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星岛社论 医疗券防滥用 业界须自律

医疗券防滥用 业界须自律

《星岛日报》3月10日发表题为“医疗券防滥用 业界须自律”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政府快将公布长者医疗券计划的检讨结果,由于医疗券被滥用作配名牌眼镜和买贵价海味的事件时有所闻,当局须与业界合作应对,使长者能够高效用券,节省个人医疗开支的同时,确保公帑用得其所。

现时长者不论贫富,每年皆可获二千元医疗券,没有用完的话,最高可以累积到五千元,本月初公布的《财政预算案》,承诺由下月起的新财政年度会一次过额外增发一千元,而最高累积金额则调升至八千元。

政府去年支付的医疗券实际开支约二十八亿元,比前年增加接近一倍,部分原因是前年下半年开始,长者享用医疗券的最低年龄由七十岁降至六十五岁。随着人口老化,医疗券开支势必愈来愈多,必须确保用得其所,免慷纳税人之慨。

问题是部分医疗券出现滥用情况,例如不少海味店都有中医驻场,开出花胶、燕窝等贵价药方,究竟是医疗所需还是纯作补身,甚至会否是方便长者买来送礼,有很大灰色地带;又如一些眼镜店,替长者配名牌贵价眼镜,同样可由医疗券报销。

推高消费 损长者及纳税人

这类高消费项目,可能一下子就把长者累积两年的五千元医疗券花得七七八八,不止枉花公帑,而且长者一旦生病时,因为医疗券用光而要自掏腰包看医生,或者要去公立诊所轮街症。

各项医疗券开支,以西医占最多,这是正常现象,不过增长最快的是视光师,最近几年都“跑赢”其他专业。去年开支四大项目,西医增加五成,中医和牙医分别增加约一倍,而视光师则增加一点六倍,达到七亿六千万元。

现时综援户可以享有眼镜津贴,每两年上限五百元,日前有消息指政府有意在医疗券眼镜开支方面亦设“封顶价”,例如每两年上限一千元。长者即使度数变化较快,也不需要每年换眼镜,部分长者兼患近视和老花,需要用渐进镜片,一千元未必够用,只能算做津贴,这将令长者配眼镜时精打细算,直接为自己和间接为纳税人省钱。

视光师行业自然不满这安排,称滥用医疗券的只是业界少数害群之马,担心有长者为省钱而不配眼镜。不过,贫穷长者另有额外津贴,中产长者亦有能力支付多点钱,如果不求经济实惠型,要买高档名牌,自己贴钱是理所当然的。

自律不成 就要面对封顶价

视光师行业担心生意减少而抗拒医疗券设“封顶价”,问题是业界本身有没有机制管好害群之马。政府有记录可以查出哪些视光师特多申请昂贵配眼镜开支,如果把名单转交业界专业团体,这些团体有没有权力和机制,对涉嫌滥用医疗券计划的同业进行调查,和作出有足够阻吓力的惩处呢?

不止是视光师行业,还有中西医、牙医和各种参与计划的辅助医疗专业,都应该制订明确的专业守则和指引,以及设定有效的自律机制,以防范业内人士滥用医疗券来赚大钱,保障长者和纳税人的利益。

政府另一个考虑是仿效医疗保险业,为每个项目设定医疗券补贴封顶价,配眼镜开支可能是首个项目。封顶价的缺点是失去弹性,导致一些确有需要较昂贵疗程的长者,要自掏腰包补足开支。但是,如果业界无法透过自我监管来杜绝滥用医疗券的情况,只好不得已设立封顶价,以牵制漫天索价的害群之马。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singtao_ed/2019/0310/62029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