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反修例谎言 一戳就破

港媒:反修例谎言 一戳就破

市民支持修订《逃犯条例》,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资料图片

反对派屡施危言伎俩 误导恐吓市民

散布歪理、搬弄是非、误导市民向来是反对派煽动群众反对特区政府施政的伎俩。在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以来,“送中”、“拉人返大陆”、“引河水犯井水”等口号不绝于耳,但建基的歪理吹弹得破,诸如“政治移交”、“转送第三方”等,皆从《逃犯条例》本身找到正解。

不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香港文汇报总结这两个多月以来的歪理,再佐以事实和官员、法律界意见反驳,提醒香港市民不要被反对派的危言耸听,和误导言论所骗。 ■香港文汇报记者 郑治祖

法庭全权决定是否移交

歪理:

为了阻挠修例,平时口口声声要保护法庭免受干预的反对派,竟然公开贬低法庭的把关能力,视之为“橡皮图章”,声言法庭只需看表面证据、毋须聆听被要求移交者陈情就可“交人”。如本身是大律师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就声称,法官在处理移交个案时,不能扮演把关角色,法官只可“签字作实”等等。

正解: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本月初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详细解释法庭如何把关。她表示,法庭有权决定是否接纳移交申请,审讯时一定会考虑律政司和被要求移交者双方意见。其间,后者可指出申请移交一方的文件及证据有误,或提出这是“政治移交”,更可以聘用律师或申请当值律师服务。

杨岳桥的低质言论,就连其从政的师父、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也拧头。他直言杨的言论完全与事实不符,被要求移交者有权透过代表律师提出反驳理据,也有权申请人身保护令,“这是基本法律程序,每个法律从业员都会知道。”

特首林郑月娥也不满反对派言论,批评任何议员诋毁香港司法制度的,都是在辜负香港市民,希望他们抚心自问是否应经常如此诋毁、“唱衰”香港制度。

法比澳与华已签引渡条约

歪理:

反对派大肆攻击内地法治及人权,声言被移交者到内地后不会受到公正审讯,人权保障也成疑。本身是律师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更以“以港为尊”,声言修例意味全球国家都可向香港要求移交逃犯,包括朝鲜及其他“法治水平极低”的国家及地区。

正解:

香港目前与20个司法管辖区签订移交逃犯协定。根据美国非政府组织“世界正义工程”的2019年法治指数,香港排第十六名,而在这20个司法管辖区中,有8个排名比香港高,11个比香港低(其中一个没有参与指数),包括排第十七的法国、排第十八的韩国,以及被反对派推崇备至、但只排第二十的美国。

内地就已与55个司法管辖区签署引渡条约,其中不乏法国、比利时、澳洲等先进西方国家,而澳洲更与香港一样实行普通法,另外美、加也曾以个案形式向内地遣返逃犯。

本身是大律师的立法会建制派“班长”廖长江早前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慨叹:“为何人家不会有顾虑,而你(反对派)会有顾虑?难道你认为香港那套比其他与内地签订有关协议的国家那套更先进、更发达?这是傲慢的看法。”

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就以英国为例子,指英国目前与94个国家达成移交协议,包括古巴、伊拉克、利比亚和以色列等,“相信有些人会认为这些国家的法治不甚理想,甚至比中国差,那为何英国仍愿意与他们建立双边移交协议呢?除了这些协议外,英国法例亦有条文容许英国以单一个案形式移交逃犯至没有双边协议的地方和国家,而这条文正是特区政府现时提出修订条文的基础。”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就指,在实际操作方面,香港处理移交逃犯请求时,可提出在《逃犯条例》外的额外要求,例如被移交者可依法获得律师代表、依法获得律师及家属探望等。

不移交涉及政治犯罪

歪理:

与反对特区政府其他范畴的施政一样,政治挂帅的反对派,在今次反对修例中动辄打出政治牌,声言内地会“罗织罪名”,将批评者带回内地囚禁。被内地以“违法经营书籍销售”通缉的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就声称修例后自己会被移交,而离开香港前往台湾。

正解:

《逃犯条例》第五条对反对派口中的“政治犯”有三重保障,并先在政治罪上“落闸”,表明不会移交涉及政治罪行的人。至于“罗织罪名”的质疑,第五条也表明如移交要求实际上是由于种族、宗教、国籍或政治意见而提出的,同样不会接受。至于因种族、宗教、国籍或政治意见,而在审讯时蒙受不利或被惩罚、拘留的,同样不在考虑之列。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强调,如果被申请移交者觉得是政治问题,可以在法庭作出申请和主张,法庭会看证据和听取双方陈述再作决定。

日落条款难堵制度漏洞

歪理:

为阻止修例的范围涵盖内地,反对派提出多个“反建议”,包括引入“日落条款”,限时移除条例地理限制,只处理港人在台杀人案。于多个议题上立场趋近反对派的大律师公会,就提出修订《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将谋杀罪列入该条例,容许香港法院就台湾杀人案行使管辖权。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就计划提出私人条例草案,修订《侵害人身罪条例》,赋权特区政府和香港司法机关处理香港永久居民在境外涉嫌谋杀、误杀或意图谋杀的案件,以代替修例。

正解:

保安局在向立法会提交的修例文件中指出,引入“日落条款”并不合适,因不能堵塞现时的制度漏洞,倘每次有严重罪行需启动移交或法律互助机制时,又再次修例处理单一个案,做法不切实际。

至于大律师公会的建议,保安局认为如果只针对谋杀罪,其他严重罪行不能处理,也不能移交,而即使在该条例加入谋杀罪,也因追溯效力问题,不能处理台湾杀人案。

针对杨岳桥计划的私人草案,本身是律师、一直协助台湾杀人案死者家属的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强调,香港的刑事法例不具追溯力,草案并不能处理台湾谋杀案,倘引入追溯力,则会是颠覆现行的制度,带来的代价会更大。

逃犯不可移至第三方

歪理:

反对派声言,修例的个案移交方式是开放予世界上所有司法管辖区、包括“法治水平极低”的地区,被移交者容易再被转交至第三方,失去保障。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声称,特区政府拒绝制定长期框架,反而“走后门”想将“极少数”的个案移交方式变成正规做法,恐吓道一旦成功修例,与香港签订了移交逃犯协定的司法管辖区有可能重新审视协议。

正解:

《逃犯条例》第五条规定,被移交者不能由申请移交的地方,再移交到香港以外的任何其他地方。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强调,现时特区政府与其他地区签订的长期协议条款,已确保不会将逃犯移至第三方司法管辖区。

从无刻意设两地“防火墙”

歪理:

将《逃犯条例》不适用于内地、澳门和台湾的制度漏洞,讲成是“防火墙”,反对派此举可谓是颠倒是非的“教材”。在早前的立法会行政长官质询时间上,民主党议员尹兆坚声称,香港回归前“鉴于内地法治水平和保障基本人权的劣迹”,而决定与内地不订立长期移交逃犯协议。“议会阵线”议员朱凯廸更声言,修例“打破『中港两地』移交的『防火墙』”。

正解: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在香港文汇报撰文指出,地理限制在回归前的《逃犯条例》中已存在,当时亦说明回归后就内地移交逃犯安排,很可能另立新例,因此这地理限制存在至今。

他强调,这不是刻意不同意与内地设立移交逃犯的安排,事实上立法会在回归后亦要求特区政府和内地商讨有关协议,这方面的商讨仍在进行,有结果后政府会作咨询,并在立法会讨论审议。

来源:香港文汇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427/6323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