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揭秘:“四人帮”被捕后并未连夜押往秦城监狱

揭秘:“四人帮”被捕后并未连夜押往秦城监狱

 

“四人帮”接受审判(资料图)

在“文化大革命”中,江青长期住钓鱼台,到了1974年以后前往毛泽东的“游泳池”住所都要事先请示,得到批准才能来。不过出于她的特殊身份,在中南海内还为江青修了一座代号201的住房。

毛泽东去世后,江青便很少回钓鱼台,而住到中南海201号住所,显然是感到在此更容易进行政治活动。

对江青所住的201号,张耀祠由于工作关系也常去,有时一天要去一两趟。正因为这样,这一回他去拘捕江青,朝江青住处门口的警卫点点头,就走了进去。当时江青刚从景山采摘苹果回来,吃过晚饭正在沙发上闲坐。她见张耀祠进来,朝他点了点头,仍然端坐着。

过去张耀祠因江青的特殊身份,见她不得不客气些。今日却非比往常,他在江青面前站定后以庄重、严肃的口气说:

“江青——”

往日,张耀祠总称之“江青同志”,这一回忽然没有了“同志”两字,江青马上投来惊诧的目光,显然知道大事不好。只听张耀祠接着说:

 

“我接华国锋总理电话指示,党中央决定将你隔离审查,到另一个地方去,马上执行!”

出于平时对江青的积愤,在传达完上面的交代后,张耀祠自己还加上两句话怒斥说:“你要老实向党坦白交代你的罪行,要遵守纪律。”

接着,张耀祠命令江青:“你把文件柜的钥匙交出来!”

据张耀祠回忆,江青听罢一言不发,仍然坐在沙发上。她沉着脸,双目怒视,但并没有发生传闻中所说的“大吵大闹”,更没有“在地上打滚”。张耀祠对采访者说, 那大概是后来在审判江青时,江青在法庭上大吵大闹,通过电视转播,给人们留下很深印象,由此“推理”,以为拘捕她时,她也会如此“表演”。

据张耀祠分析说,江青当时似乎已经意识到,她会有这样的下场。正因为这样,对张耀祠所宣布的中央命令,江青并没有过分地感到意外。

当时江青沉默着,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站了起来,从腰间摘下一串钥匙——她总是随身带着文件柜(保险柜)钥匙,并不交秘书保管。她又取了一个牛皮纸信封,用铅笔写了“华国锋同志亲启”7个字,然后放入钥匙,再用密封签把信封两端封好,交给了张耀祠。

这时,张耀祠吩咐江青的司机备车,把江青押上她平时乘坐的那辆专用轿车,武健华上了车监视,轿车仍由江青原来的司机驾驶。至于外界传闻给江青“咔嚓”一声戴上锃亮的手铐,然后用囚车押走等,纯属“想像”。当时并没有给江青戴手铐,也无“囚车”。张耀祠说,江青的司机,也是他的部下,当然执行他的命令。

 

轿车驶往不远的地方,10月6日夜里江青在中南海的一处地下室里度过。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当时也押在那里,只是关在不同的房间中。这一夜并没有像传闻中所言,将“四人帮”“连夜押往秦城监狱”。

至于10月6日这一天对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的抓捕,当时的现场指挥者、中央警卫局原副局长邬吉成近些年在回忆录中有详细的记载:

大约到了下午5点左右,汪东兴突然直接打来了电话:“邬吉成,马上来,到南楼。”南楼,就是建在中南海南海东面船坞上面的一座楼,汪东兴的家就在楼里,他的家既是住所也是办公室。

本文摘自《中南海往事追踪报告》,徐焰编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来源:人民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9/0305/61879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