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聚焦大湾区 江西籍考生申请广东高考被拒起诉 广州法院这样判

江西籍考生申请广东高考被拒起诉 广州法院这样判

让每个考生都能享有人生出彩、梦想成真的机会,高考是重要的平台。一年高考又临近,关于考生人籍分离引发的高考教育公平问题近日受到关注。

早在十年前,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处理了全省首宗集高考制度、户籍制度及外来人口平等待遇三大焦点问题于一体的少年行政案件:江西籍考生贺某某在广州就读高中,申请在广州高考。被拒后,贺某某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广东省教育厅和广东省教育考试院。

因时间紧急,若法院以判决结案,该考生定将错过当年高考。这时,法院决定通过调解解决,但原告认为自己占据道义优势,被告自信官司能赢,都无调解意愿!最终,法官通过数十次沟通,促成该案圆满解决,贺某某顺利通过高考就读大学。记者近日从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渠道获知了这宗已尘埃落定但鲜为人知的案件处理全过程。

起因:江西籍考生申请在广州参加高考被拒

这是广东首宗集高考制度、户籍制度及外来人口平等待遇三大焦点问题的少年行政案件。

贺某某1991年出生,贺某某及其父亲贺某的户籍地均在江西省莲花县。其父贺某1997年起受聘在广东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并于2003年1月起续签3年的聘用合同。

从2003年9月1日起,贺某某在广州市广园中学就读初中,自2006年9月起在广州市恒福中学就读高中。贺某某称,其向恒福中学申请参加2009年高考,该校以贺某某的户籍不符合广东省教育考试院规定的报名条件为由,不接受贺某某报名。

之后,贺某某的法定代理人、也即其父贺某于2008年11月致信广东省教育考试院,请求其孩子在广州报名参加2009年高考。

广东省教育考试院于2008年12月书面回复告知:根据广东省《关于做好2009年普通高校招生考试报名和建档工作的通知》(简称《招生通知》)的规定,贺某某须回户口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招生委员会指定的地点报名参加高考。

贺某某于是在2008年12月向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起诉前一年,贺某某的父亲于2007年1月购买了位于佛山市禅城区的某房,但开发商一直迟延交房,至起诉时,仍没能过户。

现状:考生已经错过了回户籍地报考的时间

贺某某认为,根据《广东省流动人员管理条例》(简称《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流动人员在同一市、县暂住五年以上,有合法就业或经营证明、计划生育证明的,其子女入托、入学等享受与常住人口同等待遇;连续暂住七年以上、有固定住所、合法就业或经营证明、计划生育证明、无犯罪记录的,可以按国家有关规定申请常住户口”,其完全符合“入学”条件,依法可以在广州市报名参加高考。被告广东省教育考试院于2008年11月发出的《招生通知》并没把省人大常委会的《管理条例》第十七条关于连续暂住5年以上并符合相关条件的子女可以享受与广州市常住人口同等待遇的规定列入其中。因此,《招生通知》无视省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规,致使原告本应享受的合法权益被非法剥夺,依法已构成对原告的侵权。贺某某还称,因被告的书面答复延迟送达,致其也错过了回原籍报考的时间,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贺某某为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准许其在广州市报名参加2009年高考;赔偿因被告非法剥夺原告报考权利而导致原告丧失参加高考机会所造成的经济损失3万元。

被告之一的广东省教育厅辩称,该厅不是原告所指的高考报名文件的制定和印发主体,也不是高考报名文件的具体实施者,不具体组织和受理高考报名的有关工作,不存在剥夺原告在广州报名参加高考的事实,因而该厅不是适格被告,请求法院裁定驳回原告起诉。

紧急:如果以判决结案考生将无法参加高考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受理案件后,合议庭从法律的角度分析案件后,认为存在两种均不利于贺某某顺利参加高考的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原告的父亲贺某通过书信的形式,向被告提出请求参加2009年高考,其行为属于信访活动。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信访人对行政机关作出的信访处理意见不服的,应按程序向相应的机关请求复查,对复查意见不服或复查机关不予复查的,可向有关机关申请复核或处理,而不是向法院起诉。也即,本案中,原告的起诉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应当裁定驳回原告起诉。

另一种意见认为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一是,由于广东省教育考试院是经省政府批准成立的副厅级事业单位,具有独立的机构、编制和经费,能独立地行使高等学校招生考试报名的组织工作的行政职权,而省教育厅并非教育部规定对高考报名具有行政职权的机构,因而广东省教育厅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二是,教育法第十七条已对招生对象等事项授权国务院或由国务院授权的教育行政部门予以规定,因法律已对该特定事项作出了规定,故本案不应再适用《广东省流动人员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的规定;另外,贺某某在2008年12月15日前并不具有广东省常住户口,省教育考试院以原告不符合高考报名的规定,在法定期限内告知原告应返回户口所在地报名高考,该行政行为合法。

“仅从法律层面考虑,原告的诉求将不能得到法院支持。但如果严格依法律规定简单作出判决,将导致贺某某无法参加当年高考。”广州市天河区法院表示。

就在案件推进过程中,贺某某的父亲在佛山所购房屋终于过户了。2009年2月24日,贺某某落户佛山市禅城区。

法院分析,“贺某某在原户籍地已没有学籍,其原户籍地江西省无法接受其参加当年的高考报名,而且在判决作出前其已落户广东佛山,更无正当理由在江西申请参加高考。另外,贺某某虽有广东的学籍,但其在高考报名期内未能取得广东省户籍,在判决作出后,广东教育部门也会拒绝接受其参加当年高考。因此,法院的判决对于贺某某来讲,必然导致其耽误一年的宝贵时光,甚至会因此改变人生轨迹。”

突破:找准突破口 经数十次沟通终达成调解

此时,调解成了解决问题的上上策。然而,调解的难度非常大:一方面,原告的父亲从事法律工作,认为该案具有重大的法律意义和社会价值,不惜争执到底,对调解不抱积极态度。另一方面,两被告专门聘请了律师,研究分析后对胜诉有较大把握,同时被告也希望通过判决“以儆效尤”,避免今后其他类似考生提出不合理请求。此外,原告的父亲在起诉前除通过信访方式向两被告提出请求外,还情绪化地将矛头直接指向被告的负责人,多次写信给被告的主管领导“告状”,双方矛盾已激化。

如何寻找调解突破口?经办法官仔细研究案情,判断出了双方争议的焦点和利益关键点。法官分析,对原告方来讲,高考在即,内心相当焦灼,希望尽快落实高考报名才能安心复习,顺利参加高考;对被告方来讲,也希望减少或避免案件对其造成的不利影响,避免影响广东高考工作的顺利开展。

准确把握双方心态后,法官决定逐一突破。在被告的代理人及部门负责人拒绝协调的情况下,法官主动与被告的主管领导联系,并直接上门向被告主管领导坦陈本案的社会效果,从保护考生合法权益出发,反复与其沟通;对于原告父亲贺某曾因情绪激动,对被告的主管领导写信“出言不逊”的行为,法官进行了严厉批评,并教育贺某认识自身行为的错误性。

通过做思想工作,贺某同意为其不理智行为向被告主管领导书面道歉。经过数十次沟通协调,法官的努力和诚意最终打动了被告,被告同意帮助原告与其户籍地的教育部门进行协调,协助其返回原户籍所在地报名,接受其在本地参加高考,以使原告能顺利参加当年高考,双方终于达成和解。

2009年4月底,原告以双方已达成协议为由,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于同年5月6日作出准予撤诉裁定书。此时距考仅剩一个月时间。

法官介绍,贺某某原本应返回江西考试,但报考后,其一家通过在佛山购房,取得了广东户籍,此时贺某某在江西既无学籍也无户籍,因此可以接受其在广东高考。贺某某顺利参加2009年高考后,其父多次致电感谢经办法官及法院,并主动反馈了孩子已顺利考取大学的情况。

来源:金羊网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fzsjxw/2019/0511/63572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