞,吴素贞当即答应了。

过了不久,节某找到梁某说他自己也要从“关系费”中分100万元,梁某将节某的这个要求告知吴素贞,吴答应了,但要求将“关系费”提高到670万元。

之后,吴素贞找到市国土局用地科工作人员,要求尽快将节某公司的用地批文发出。

负责经办此事的清远市国土局工作人员刘某向法庭证实:他曾告知吴素贞,该公司的项目属于已批未收费、未发文的情况,实际上已停止办理有关事项,但吴素贞依然吩咐其为该公司办理手续。

刘某透露,2007年的9号文已经失效,再以9号文为节某公司批地的话是违规的,但是吴素贞坚持要批,于是国土局工作人员就为该公司办理了相关的用地手续。

事情办好后,为了“合法”地收取贿赂款,吴素贞让她儿子找到另一家昊某公司与节某找来的另外一家公司签订了一份《土石方机械租赁工程合同》,并开出了一张670万元的“工程款”发票。节某再拿发票到公司财务入账,两次划款合计670万元到昊某公司。

事后,吴素贞拿了500多万元(未完税),另外有80多万元(己完税)给了节某。

“我所收的500多万元中有200多万元用于购买某某豪苑栋2601、2602两套房子及4个车位,剩余的就用于家庭投资。”吴素贞交待。

丈夫开公司收千万干股

除了对儿子“有求必应”外,在权钱交易方面,对丈夫从事的“生意”,吴素贞也是格外关照。

吴素贞的丈夫名叫梁瑞平,原系清远市清新区交通运输局干部,但他平时将主要精力放在了他自己的“生意”上。

2009年,梁瑞平和吴某、罗某一起在英德进行过补充耕地项目开发。吴某认为补充耕地项目有利可图,就问吴素贞有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做补充耕地项目。

为了关照丈夫的生意,吴素贞打电话给当时的阳山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唐某,询问阳山有没有补充耕地的资源,他有朋友想做。

“有啊,阳山这么大的地方,你叫他来吧。”看到市局领导出面,唐某不敢怠慢。

看到吴素贞一出面,就给自己拉来了生意,吴某非常感激。“大姐,这个项目你就不用出本钱了,钱我来出,赚到的钱我们五五分成。”

不久后,梁瑞平和吴某一起到阳山国土局找局长唐某,两人便在阳山进行了补充耕地开发项目,梁瑞平负责配合吴某在阳山的开发工作。这次阳山的补充耕地项目大概卖了1800亩的指标,吴素贞分得600多万元。

2009年年底,吴某再次找到吴素贞称,他在佛冈县也找到了合适的补充耕地资源,想跟吴素贞继续合作,让吴素贞帮他跟佛冈县国土资源局打个招呼,这样的话项目就会进展比较顺利。吴某同时提出,这次佛冈的补充耕地项目不用吴素贞出本钱,利润五五分成。

在巨额“好处费”的诱惑下,吴素贞又打电话给佛冈县国土局局长黄某,说她有个朋友在佛冈找到了补充耕地资源来开发,请他关照一下。

“可以啊,你叫他过来找我吧。”看到市局局长“打招呼”,黄某答应的也很干脆。

于是,梁瑞平和吴某又一起来到佛冈国土局找局长黄某,两人在佛冈大概开发了800多亩的补充耕地指标。吴某把佛冈的指标卖了之后,分了400多万元给吴素贞。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清远市国土局与佛冈县国土局、阳山县国土局是上下级管理关系,佛冈、阳山等地国土资源局的班子成员都是由市局任命的。

“因为吴某是和梁瑞平一起来佛冈的,考虑到梁瑞平是吴素贞的丈夫,吴素贞打过电话给我,我就对吴某在佛冈从事耕地开发项目提供了帮忙,专门交待下属在验收等方面协助、服务好吴某。”时任佛冈县国土资源局局长黄某说。

退休被查现“家庭式腐败”

2011年11月,吴素贞从清远市国土局局长位置卸任。本以为退休后可以安享晚年,但吴素贞在退休4年后还是被查,她也是十八大以来清远市首位被查的退休官员。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除受贿罪外,吴素贞还被法院认定犯行贿罪和滥用职权罪。

有知情人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吴素贞在任局长期间就被人举报违法违纪,但在调查期间,吴素贞向时任清远市委副书记何炳华打探调查部门所掌握的证据情况,并请求何为其开脱。事后,吴素贞向何炳华行贿港币40万元,当时才得以平安脱险。

经法院审理查明,吴素贞受贿3657余万元人民币、148万元港币、5万欧元、0.5万美元,滥用职权造成国家损失6370余万元。

2017年11月17日,清远市中级法院对吴素贞受贿、行贿、滥用职权案作出一审判决,决定对吴素贞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同时,将已查封、扣押的违法所得予以没收。

吴素贞不服一审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12月27日,广东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吴素贞被查后,其丈夫和儿子也涉案被查。此时吴素贞才尝到了“家庭式腐败”的苦果。2018年12月19日,吴素贞的丈夫梁瑞平因犯受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数罪并罚,法院判决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吴素贞的儿子梁某也涉案被另案处理。

为了警示党员干部,清远市纪委专门以吴素贞贪腐案为题材,拍摄了警示记录片《欲纵土崩》,该片记录和揭示了吴素贞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大肆敛财,因贪欲不遏,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六个方面纪律要求,导致身败名裂。

镜头中的吴素贞是一个头发花白,面容憔悴、身板瘦弱的老人,与她任职时的风光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她深深忏悔自己忘记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当坚守的原则,一步步沉陷其中,以致家庭破碎。

从梦想“一家富”转而“一家腐”,儿子和丈夫成了权钱交易的“二传手”,“家庭式腐败”留给吴素贞是家庭破碎的结果,这或许是吴素贞从来没有想到的。

来源:法治周末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china/2019/0213/61382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