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国际 【中美贸战】特朗普叫嚣 美零售叫苦

【中美贸战】特朗普叫嚣 美零售叫苦

微信图片_20190508103445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突然宣布,一旦美国无法在本周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便会再向总值2,000亿美元(约1.57万亿港元)的进口中国货品加征关税,美国商界纷表忧虑,警告关税将打击经营前景。有零售商坦言,去年美国加征10%关税已导致业绩受影响,一旦特朗普再加征关税,商户恐无法承受额外成本,甚至被迫结业。

得州旅行喼专门店东主威廉斯曾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更在2016年大选中,投票支持特朗普当选总统。威廉斯透露店铺售卖的旅行喼中,约85%均是在中国制造,去年特朗普宣布对中国货品加征10%关税,她预知来货价上升,特地提前多添存货,减低关税带来的震荡。

微信图片_20190508103450

■美商界警告加征关税将打击经济前景。 美联社

上轮加税营业额跌两成

然而今次特朗普宣布加征对华关税后,著名旅行喼生产商Samsonite前日马上去信零售商,将因应关税调高批发价,威廉斯坦言给杀个措手不及,“我们赶不及囤积存货了。”在马里兰州经营皮制旅行袋商店的史密斯透露,他去年因应关税加价后,营业额已应声下跌20%,若关税进一步增至25%,“肯定会令商店结业。” 

上一轮进口关税对美国零售业的影响正逐渐浮现,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当地衣车零售价按年增长10.3%,增幅是1997年有记录以来最大,同受关税涵盖的单车和宠物食品价格亦上升3%至4%。

业界指增税企业难承受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总裁德里指出,去年美国对大批货品征收10%关税,各级销售商尚能互相分担额外成本,减低对营运的影响,但当关税增至25%,企业将难再承受。鞋履生产商Steve Madden主席罗森菲尔德直言,正因应关税可能调高 ,寻求提高批发价。大型连锁零售商沃尔玛则警告,一旦美国加征25%关税,低收入家庭将首当其冲,生活百上加斤。

科技业界预料亦会受关税打击,以半导体制造商高通和博通为例,两者分别有64.7%和48%收入来自中国市场,一旦美国与中国贸易纠纷升级,恐重创两者盈利。互联网设备商思科总裁罗宾斯警告,华府加征关税将蚕食科企利润空间,部分企业或要削减研发成本,不利美国发展创新科技。 

加征关税对美恶果

工业界

●需为进口原料支付关税,增加生产成本,或导致批发价上升

●旅行喼生产商Samsonite前日去信商户,表示将提高批发价,鞋商Steve Madden亦正与批发商讨论加价

科技企业

●中国属科技产品主要市场之一,若中国采取反制措施,或打击企业业绩

●中国目前是苹果公司iPhone第二大市场,芯片制造商高通更有64.7%收入来自中国市场,关税蚕食盈利,被迫减少研发开支,削弱未来竞争力

农业

●美国农产品未来可能受中国反制措施影响,在中国市场竞争力下降,影响农民生计

消费者

●产品价格上升,生活负担增加

美自食恶果 乱施压被批无知

特朗普宣布有意对华加征关税时,声称中国在过往10个月,向美国支付巨额关税,是美国经济蓬勃的“部分因素”。然而传媒随即反驳,关税开支只会由进口国的企业和消费者承担,特朗普的说法真确性成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更引述专家形容,特朗普“完全不理解关税如何运作”。

出口国非直接付关税

美国从外国进口货品时,海关及边境保护局(CBP)检查后,会要求进口商在10天内缴交关税。当美国增加关税,进口商一般会以压低成本、加价、要求出口方分担费用等方式应对额外开支,亦可能不再从受关税覆盖国家进口,出口国所受的影响主要来自以上情况,而非直接向美国支付关税。

美企消费者全数负担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哥伦比亚大学及普林斯顿大学在3月共同进行的研究显示,美国向中国和其他国家加征的关税,全数由美国消费者及企业承担,截至去年年底,关税使美国消费者及企业每月需多付30亿美元(约235亿港元),且因经济效率降低,美国经济每月亦额外损失14亿美元(约110亿港元)。

多个美国贸易团体亦抨击特朗普的言论,直指在过去10个月,承受贸易战后果的是美国人民,而非中国,“关税是由美国人缴付,在欠缺通知下突然调高关税,只是惩罚美国农民、企业及消费者。”

今次已非特朗普首次暴露对贸易议题的无知,他3月时曾宣称,美国对其他国家存在贸易逆差,等于损失金钱,亦被指忽视美国消费者购买商品时的得益。 ■美联社/路透社

关税挫经济 忧因大选致失控

美国去年加征多项关税后,经济继续稳健增长,今年首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更达3.1%。然而乔治华盛顿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穆尔指出,这主要出于多项因素,包括华府放宽企业监管、通过税制改革,以及美国继续处于低息环境等,关税本身仍会打击经济,忧虑特朗普不断增加关税,最终可能导致情况失控。

关税对美国政府的财政贡献亦极为轻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柯克加德指出,去年美国关税收入约为500亿美元(约3,924亿港元),与联邦预算3万亿美元(约23.5万亿港元)相比,所占比例极低。相反,加征关税却会打击投资者信心,使企业不愿投资兴建工厂或改善设施。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多拉尔称,每当特朗普发表加剧贸易纠纷的言论,金融市场便会受挫,正好证明贸易战打击美国经济。穆尔忧虑随着美国明年举行大选,特朗普或会继续升级贸易战,争取工业州份选票,“这样做可以带来重大政治助力,但一切最终会失控。”

来源:香港文汇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guoji/2019/0508/63491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