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独人”游行反修例 被质疑未看内容

“独人”游行反修例 被质疑未看内容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反对派借日前“占中”九犯被定罪及其中八犯被判刑一案,在一个月内第二度举办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游行,声称要向政府“反映民意”云云。多名政界人士均指出,很多关于修例的担忧都是不必要的,质疑反对者根本没有看过修例内容,有关说法纯粹“政治口号”,认为政府不应向这种主张让步,而社会亦应尽快修补法律漏洞。

昨日反对派的游行约3时半在铜锣湾东角道起行,但一如既往,这个所谓的“反送中”游行充斥“港独”旗帜和“港独”分子的身影,包括“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其他“港独”分子还有郑兆基、杨逸朗、赖绮雯等。“暗独”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与成员一度冲出电车轨,与警员推撞。大会声称昨日游行有13万人,警方则指高峰期只有2.28万人。

占中罪犯街站筹款

反对派还在游行中途设立“守护公义基金”街站,在“占中”九犯案中被判缓刑的朱耀明、李永达及被判社会服务令的张秀贤风骚站台,连日前声称患脑瘤令法庭要押后判刑、声称会减少公开活动的陈淑庄,昨日亦在台上兴奋挥手。街站设多个捐款箱借机募款,连所谓的“黄雨伞”亦高价卖100元一把。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昨日接受电视台访问时指,外界对修例的忧虑是源于无了解条文,很多反对声音都是政治口号,强调条例严谨保障人权,有法庭把关。他并指,就算逃犯不涉政治罪行,但若有政治背景,都不能移交,“大胆地说,就算将来我们(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了法,有关罪行都不可以放入条例内,因为它是政治罪行。”

以杨岳桥之矛攻其盾

汤家骅又不点名批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指出有议员建议在香港审讯于其他地方犯严重罪行的港人,而不用移交外地,“这个建议最大的矛盾,就是这个建议背后,‘我相信香港法官进行公平审讯’,但同一人即这名议员,信不过香港法官把关。”

汤家骅认为,无论游行人数多少,政府都不应该让步,“(反对声音)都是不理解移交疑犯是什麽东西,所提出的忧虑都是法例已经保障了,一些没说服力的民意是不具代表性的。”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表示,今次之所以要修例,因为一宗港人少女在台湾被杀案,引申出现有条例出现漏洞,故大家应“织好个网”,以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不过,从政府提出修订建议至今,反对派只是一味反对,根本拿不出任何有理据的论述,就算所谓建议,除了不可行的“口水式意见”,就是攻击内地司法制度,及刻意将台湾描画成一个“政治独立实体”以误导民众,完全超出修例原意。

批反对派别有用心

叶国谦强调,日后修例通过后,亦有“三步曲保障”,包括特首、法庭的把关,而被移交者亦有权提出司法覆核,反对派根本未清楚细看条例内容,便不断制造恐慌,明显是别有用心,有其政治目的,政府对此不能轻易“妥协”,否则只会令反对派更加嚣张,令公义无法彰显。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指出,自修例工作开展至今,反对派透过一次又一次的攻势,企图阻挠有关工作,今次更利用“占中”九犯案件的判刑,大打“悲情牌”,不断攻击法官和抹黑内地司法制度,做法绝对不恰当。

他并批评,反对派误导市民并试图利用民众上街的行为,向法庭和政府施压,但其实不少参加者根本不了解修例的目的、理据和内容,相信只是被反对派误导。

他批评反对只是一味空喊口号,根本提不出合理的理据,反对派提出采纳单次移交和协议,根本是费时失事、不切实际,特区政府不能让步。

政府:游行须守法 修例有必要

对于“民阵”昨日发起的反修例游行,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日回应表示,市民有权去示威游行,表达不同意见,但一定要守法,令游行在有秩序的情况下进行,人数多寡不是政府的重点。他又强调,修例有实际上的必要,一是要处理台湾的案件,二是要堵塞现行法律机制的漏洞,冀明日相关的条例草案委员会能尽早展开工作,“所以我们现在与时间竞赛,希望尽快完成修订工作。”

对于反对派声称社会上对修例“有忧虑”,张建宗表示,保安局局长和律政司一定会在草案委员会详细解释全部的问题,亦很乐意去聆听及交换意见,冀令大家对修例有信心,“因为很多的忧虑纯粹是因为未明白实际的情况,未理解实际上设有的多重关卡的严谨把关。”

张建宗:移交有多项保障

他重申,在修例后移交逃犯有多项保障。首先,特区政府处理移交请求时非常严谨,会有行政机关和法院的双重把关。其次,与政治有关、判极刑、死刑等的案件,特区政府不会移交逃犯。同时,还有“双重犯罪”的要求等保障,“加上司法的保障,我们有司法覆核,亦可申请人身保护令,以及有上诉机制至终审法院,有很清晰的机制。大家真的要放心。”

政府发言人昨日亦回应指,修例是要处理台湾谋杀案,及堵塞整体刑事事宜协作制度的漏洞,“包括现时法例的地理限制和不切实可行的操作程序。政府提出的《条例草案》是经过全面及审慎的研究,且能达到以上两个目的。”

发言人强调,修例建议绝非针对某单一司法管辖区,“法例获得修订后,在有需要时,香港可以同一标准及互相尊重的原则,与未与香港签订长期移交协定的司法管辖区,以个案形式去合作处理双方都认为需要处理的严重刑事案件。修例建议绝不会影响任何现行移交逃犯的长期移交安排的协定。”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429/63279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