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阻修例“逢中反” 不利“一国两制”

阻修例“逢中反” 不利“一国两制”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反对派与外国反华政客里应外合,抹黑逃犯条例的修订,攻击“一国两制”。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不点名批评,有些人因为修订涉及香港与内地移交逃犯安排而反对,又要求修订剔除有关部分,是一种非常有偏见,甚至背后“有些目的”的做法,如果这些人继续如此,将令“一国两制”很难行稳致远,并希望对修例有意见的外国的组织或政府,要看清楚特区政府的修例建议才评论,不能够“人云亦云”。

香港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在早前《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首次会议上疯狂拉布,令一般只需十多二十分钟就可以完成的委员会主席选举,在经过两个小时后仍未能处理,须于本月30日再续。

林郑月娥昨日在一公开活动后形容,有关的法案委员会经过两小时的会议仍未能选出主席是很不幸的,特区政府对此表示非常失望,亦很遗憾。委员会将于本月30日举行第二次会议,她希望届时能够顺利选出法案委员会的主席和副主席,令修例的审议工作能够尽快开展。

被问及反对派提出以所谓“日落条款”的形式去处理疑犯移交的安排,林郑月娥强调,特区政府不会接受所谓“日落条款”的安排,而有关安排亦不可行,“(修例)不单是处理台湾的涉嫌杀人个案,以后仍然会有其他个案,以前亦有一些个案,但因为欠缺法律基础不能移交,今次我们希望能够可以改善香港在这一方面的法律基础。”

她批评,有些反对修例者“说来说去,总之涉及内地就不接受,甚至有人认为这条条例基本上内容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剔除了有关内地的移交,一个月内都可以通过。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偏见,甚至背后有些目的的做法”。

林郑月娥引用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的说法,指所有政府的工作,只要涉及中央、涉及内地,都会受到这种带有偏见的立场来反对,这是非常可惜。“如果香港社会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一方面说希望成功落实‘一国两制’,但可能有些人士根本在做一些工作,会令‘一国两制’很难行稳致远。”

美国、英国以至加拿大近期都声称对特区政府修例“感到忧虑”,林郑月娥指出,所有政府都有责任去改善整体的治安,修例“并不是香港独有的工作”,而特区政府提出的修订,无论是在人权或程序上的保障都符合国际标准,“我希望外国的组织或政府,要看清楚我们的建议然后才作出一个看法。......不能够人云亦云。”

反对派拒合作

损民生拖累港

在谈到反对派拉布阻挠修例时,林郑月娥坦言这是“更加严重的问题”:尽管立法会修订了议事规则,但立法会的工作并不顺畅。在刚过去的周三,法案委员会花了两个小时仍未选出主席;大会因有人不断点算法定人数而一度导致“流会”,而财务委员会批准的工务新工程拨款至今只有88亿元,只是政府准备就绪、要经由工务小组委员会呈交财委会批准的1,700亿元工程的5%。

她强调,现距离立法会休会不到3个月,倘再有部分议员继续不合作甚至作出“抗争性”行为,最终会拖累香港,令市民乐见的土地开拓、运输基建都不能开展。

林郑月娥并有感而发,指自己去年亲自和各党派商讨,希望尽量通过更多的工程拨款,“但我今日都很遗憾地跟大家说,我都未必有这个政治能量,因为部分议员根本希望我落台,或是要通过不信任动议,即使我邀请他们再次讨论,相信以他们今日继续抗争性、不合作的态度,都难以改善到现状。”

她强调,行政立法关系需要大家互相信任、大家都要有诚意。“我自从上任之后,这两年来已经展示了最大的诚意去改善行政立法关系,但已经去到一个地步,是我个人的能力都很难可以改善到今日我不想见到在立法会的情况。”

逾五万人撑修例

由“万众同声撑修例公义组”发起的“护港安全撑修例大联署”昨日有逾5万名市民参与。截至昨晚11时,已经有50,489人参加了网上联署,支持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

 

制度透明符标准 独反对派煽恐惧

特区政府修改逃犯条例处理台湾杀人案,本在“与时间赛跑”,但反对派为了自身利益不择手段,更伙同外国反华势力抹黑修例。

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及黎栋国均表示,修例建议符合国际标准,且香港司法高度透明,律政司亦是香港法制的重要“守护者”,批评有人夸大其词,又或自制恐惧。

反对派声称,一旦修例通过,将会容许内地有关部门滥用相关条款,令“无辜港人”被移交到内地受审。黎栋国昨日在接受电台访问时,以去年落实的广深港高铁西九龙总站“一地两检”安排为例,指由高铁开通至今也没有发生过反对派声称的、内地公安“在佐敦道拉人”、在西九龙站的“暗门”扯人等情况出现,反映反对派的言论经常极度夸大,并不符合情况。

黎栋国:乱评律政司不公道

他强调,过去10年间,香港法院收到66宗移交逃犯要求,其中23人被移交,5宗请求被拒。事实上,被申请移交者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向特首的决定提出司法覆核等,个案亦不在少数。

黎栋国重申,是次修例建议根据国际标准制定,而以个案形式处理移交逃犯的方式在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司法管辖区都有类似安排,且律政司是香港法治重要的“守护者”,倘有人质疑律政司在处理内地移交逃犯请求时会与其他司法管辖区有“不同说法”,明显有失公道。

针对追溯期的争议,黎栋国表示,犯法一定是过去式的,倘不能追溯,那修例就是“废”的,也违背了政府修例的原意,又指倘以设立“日落条款”去解决台湾杀人案而不修例,并无法处理现行法律中的真空。

叶太:拖逾廿年不能再拖

叶刘淑仪表示,她担任保安局局长时,曾多次在立法会解释移交逃犯的国际惯例和背景,而有关问题二十余年来悬而未决,如今终于找到了个案形式移交逃犯的方法,就算不能如期解决台湾杀人案也应该完成修例。

她提到,特区政府剔除有关经济、计算机等9项罪类,是希望让修例“先易后难”,并非向商界倾斜,而修例不应再提高提交门槛,如商界建议的不设追溯期,及将移交标准由3年刑期以上罪行提高至7年等。

叶刘淑仪强调,即使修例通过后,被移交的疑犯可申请人身保护令,通过多种理由进行抗辩,而香港法庭有多年处理移交逃犯的经验,港人不应该“自制恐惧”。

 

英领事借口“关注” 妄称有权干预

英国近期高调就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表达忧虑”,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声称,英国并非反逃犯条例的修订,只是表达“关注”,“想清楚了解有关条文。”他并借机宣称,作为《中英联合声明》缔约方,英国政府有责任发表《香港半年报告》,总结声明在香港的执行状况。多名政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互不干涉内政是外交官的基本常识,《中英联合声明》写明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更非英国对香港指手画脚的“理由”。

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本月初发表“调查报告”,以特区政府根据社团条例禁制宣“独”的“香港民族党”,及为“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安排平台宣“独”的英国《金融时报》前亚洲新闻主编、香港外国记者会前副主席马凯的工作签证续期不获批准,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等,称这些会令香港变成“一国1.5制”。多名英国国会议员联署动议英国政府检视香港逃犯条例修订的内容,会否对香港与英国逃犯移交协议造成影响。

贺恩德在昨日播出的香港电台英文节目《The Pulse》中声称,英国“关注”逃犯条例的修订,并非要反对修例,而是因为有许多英国人到香港做生意、旅游、过境,所以想“清楚了解”有关条文。

他又透露自己上周曾到访中国外交部时,对方明确表示,英国政府上月发表的《香港半年报告》属干涉内政。他称尊重中国外交部的意见,但声言英国作为《中英联合声明》缔约方,发表《报告》是要总结《声明》在香港的执行状况。

叶国谦吁弃政治偏见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指出,贺恩德身为英国驻港总领事,“关注”修例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他意图干预香港有关立法过程,就违反了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原则。

他期望,贺恩德不是想借“关注”修例而与香港反对派“一唱一和”,因为修订逃犯条例是要打击跨境犯罪、保护香港市民、弥补法律漏洞,英国若戴着政治的“有色眼镜”去评论逃犯条例,就很不恰当。

叶国谦并提到,伦敦正发生“占领”事件,英国政府已拘捕300余名抗议者,国际社会完全可以看到英国对待示威者的做法,对比香港警察在非法“占中”、旺角暴乱中的文明执法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捍卫的香港法制的行为,不难看出英国此前不断批评香港警察显然是“双重标准”,令人耻笑。

陈勇:英民愈发信港制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指出,许多英国人在香港经商、生活,英国在港的投资额均名列前茅,证明他们对香港的信心越来越足,“移交逃犯的要求最终会由香港的法院把关,如果有个别人对香港的法制没有信心,可能早已移民。英国关心移交的个案合乎情理,但如果反对修例,就十分不合理。”

吴秋北:勿再打小报告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奉劝英、美两国不要对香港内部事务指手画脚,更不要将旨在打击罪犯的逃犯条例修订政治化、干扰香港的立法进程,因为这种干预会释放出其包庇罪犯的讯息,甚至让罪犯以为他们可以用“政治”理由来为自己脱罪。

他直言,《中英联合声明》明确了中国对香港恢复主权,英国国会发表《香港半年报告》以总结《声明》的实施状况,是在干预香港事务无疑,希望英国不要再做出这种有损两国外交关系、伤害香港市民感情的事。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421/63072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