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大陆 意前总理:望在“一带一路”倡议中 意能扮演主角

意前总理:望在“一带一路”倡议中 意能扮演主角

原标题:国是访问丨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希望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意大利能演个主角

意大利可能成为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G7国家。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

因为,意大利与中国在商业、生产和金融领域都有着重要的联系,且这种联系在不断增进。

2018年,两国双边贸易额达到439亿欧元(497亿美元),两年内增长超过14%。目前,中国是意大利第三大出口国,在欧盟国家中,意大利是中国第四大出口和进口商业伙伴。

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长乔瓦尼·特里亚日前表示,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振兴和扩大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提供了机会,也为许多落后的地区提供了机遇。古丝绸之路决定了古代文明的繁荣,奠定了现代世界的基础,而“一带一路”可以对全球经济格局演变产生重大影响。

 中新社 彭大伟 摄

新社 彭大伟 摄

来到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亚,穿行在罗马柱廊构成的大街小巷和古雅的中世纪广场,再走进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欧洲大学之母博洛尼亚大学,谈笑有鸿儒,左右皆古迹,仿佛穿越回拉斐尔油画《雅典学院》所描绘的那个时代。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来到博洛尼亚,与居住在此的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Romano Prodi)进行了一场对话,详谈意大利将如何通过参与“一带一路”获得新的发展机遇以及中意经贸关系的走向。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意大利是古丝绸之路的终点,中意友谊源远流长,你如何评价目前的中意经贸关系?

普罗迪:意大利和中国拥有传统友好关系。法国是西方大国中首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意大利则紧随其后同中国建交。从那之后,两国关系一直发展良好。我个人是这一过程的亲历者。在1980年代,我当时是意大利最大的国有企业意大利工业复兴公司主席,那个时期我为了与中国合作建设一家无缝钢管厂经常前往天津。因此我的经历可以为这一友好关系作为佐证。

如果说这么友好的关系里有什么遗憾的话,我个人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邓小平先生希望我能邀请当时在意大利联赛踢球的足球巨星马拉多纳前往中国,但很遗憾由于酬劳等方面的原因,最终没能实现——这可以说是我个人的对华友好史里的遗珠之憾。

尽管两国关系一直保持良好,但近年来,我们的经贸关系发展不尽如人意,如果你看到德国的情况的话,德国的对华贸易已经远远把意大利甩在了后面。我们在(欧盟国家中)一些领域的排名已经跌到后面了。同时,在意大利对华贸易中也存在进口和出口之间的不平衡。

随着中国工资收入水平的上升,以及技术的进步,我衷心希望上述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意大利前总理 普罗迪  中新社 彭大伟 摄

大利前总理 普罗迪  中新社 彭大伟 摄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我们知道,意大利品牌,无论是古驰、法拉利、阿玛尼,还是橄榄油、意面这样的农产品,在中国都享有盛誉,备受欢迎。但正如你提到那样,与德国或者荷兰相比,意大利对华贸易还有不小的差距。意大利目前正在考虑参与“一带一路”倡议,这将如何提升两国经贸投资合作水平?

普罗迪:意大利对华贸易发展不充分(insufficient)。贸易不是意大利一家的事,这是一个欧盟管辖下的机制。因此全面提升中国和欧盟的关系很重要。

中国如今已不是当年的中国了,它拥有大量的高科技产业,并且正在向创新和消费驱动的国家转型。这表示我们也要转变看待中国的方式。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马可·波罗曾经多次到达中国,他不只是走陆上的丝绸之路,也通过海路抵达中国。你如何看待中国和意大利围绕港口等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的合作?

普罗迪:如果我们来看一看地理,首先,目前真正被中国广泛使用的“一带一路”欧洲段港口是荷兰鹿特丹,但这是完全不理智(irrational)的。中国同时也收购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股份,这是非常明智的策略,因为比雷埃夫斯离中国距离足够近。

但是!但是!真正毗邻欧洲心脏地带的两个港口却在意大利,一个是的里雅斯特,一个是热那亚。的里雅斯特距离中国更近一些,热那亚也不太远,两地都紧邻中欧地区,航程比到鹿特丹足足少了4-5天。因此,对于中意两国而言,共同开发上述港口是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的。

如果说这些港口之间存在“竞争”的话,我希望意大利能够胜出。因为当人类发现美洲新大陆后,意大利所扼守的地中海的重要性便逐渐旁落了。如今,亚洲正在不断发展,战略意义愈发上升,越来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我希望,在“一带一路”这一朝向东方的合作倡议中,意大利能够扮演主角(protagonist)。

当前,对于意大利而言,参与“一带一路”首要的是和中国合作,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合作也会扩展到同巴基斯坦、同印度,同所有的沿线国家。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你曾经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如今关于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在布鲁塞尔和欧洲许多国家首都都有讨论,你如何看待中国对欧洲的投资?

普罗迪:总体上中国对欧投资是非常积极的。但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对等待遇”问题。如果存在一些不平衡的现象,并且长期得不到解决,那就会产生问题。对等待遇包括规则方面的一些议题,但是对待这一问题必须在欧盟层面达成共识。我感到不够满意的是,欧方目前还没有和中方建立起足够严肃深入的谈判,只有通过这样的谈判才能尽早达成欧中之间的双边投资协议。但这不容易实现,尤其是如今的欧洲大家各怀心事。但谈判总是要推进的,否则偶然性事件越堆越多,最终会变成大的事件。因此双方的投资协定必须要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对话、谈判去达成,也只有达成一份协定才能最终解决当前存在的问题。

从意大利的角度讲,扩大同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往来也是有利可图的。举例来说,意大利同中国的贸易或者投资或许不及意大利同西班牙之间的总额,那么如果假以时日,扩大我们同中国的经贸投资规模,这样我们在同中国交往时就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当然,这种影响是要和我们的欧盟伙伴采取一致的。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当前欧洲和全球范围内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愈发受到挑战,你认为意大利和欧盟能够同中国携手维护自由贸易、气候治理等多边机制吗?

普罗迪:我始终支持多边主义,这一理念从未动摇。不过的确,我们需要对多边主义加以监管,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倡的是一种“受监管的多边主义”(regulated multilateralism)。从短期来看,我们必须对多边主义实施监管。从长期来看,唯有受监管的、有序的多边主义,才能确保全球化惠及包括非洲人民在内的全球七、八十亿人口。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你如何看待这七十年代的发展,中国正走在一条正确的、好的发展道路上吗?

普罗迪:中国正在进行的无疑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场社会和政治实验。中国让几亿人摆脱了贫困,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这在世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无与伦比的。

为了实现这一切,中国走了一条和西方不同的路径。我完全尊重中国选择的道路。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必须找到一种规则,令中国和西方不同的两条路径能够并行不悖地共同发展。不同的体制必须坐下来对话协商,以确定如何在全球化的时代同舟共济。双方都应当逐渐作出改变,最终“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你去年曾给一本题为《文明的醒狮》的书作序。你如何看待中国的和平发展?

普罗迪:事实上我个人支持欧洲发展更加强有力的防务体系,因此我对中国军费增长并不感到惊诧。不过,也许我们可以用一种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一问题,随着技术的进步,今后一方面战争不会轻易爆发,因为各方都掌握了太多过去难以想象的技术;另一方面,技术也成为争端的重要诱因,未来的战争也许就是关于技术的。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一带一路”合作将开启双方在非洲等第三方市场的更广阔机遇吗?你如何看待中国和意大利的旅游合作?

普罗迪:我多次表示,如果我们希望真正帮助非洲发展,那么欧洲和中国一定要合作。欧洲有地理的近便,中国则在非洲深耕多年。我的学生曾经问我,为什么中国对于投资非洲兴趣如此浓厚。我的回答很简单——中国只有全球7%的耕地,却要养活20%的人口。如今作为一个已经具备工业实力的国家,中国有购买农产品和原材料、能源等产品的需求,非洲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从长期来看,如果欧洲和中国各行其是,这样是不对的。

欧洲由于我们曾经的殖民历史,与非洲有非常深厚的联系,这在今天仍扮演重要角色。我想欧洲和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应该走向融合,共同实施巨大的投资项目。

其次,在旅游领域,西西里是一个尚未被发掘的旅游天堂。这里有绝佳的自然风光,也有从罗马帝国到巴洛克时期的繁多的建筑和艺术。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因此,你认为意大利能够在“一带一路”非洲第三方合作中开展良好合作?

普罗迪:不是能够,而是应该。这两个词是不同的。我愿意重复这一点,这同时符合中国,符合欧洲,也符合非洲的利益。毕竟非洲是我们的邻居,这里有10亿人口,在一代人后会增长到20亿。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china/2019/0323/6238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