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串谋“占领”即煽惑 不在场非脱罪理由

串谋“占领”即煽惑 不在场非脱罪理由

■法律界人士指,只拿「佔中九男女」為「佔領」「祭旗」不公道。 資料圖片

■法律界人士指,只拿“占中九男女”为“占领”“祭旗”不公道。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占中九男女”案件将于下周三(24日)判刑。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昨日表示,是次判决厘清了很多准则,认为律政司方面须再研究在历时79日的违法“占领”中,有无其他人涉嫌犯罪,并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此大的问题不能只以9人“祭旗”了事。至于个别人因为不在现场而有一项至两项罪名不成立,法律界人士指出,过往施君龙案已说明,在场与否并非伙同犯罪的必要元素,建议律政司研究区域法院有无在跟从高级法院的判案上犯错。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陈曼琪,大律师江小菁,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副主席、大律师丁煌昨日向传媒剖析“占中九男女”案件罪成的法理。

就有传言指律政司不会再起诉其他参与“占领”的人,陈曼琪指,是次判决厘清了很多概念,确立了不少原则,律政司须更深入地研究不同地点所涉及的人物,有无人在背后策划或提供金钱支援等。

法界:仅9丑“祭旗”不公

她直言,为时79日的“占领”,不止发生于金钟一带,九龙亦有,其中是否有其他人串谋犯罪、煽惑他人煽惑公众犯罪。她不点名指当中有些人甚至在场,直言“占中”是大问题,如果只交出9人“祭旗”并不合理,亦对9个被告不公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马恩国指出,所谓涉及的从犯,就是煽动、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并举例指如果有人为“占领”提供广告宣传折扣,也可能涉及从犯的问题。

至于“香港众志”黄之锋日前声言,被告之一的陈健民“企喺隔篱嘢都唔讲就可以煽惑到人”,质疑判决不合理,马恩国解释了“伙同犯罪(Joint enterprise)”的原则。

他列举案例指,曾有3人入屋追债,其中两人涉及杀人,但最终另外一人都要共同承担罪责。因此,即使陈健民在台上没有发言,但“占中三丑”在上台前曾开过会,而该会议内容正是要执行上台的事宜。

“公民抗命”非求情理由

陈曼琪则指出,过往施君龙案的裁决已说明,伙同犯罪中,在场与否并非必要元素。丁煌则强调,区域法院必须要跟从高级法院的裁决,不能擅自改法律,建议律政司“摄高枕头”想想,区域法院在裁决上有无犯错。

就反对派最常引用的“公民抗命”一说,陈曼琪表示,“公民抗命”非抗辩理由,只是求情理由,并详述判辞中引用特区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贺辅明曾在英国一案件判辞中指出,“公民抗命”亦须有节制,是公开、蓄意但“有限度”的违法行为,不会造成过分破坏与不便。同时,行动须获广泛认受性,并且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

陈曼琪亦不同意判决会带来所谓“寒蝉效应”,并指出过往的杨美云案已说明,只要在考虑人数、持续时间及地点等因素,程度不至不合理,就仍然会受法律保障,而法官每次处理有关判决时,亦会考虑基本法第二十七条所赋予公众的权利,故已经有足够平衡和保护。

丁煌则指出,“公民抗命”的其中一个重点是承担罪责,并批评有关人等因为被起诉的罪名不是自己预期的“非法集结”,就说别人不合理,是没有承担罪责的精神。

江小菁直言,不认同判决会影响言论自由,认为言论自由“极度被滥用”,并强调倘事事都以言论自由为“挡箭牌”,就不会有人因自称黑社会、刑事恐吓或诽谤而犯法。

批彭定康干预法庭法治

被问及“末代港督”彭定康声称以公众妨扰罪起诉是过时云云,江小菁指出,控罪从来是由控方决定,但入罪与否则是由法庭决定,若控罪有问题,被告自然不会入罪,故彭定康的讲法并不公平。丁煌及马恩国则直言,彭定康非法律专家,“占领”问题不止是非法集结,还有占路等问题,的确造成公众妨扰。

陈曼琪强调,任何人都不应干预法庭及香港法治核心价值,吁外国人不应多言。她又指出判辞亦提到控罪须充分反映罪行刑责等因素,而法官要就此作裁决,须有门槛更高的犯罪元素,是次案件已显示,控方能证明有关元素并且成功入罪,故以此罪名起诉是合适的。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416/6293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