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涂谨申纵放杀人疑犯是何居心

港媒:涂谨申纵放杀人疑犯是何居心

从《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第一日会议就可以看出,反对派将会无所不用其极、各种下三流手段尽出,务求要在会议上大打“拉布战”,将修订“拉死”。反对派知道在《议事规则》修订后,要在会议上以重复发言“拉布”的空间已经大幅收缩,所以改为采取流氓烂仔式的捣乱搞局,令会议难以正常进行,这是一种变种的“拉布”,更是一种最低庄的“拉布”,但为了落实外国主子的“死命令”,反对派已经顾不得形象,也不会理会正义与公义,不惜一切要将修订拉倒。

滥权渎职偏帮反对派

在委员会第一日会议上,按惯例由现届立法会最资深议员主持,其职责只有一个:就是选出主席。由最资深议员主持第一次会议,当中并没有赋予其任何权力,不过是一种安排,而真正拥有主持会议权力的是经议员选出来的主席。然而,以“最资深议员”身份主持首次会议的涂谨申却狐假虎威、装腔作势,真的当正自己是委员会主席,不但在主持会议上滥权偏私,更配合反对派议员的搞局、“拉布”,不断在会议上拖时间,与议员斗嘴,无理赶议员离场,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利用手上的权力不断拖延会议进度,挑动争拗,以达到“拉布”目的。

涂谨申当日的所为,完全是滥权渎职的表现,而且他根本不拥有主持会议的权力,却利用其所谓“最资深议员”的身份搞局,导致会议竟然未能选出正副主席,让涂谨申可以继续把持权力,尽显这些反对派资深政客的不堪。

经此一役,再次说明现时的《议事规则》还有进一步完善的必要,否则涂谨申之后完全可以继续利用其“最资深议员”的身份,在其他草案委员会上搞局、“拉布”,随时因为他一个人就令到立法会的运作大受影响。

为免再有这些“最资深议员”在会议上滥权搞局,考虑到主持首次会议不过是为方便选出正副主席,这样大可以修改《议事规则》,由角色中立的立法会秘书长主持所有法案委员会的首次会议,并且在选出正副主席后立即交出权力,既可加快会议效率,又可避免一些徒有资深之名,但无资深之德的议员搞局,值得立法会研究。

现时由于委员会仍未选出主席,涂谨申继续大权独揽,更表示会在4月30日举行第二次会议。涂谨申的做法有两个图谋:

一是将第二次会议延至4月30日,令审议工作大幅延迟。到了4月30日会议可以预期涂谨申一定会继续搞事,能否在当日选出正副主席还是未知之数,就算当日真的选出主席,也要等下次会议才可正式进入审议程序,整个工作就被大幅延误了,变相配合反对派“拉布”。这说明涂谨申主持会议不但毫不公正,更是师心自用,根本没有资格再主持会议。

二是涂谨申在会议安排上暴露其险恶用心。为什么第二次会议日期千不选万不选,竟然选在4月30日?因为4月29日,台湾谋杀案的疑犯就会在香港法院被判刑,由于高等法院依法只能审理该案凶嫌的4项洗黑钱罪名,即当日法庭只能判处其洗黑钱罪名。据法律界人士分析,洗黑钱罪名刑期介乎1年至2年以上,计算凶嫌的羁留时间,可能在判刑后很快获释,甚至有可能当日就可获释。如果疑犯在判刑当日就可堂而皇之的获释,然后天涯海角随时不知踪影,与纵放杀人疑犯有何分别?这也是特区政府何以多次要求立法会尽快完成修订,因为修订确实有迫切性,必须赶在疑犯获释前完成以将他引渡到台湾受审,这才能令公义和法治得以彰显。

蒙蔽良知执行“死命令”

然而,现在涂谨申的做法却是向杀人疑犯放水,故意纵放。他的目的很简单,反对派要拉倒修订,就要令修订失去迫切性,这样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纵放杀人疑犯,既然他已经获释,这样引渡工作就没有了迫切性,可以慢慢商议,反对派“拉布”也不会影响引渡工作。至于疑犯会否在获释后潜逃,会否令公义得不到伸张,却不是反对派考虑之内,他们的出发点从来都是为了拉倒修订。涂谨申及反对派政客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有意协助疑犯逃避刑责,反对派愈拖延修订,愈阻碍两地引渡,就是愈保护杀人疑犯,让他更加安全。反对派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帮凶,是政治蒙蔽了良知和理智。

现在形势已经愈来愈清楚,反对派为什么要不惜一切拉倒修订,甚至不惜让杀人犯逍遥法外?当中症结不在于修订本身,而是出于政治目的。由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发声反对修订那一刻起,反对派已经没有任何选择,要拉倒这个修订,决不能让修订在今个会期内通过,这与法治无关,也与所谓港人安全无关,而是一个政治任务,一个主子“死命令”,因此他们在反修订上从来只讲目的不讲是非和手段。

连涂谨申这个最资深议员,都要大搞“拉布”,在会议上丑态毕露;反对派不同政党也全部归队,一致反对修订;“民阵”及“学民思潮”之流甚至扬言要暴力包围立法会,本来四分五裂的反对派又重新聚集在一起,为了一条堵塞漏洞、彰显公义的修订有必要如此吗?这场修订已经演变成政治较量,反对派再一次在公义与主子面前,选择了后者,再次向市民显示了他们的不堪与险恶用心。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422/6308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