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聚焦大湾区 广州一"大姐大"拉团伙利用网约车、出租车运毒被捕

广州一"大姐大"拉团伙利用网约车、出租车运毒被捕

网约车、出租车是很多市民出行的首选,不过,却有人利用这种便利的出行方式当掩护从事不法活动。近期,广州增城警方经过3个多月的蹲点跟踪,打掉一个以“霞姐”为首的贩毒团伙,他们的运毒方式居然是利用“网约车”、出租车运毒。

神秘“大姐大”浮出水面

2018年11月,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禁毒大队在研判线索时发现,多条线索均指向一名叫“霞姐”的女子。这个“霞姐”无犯罪前科,生活作息规律,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可疑。随着案件的调查,“霞姐”的嫌疑也逐渐上升,很多吸毒人员被抓后均指认毒品是从“霞姐”那里购买的。他们称“霞姐”货源稳定,“生意”一直都很好,要想从她那里购买毒品必须是熟人介绍,也必须先付全款。民警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查,发现这个“霞姐”从不亲自“取货”和“送货”。看来,这位神秘的“霞姐”背后不但存在稳定的毒品供应渠道,还有人专门替她“送货”。

约车不坐车,网约车司机藏猫腻

民警发现“霞姐”身边有一个叫阿伟的男子,两人时常出双入对。经过深入调查,民警发现阿伟经常会用APP约车,但奇怪的是,他从来不坐车,车资照付,司机空车离开。

频繁约车却不坐车,这里面一定有古怪。专案组发现阿伟每隔一两天,便会和一名叫阿源的男子吃饭。会面结束后阿伟都会叫一辆网约车。阿伟上车后,在车上和司机交谈一番后就下车了,随后网约车司机便空车离开,前往惠州南昆山某温泉酒店,停留片刻后再返回增城。

综合前期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开展研判,初步确认了该贩毒团伙的架构。“霞姐”与阿伟是情侣关系,通常情况下由“霞姐”出资向上家阿源购买毒品,阿伟则担任取货和分发的工作,而他的送货人便是刘某、陈某、钟某等3名网约车、出租车司机。至此,一个盘踞广州增城区和惠州龙门县的贩毒网络浮出水面。

收网,端掉横跨两市的贩毒团伙

为了将该贩毒团伙一网成擒,专案组耐心等待收网时刻。2019年2月26日,“霞姐”突然联系了上家阿源,而阿伟也再次联系了网约车司机刘某。专案组推断,该团伙即将进行一次交易。当晚20时40分许,民警在增城区荔城街西城路一栋居民楼下,抓获涉嫌贩卖毒品人员阿伟(男,33岁,广州市增城区人),与此同时,在该居民楼二楼抓获本案头目“霞姐”(蒙某,42岁,广西人),现场缴获毒品K粉50.03克。

民警乘胜追击,于当晚和次日在增城区抓获该团伙负责运送毒品的网约车司机刘某(男,30岁,广州市增城区人)、钟某(男,39岁,惠州市龙门县人)、陈某(男,32岁,广州市增城区人)以及“供货商”阿源(董某,男,30岁,广州市增城区人),并从阿源住处缴获毒品开心粉49.91克。

虽然本案的主犯已经相继到案,但向“霞姐”等人购买毒品的惠州籍的相关嫌疑人仍然逍遥法外。为此,增城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积极与惠州警方沟通合作,陆续抓获涉嫌吸贩毒嫌疑人19名,缴获毒品K粉、开心粉等共计100克,一个横跨广州、惠州两市,利用网约车、出租车司机贩毒的团伙就此土崩瓦解。

守法是底线,切莫为了小利以身试法

三名“送货”的司机交代,他们是正常接单时遇到阿伟的。刚开始阿伟也就是普通用车的客户,接触了几次后,便支付高于市场价的车资让他们帮忙带点“东西”到指定的地点。据办案民警介绍,从增城到龙门如果网约车的话大约车资是150元,除去公司扣除的一部分费用,司机收入大约是110元,而阿伟一般会支付200元给司机。在金钱面前,三名司机迅速败下阵来,乐得生意上门有钱收,对于帮忙带的“东西”明知道是毒品,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沦落贩毒团伙的帮凶。目前,刘某、钟某、陈某已被依法逮捕。

警方提醒:近年来毒贩以高额车资为诱饵利用出租车、网约车运输毒品的案例时有发生。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求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因此,守法是底线,不要有侥幸心理,切莫以身试法。

来源:广州公安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fzsjxw/2019/0428/63260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