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星岛诗苑 他乡的河流没有方向

他乡的河流没有方向

读书,这个我们习以为常的平凡过程,实际上是人们心灵和上下古今一切民族的伟大智慧相结合的过程。

——高尔基

   吴再即将出版的新书,涵盖了吴再近十年(2011年至今)创作的2400首24行诗(每首一律24行,每首一律210字)。这本诗集,是吴再诗作迄今最好的总结。吴再的强力之处在于他的独树一帜与锲而不舍,尤其是当今时代:他作为一个诗人站在自己每天必须打理的新闻之外,在一个日益聒噪的世界里实践着一种纯粹的诗学——你可以说,这是一个抒情的灵魂,他来自从不曾存在过的文学的历史。你在各类诗歌杂志上看不到他的名字,在各类年度诗歌选本上看不到他的名字,在中国五花八门的诗歌节上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像所有隐秘的大器晚成的诗人一样,吴再在经典场景和舞台布置方面是一个大师——全景式的乡村场景、怡人的公园、四季——这些都为他的灵与心的漫游赋予了某种寓言式的光环。他的诗歌像一个大观园,值得在许多年里反反复复进入其中;值得一读再读,流连不已。他的著作流露着人性和敬畏,他带来了当代诗歌通常缺乏的渊博与睿智。吴再的诗歌提取了情感的纯粹,它是浪漫主义诗歌与现实主义诗歌的杂交一族:曹操、杜甫和苏轼。

——推荐人:慕容晟晟《鸟托邦》主编

QQ图片20190318161640

 他乡的河流没有方向


第十九个年头了

我一直在深圳

一直在福田区

上班,下班

写书,出书

一夫一妻

 

以前,也喝了点酒

醉过几次,也骂人

也哭过,也想走

去北京,回海南

反正不去美国,不去刚果

不去基督城

 

且待着

一个懒散而怯懦的诗人

弱不禁风,胡子都白了

哪儿都不想去——虽然,在深圳

人们不太谈论王维;虽然,偶尔

谈起诗歌,也只是:床前明月光

 

但是,就算到了第二十个年头

我还会待在深圳

虽然,春寒料峭

深圳仍是沐浴春天的第一缕阳光

仍是如来佛的手掌

要走——等房子套现了再说

 

(图/诗:吴再)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ys/2019/0318/6224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