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读书 100年前学生们读的是什么书

100年前学生们读的是什么书

早在我从事研究阅读的心理和教学的工作中就迷上了典范的美国读本——尤其是大约100年前出版的那些读本。我发现这些书极富魅力,有教育意义,而且颇具激励作用。

约40年前我在马萨诸塞州玛莎葡萄园城的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一本旧教材:1846年出版的《汤恩拼写与释义教本》,从此开始钟情于古旧读本了。这本书尺寸不大,书中有清晰的黑白分明的插图,用小号铅字排版。这本小小的书,不论是拿在手里还是放在口袋里,都十分妥帖方便。书中包含了几页为教师和学生写的使用说明和练习。但它的主要内容是一组故事。这些故事生动有趣,知识性强,颇能鼓舞人心,可以用来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从那时起,我收藏了数百本这类早期美国读本,而且越来越着迷。

当我于20世纪50年代开始收集老读本时,还是一名助理教授,给教师讲授如何上阅读课,指导他们对阅读有困难的学生所进行的教学实践,同时还从事阅读和可读性的研究。对阅读教学了解得越多,在这方面的研究搞得越多,我也就越是欣赏这些老教材。

我利用这些老教材,通过让学员接触当年和现今用来培养儿童阅读能力的不同教材来向他们介绍美国阅读教学的历史。

开头,我的学员们觉得,和现今使用的色彩鲜艳的大开本教科书相比,这些书显得太小、太古怪了。可是,只要稍加研究就不难发现,老书尽管古怪,却包含着不少优点。实际上,如果深入研究一下,就能发现这些老读本具有许多今天我们正在寻找的特色。下面我举出其中的某些特点及其从阅读的教与学这两方面的研究结果得到的证实。

▲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商务印书馆损失殆尽。经过半年艰苦努力,8月1日复业。复业后,小学、初中用的全套教科书以“复兴”冠于书名,并成为我国近代教育史上第一套成功的新式教科书。

内容上的差别

100年前使用的儿童读本所选的文章比今天使用的材料更为成熟、充实、细致,而且有年级的差别。现用的读本倾向于选用以儿童为对象的阅读材料,这些材料似乎是专为不断逗乐和引起儿童的兴趣而设计的。虽然100年前的读物同样引发儿童的兴趣,它们都很有教育作用,而且也能吸引成年人。实际上,在老读本里广泛选用的古老寓言和童话原先是讲给或念给成年人听的,那时大多数成年人都不识字。

老读本的另一不同之处是更多地使用了严肃的非故事性文章。100年前的读本包含更多的有关历史、地理和自然科学方面的选材。这些选文提出问题,鼓励儿童们进行思考并诱导他们对所读内容进行创造性思索。

老读本选文诱导儿童边读边思考。它们并非像我们往往认为的那样要求学生死记硬背。老读本也灌输价值观念;这些观念都融入到寓言、故事、小说、科学小品和关于美国革命以及美国的开国元勋如乔治·华盛顿、本杰明·富兰克林和托马斯·杰斐逊等人生活的历史材料中去了。

难度

也许新老读本之间最大的区别是难度不同。老读本比新读本更具挑战性,要求也远为严格。

虽然过去几年来现行读本难度有所加大,但仍比百年前使用的读本容易。对课文可读性和学习阅读最佳难度的最近研究发现,过去50年中出版的读本对一般学生来说往往过于浅易。这项研究还指出,难度更高的读物,那些相当于或略高于学生实际水平的读物——会使阅读更有成效。

这是在高教局和教育测试署为学生能力测试成绩下降专题讨论小组所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的情况。1977年,我和哈佛大学的两位同事(休·康纳德和苏珊·哈里斯)发现了使用难度和要求较高的教科书的学生,在11年级的学生能力测试中往往取得更高的分数。其实还是低年级较难的读本看来起了最大的作用。

王云五、朱经农主编的《学生国学丛书》,是一套为中学生和社会普及层面阅读古代典籍所做的文言文选本。它隶属在王云五做总主编的《万有文库》之下,1926年开始陆续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也许会有人提出,100年前那些要求严格的课文虽能适合当时的学生,但却不见得适合今天的许多儿童,特别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和可能不及格的儿童。我们的研究恰恰支持了相反的观点。1990年,我们在对二年级到七年级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所进行的研究中发现,接触较艰深课本的学生在阅读方面长进更多。

最近,海斯和他在康奈尔大学的同事用更多的教科书和一个设计得更为精细的有难度的测试获得了相似的研究结果。他同样发现,学生使用要求较高的教科书能取得更好的学习成绩。

早年读本的两个特点——较为细致的内容和较难的选文——都牵涉到目前人们对较高标准的关注。颇有讽刺意味的是100年前的典范读本所提供的标准也许比当今使用的读本中的标准更为合适。

外观特征

百年前的读本比目前使用的读本小,其尺寸更接近我们现代的平装本图书。比现今相当笨重的读本更便于年龄幼小的儿童携带。

老读本插图较少,而且都是黑白的。今天的读本色彩艳丽,而且插图已成为某些初级阅读教学大纲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这些大纲要求儿童看图理解情节。

“商务印书馆民国老课本经典诵读”丛书

给教师看的使用说明

和今天的阅读课本不同,100年前的读本没有配套的教师手册。要提的问题和要学的词语都已为师生放入选文文本之中。老读本似乎跟当代教师的看法更为合拍,即在练习上少花时间,而在阅读选文上多下些功夫。

读本有典范性的——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的——目标

每本老读本都有一篇简短的序言,着重指出作者对书本和阅读的观点。下面摘录这类序言,从中可体味到作者对阅读的教和学的某些看法。

“(这套教材的)目的在于向孩子开放故事的天地,从而激发其阅读的欲望,并通过他对阅读的热爱而培养其阅读的能力。”(《渐进英语读本》第三册。西尔弗-伯德特出版公司,1909年出版。)

“文字内容精挑细选。题材取自能吸引所有儿童的题目,既能立即激发儿童的智力和兴趣;又为儿童提供了阅读和思考的材料。”(《标准阅读教程》第三册。西尔弗-伯德特出版公司,1896年出版。)

“因此,阅读课本比任何其他教科书对学生的品格会产生更多直接的影响。有鉴

于此,这套读本的要旨是使读者熟悉最优秀的作家和他们的作品。” (《西尔英语读本第四册》。金氏出版公司,1899年出版。)

“这些以散文体和韵文体写就的故事已被精心改写,使之能在学生心中唤起强烈的兴趣,同时向学生灌输真实和正直的为人之道以及仁爱和荣誉的情操。”(《霍姆斯英语读本第二册》。大学出版公司,1906年出版。)

关于当前的读本系列

最近我有幸从这些旧读本中选用课文,并把选文编入一套六册的软封面读本,以供二、三、四年级学生阅读。这套课本的总标题是《经典美国读本》。

选自老读本的故事尽可能照它们在大约100年前初次出现时的样子出版。用词和插图都原封未动。但书本的大小和字体有所变动,以使外观统一;同时选用了较大的字体,使之与今天儿童看惯的字体大小趋于一致。词汇表和课堂活动要求与原本中的A项相同。在一些老读本中,段落或段落群是编了号的。这些号码用来帮助学生知道读到何处。我照原样保留了这些编号。供二、三年级学生用的书包括《故事选读》《动植物趣谈》和《早期美国生活》。三、四年级的读物有《美国革命故事集》《名家作品选》以及《古代神话和传奇》。除了整本的名家作品选集外(这些名家包括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安娜·休厄尔、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和丹尼尔·笛福),其他各读物也包括了其他名家(伊索、查尔斯·佩罗、格林兄弟、塞缪尔·T.柯尔里奇、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本杰明·富兰克林、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的选文。

一如100年前的情况那样把优秀文学作品和知识性的非小说类阅读材料糅合在一起的做法,在目前的语言艺术教学大纲中是得到赞同的。这为各种程度的学生提供了提高读写水平所必需的练习。

以上内容选自《英语世界精选1996-2005(升级版)》

本文作者:者珍妮·S.查尔是哈佛大学教育学荣誉退休教授,是哈佛阅读研究室的创始人和前主任。她是名为《学习阅读:一场大辩论》(Learning to Read: The Great Debate,1967、1983、1994)、《阅读能力发展的各阶段》(Stages of Reading Development,1983和1994)等开创性研究报告以及许多其他出版物的作者。

关于读书的10本经典

1.《诗言志辨 经典常谈》

《诗言志辨》重点阐明了“诗言志”的中国诗学传统。

因为这本书(《经典常谈》)的引导,去接触古书,就像预先看熟了地图跟地理志,虽然到的是个新地方,却能头头是道。

—— 叶圣陶

在中等以上的教育里,经典训练应该是一个必要的项目。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

蒙田说:“初学者的无知在于未学,而学者的无知在于学后。”总有一些书呆子读得太广,却读不通。“读得太快或太慢,都一无所获。”

一位传奇的作者,《大英百科全书》的编辑指导;知名出版家郝明义翻译推荐。

一本书出现在你面前时,肌肉包着骨头,衣服包着肌肉,盛装而来。不懂阅读的人,初探阅读的人,可以少走冤枉路;对阅读有体会的人,可以有更多的印证和领悟。

一本书告诉你:

……

延伸阅读

本书活泼易读,对于所有喜欢阅读日常生活中碰到的各种文本的人来说都是一本好书。

—— 美国班戈大学教授雷姆·哈珀

本书以精巧的笔触探讨了批判性思维技能,学生能从中获得对自身技能的自信,学会认识和挑战既有观点的各种方法。

—— 《美国中西部书评》

3.《古今名人读书法》:不仅是读书法方法,更是一部中国人阅读的历史,一部国学指导教材。

本书采集古今三百余位名人读书心得,列为八百余则,上自孔孟,下至蔡元培、胡适之,以时代为序,依次罗列,便于检索。书末附相关书目数十种,并介绍其作者、版本、存佚,乃至内容之优劣,尤便查考。

本书最早于1940年由本馆以繁体竖排形式出版,后又多次重印。本次改成简体横排形式出版,只做了少量必要的校订,内容并无增删。

4.《目录学发微 古书通例》:读书不可不知目录学;阅读古籍门径。

《目录学发微》是著一九三二至一九四八年间在北京各大学主讲目录学课程时的讲义,本书以“辨章学术”为核心建立了自己的目录学体系。

《古书通例》是一部从宏观角度研究古籍的专著,指出了研究阅读古籍的门径。

5.《劝读论语和论语读法》:论语应该是一部中国人人人必读的书,将来此书,应该成为一部世界人类的人人必读书。

今天的中国人,应负两大责任:一是自己读《论语》,一是劝人读《论语》。我是对每一个识字读书人而说。

—— 钱穆

本书系钱穆先生公子、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前所长钱逊先生所推荐,是他从钱穆先生所著的《孔子与论语》一书中选编而来。所选篇章集中阐述阅读《论语》之意义、朱子如何阅读《论语》、今人应如何阅读《论语》,集钱穆先生阅读《论语》心得之大成。

6.《中国目录学史》 :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对中国古代的目录及目录学给予全面的、科学性总结的著作。

不论在采辑资料方面,或在编写内容方面,都应该以姚先生这部著作为最好。

——王重民

本书从目录的概念,目录的分类及发展演变,目录的编制、体例,目录的种类、功用等各方面,对中国古代以及近现代的目录进行了全面、系统、详细的分析论述,评价其优劣,指出其不足。全书体大思精,重点突出,资料详实。

7.《国史大纲》(上、下) :在民族危亡时期, 用以唤醒国魂、御敌救国的佳作。

钱先生的中国学术思想史研究博大精深,并世无人能出其右。

—— 杨联陞(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有汉学界第一人之誉)

这段话可以说反映了他全部学术的精神,也反映了他一生的活动。对中华文化的温情和敬意,是贯穿在他全部学术中的核心精神;他一生的活动,都是为了唤起国人对传统文化的温情和敬意。

—— 钱逊(钱穆之子)

8.《国学读本》:国学大师任继愈先生生前主编的最后一部著作。

9.《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新校本) :一本具有较高学术水平的有关清代学术的百科全书式的好书,开创了学术史的新体例。

凡研究一个时代思潮,必须把前头的时代略为认清,才能知道那来龙去脉。

—— 梁启超

本书叙述明清以降中国学术之演变,经纬交织、层次繁复,分别以问题叙史、人物(学派)叙史、学科叙史,构成社会思潮史、学派史与学科史三大板块。本书特色在于邀请北京大学著名学者夏晓虹教授,根据诸多版本汇校、考订成一部精良版本,并为之撰写年表与评述文章,具有极高学术价值。

一整页的篇幅,以“最后一页”的名义,只抄录了福楼拜的一句话:阅读是为了活着。这“最后一页”却置于卷首的醒目位置,意义不言自明。

阅读书页上的字母只是它的诸多面相之一。

来源:商务印书馆

文章来源:http://www.stnn.cc/culture/dushu/2019/0418/63027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