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抓捕“四人帮”前,叶剑英兴奋地哼起《空城计》

抓捕“四人帮”前,叶剑英兴奋地哼起《空城计》

 

叶剑英与邓小平(资料图)

9月下旬,“四人帮”垂涎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宝座,连日“逼宫”,锋芒毕露。叶剑英进一步周密考虑粉碎“四人帮”的战略决策。有人曾设想召开中央会议来解决“四人帮”问题。叶剑英分析党和“四人帮”斗争的形势、性质和特点,认为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是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的“四人帮”,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他们的目标是篡夺最高领导权。他们作恶多端,人心丧尽,极为孤立,且极为虚弱。这是由于他们的阶级立场和反动本性所决定的。我们同“四人帮”的斗争已超出党内斗争的范围,是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宜于采取党内斗争的正常手段来解决。但粉碎“四人帮”又是在非常形势下采取特殊方式进行的一场斗争,要尽量做到稳妥,避免引起动乱。叶剑英说,我们要给后人留下一个好榜样。他与华国锋、汪东兴经过几次个别接触和交谈,思想得到了统一,作出了重大决策:决定经过充分准备,在适当时机(预订国庆节后十天左右),以召开会议形式对“四人帮”实行“隔离审查”,断然处置,然后立即召开政治局会议,向全会作报告。为了部署这一重大决策的实施,叶剑英又同汪东兴进一步商议行动方案,准备了各种具体措施。叶剑英考虑到可能发生的各种复杂的情况,认为对付“四人帮”这伙双料“政治流氓”,要慎之又慎,不能打草惊蛇,酿成动乱。无论如何,要稳定首都和全国的局势。他说:“这是一着很险的险棋,又非走不可,必须果断,又要周密。要万无一失地办事。”(汪东兴谈话纪要,1984年5月一6月。)

定下除害大计,叶剑英心里非常高兴。9月30日晚,叶剑英出席在天安门城楼举行的群众代表参加的国庆座谈会,回到家里,想到过几天就要动手解决“四人帮”,兴奋得独自哼起京剧《空城计》:“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后来,叶剑英的子女回忆说:“那时爸爸和国锋、东兴同志最后商议解决‘四人帮’的大计已定,暗自高兴,但对家人却守口如瓶,直到解决了我们才知道。”

“图穷匕首见”。“四人帮”磨刀霍霍,举行武装暴乱夺权的部署已经就绪。“稳住上海,搞乱全国,乱中夺权”的计划正在落实。他们在上海精选10万民兵,每人发给40发子弹。“四人帮”与上海同党一直保持着“一级战备的联系”。在北京,“四人帮”阴谋调动某部坦克部队,准备从东南、西北方向开进北京城,造成犄角夹攻之势。他们分头到驻市区部队活动,同时开了一大批名单,指名要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和老同志下工厂,与工人共同劳动,深入“批邓”。叶剑英识破他们企图趁机夺权阴谋,回电话断然拒绝参加这一活动,并通知汪东兴:其他人也不要下去。

 

国庆节那天,江青跑到清华大学讲话,继续诬蔑邓小平,并要年轻人宣誓斗下去,准备迎接“盛大的节日”。她还到处游说,跑到景山公园里,站在几棵苹果树下,搔首弄姿,摆着摘苹果的丑态,拍了十几张半身照。王洪文也让新华社记者照了标准像。10月3日,他跑到平谷县叫嚷:“睁大眼睛,唐小平、王小平要发动进攻了,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打倒!”拥戴“四人帮”的“战士”也纷纷上书“劝进”表忠。“四人帮”已内定国务院部长以上名单,并拟好告人民书,待政变成功后,即向全世界广播。同时散布10月7、8、9日将有“特大喜讯”的传闻。在上海商店,争购鞭炮和大红纸,“准备庆祝”。种种迹象表明“四人帮”就要动手了,一场反革命政变已迫在眉睫。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叶剑英以一个战略家的眼光,断定“这是‘四人帮’篡党夺权的先兆”。他感到不能再等了。要“以快打慢”!10月4日,《光明日报》在头版发表了署名梁效的《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的文章,这是他们要篡夺最高领导权的信号,叶剑英看后感到事不宜迟,当机立断,立即去找华国锋紧急磋商,他说:现在解决他们的问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啦,他们就要下手了,不能再等啦!按原定时间,要提前采取行动!他提议六日或七日下决心“一破一立除四害”。①(①叶剑英在中央召集武汉、南京、济南、山东、湖北、江苏、上海有关负责人打招呼会上的讲话,1976年10月8日。)经过商议,决定6日晚上8时开始行动,改变了原先设想在国庆节后准备10天再动手的方案。

“谋成于秘,败于泄”。叶剑英认为,根据历史的经验,对“四人帮”采取重大的政治行动,必须严密组织,妥善安排,做起来,人不能过多,越少越好,绝对可靠。否则,稍有疏漏,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叶剑英交代汪东兴,从执行特殊任务人员的挑选和组成,到“隔离审查”方式、场地的确定,每一个细节都要经过反复磋商,周密计划,慎重审查,最后由汪东兴负责具体落实。同时,叶剑英还以加强战备为名,和军委总部的杨成武、梁必业等个别领导人打招呼,要求掌握好总部机关、陆空军和海边防,提高警惕。①(①访问杨成武、梁必业谈话记录,1990—1991年。)华国锋根据叶剑英的提议,亲自找耿飚交代听候命令带人进驻中央广播电台的“特殊任务”。

一切准备就绪。决定按事先设想的行动,即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的名义解决“四人帮”问题。地点选在中南海怀仁堂正厅。时间定在10月6日晚8时。“会议内容”,由中央办公厅事先通知:主要是审议《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清样;研究毛泽东纪念堂的方案;商议毛泽东中南海故居的安排等事宜。按照规定,出席会议的只有华国锋、叶剑英和王洪文、张春桥。为了让姚文元到场,通知他参加修订文献,列席会议。

来源:人民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9/0510/63544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