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上诉庭DQ长毛 七歪理全驳回 判词指释法可追溯至1997

上诉庭DQ长毛 七歪理全驳回 判词指释法可追溯至1997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2016年立法会发生宣誓风波,包括在宣誓前后高叫口号的社民连"长毛"梁国雄等6人,被裁定撤销议员资格。梁国雄之后上诉,高等法院上诉庭在去年11月审理后,昨日终于颁下判词,驳回其上诉的七个理据,并裁定他须支付讼费。判词重申,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对香港所有法院都具约束力。对梁国雄一方声言释法没有追溯力,判词强调释法可追溯至1997年7月1日、即基本法生效当日。梁国雄一方又辩称宣誓只限于读出誓言第一个字至最后一个字,被驳斥武断、脱离现实。 

在宣誓事件中,梁颂恒、游蕙祯、罗冠聪、姚松炎、刘小丽及梁国雄6人被高等法院原讼庭裁定撤销议员资格。其中,梁游两人前年向特区终审法院申请上诉许可被拒,终极败诉。罗、姚、刘三人则先后放弃上诉。上诉庭去年11月审理梁国雄的上诉,昨日颁下判词,驳回其上诉。

代表梁国雄的资深大律师、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在审讯中多次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第一百零四条解释,称这是"补充"第一百零四条及《宣誓及声明条例》,因此不应具有追溯力,而全国人大常委会也无权透过释法"补充"基本法及香港法例,"僭越"立法会职能。

释法不属"补充"法律

法官潘兆初代表上诉庭法官颁下的判词中重申,过往有多宗案例说明,释法效力不容香港法院挑战,对香港所有法院都具约束力,属香港制度的一部分,更可追溯至1997年7月1日、即基本法生效当日。

至于李柱铭引述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邓国桢去年2月在英国演说,称终审法院可重新考虑释法追溯力的问题。判词指,这仅是邓国桢的个人意见,对上诉庭无约束力。

判词并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权源自中国宪法第六十七条(四),这权力是没有保留的,因此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无权就法律条文作出增补纯属误解。

判词更强调,是次释法不属"补充"法律,乃是"重申"香港法律,即使以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宣誓及声明条例》和普通法分析,也可得出庄重、真诚、严格执行等宣誓要求,也正因释法不属"补充"法律,因此没有僭越立法会职能。

前后言行构成宣誓过程

李柱铭在审讯中称,立法会在2016年宣誓当日,没有提醒候任议员会有"新规定",令梁国雄有"合理期望",觉得立法会就宣誓的惯例和主席过去的裁决,同样在当日适用。判词反驳指,立法会主席及秘书只是宣誓程序的执行人员,所谓"立法会惯例"只是立法会主席及秘书过去所作的裁决,对法庭没有约束力,而法庭正是宣誓是否符合宪制及法律规定、以及不遵守规定的后果的最终决策者。

李柱铭更称,宣誓应只限于读出誓言第一个字至最后一个字,因此原审法官以梁国雄在宣誓前后叫口号等,作出其宣誓未能符合"庄重规定"和"严格形式和内容规定"的结论,是"明显错误"。判词驳斥这种看法武断、脱离现实,因梁国雄的行为客观上被认为是构成誓言行为的一部分,强调原审法官结论显然是正确的。

梁国雄昨日在领取判词后声言,是次判决为"意料之内,情理之外",又声言会"百分之四百"向终院提出上诉。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216/61459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