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反对派扮沟通 拖字诀阻修例

反对派扮沟通 拖字诀阻修例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继上周六会议后,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在昨晨再次暴力冲击议会,惟会后却“突然冷静”,提出要求举行“三方会议”,由政府代表、建制派及反对派议员组成,在“无前设”的情况下“政治协商”。不过,他们随即又自打嘴巴,在到礼宾府要求与特首林郑月娥会面时,提出要对方先“搁置”修例。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质疑,由于内会料将于本周五处理主持正牌会议的石礼谦提出要求内会进一步指示的要求,届时或将解散法案委员会,令反对派的“山寨会议”无法运作,故他们图以“沟通”为名,先“占领道德高地”,并非真心想解决问题。

反对派昨晨再一次行使暴力,阻挠正牌会议举行后,“山寨主席”涂谨申突然向传媒提出所谓“坐低倾”的建议,希望就修例促成反对派、建制派和政府的“三方会谈”,以解决目前有关修例的争议,更声称他们对此“没有前设”。

其后,建制派“班长”廖长江和一众建制派议员会见传媒时称,如果想要坐下来谈,建制派大门敞开、非常欢迎,但希望双方都可以派出有权威和能力为各自阵营做决定的代表出面会谈,否则只会浪费时间。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则表示,向立法会提交法案是政府的工作,但如今六个星期都不能选出法案委员会主席,让政府解释立法原意和条例相关问题。他呼吁议员理性处理法案、心平气和地履行职责,并乐见双方都呼吁会面商谈,希望大家坐下“倾一条出路”,让立法会恢复顺畅运作。

他续说,政府和不同党派沟通是重要的,希望大家都冷静下来,如果有需要,自己也会在保持中立的前提下出面协调。

有关会面或会于今日举行,有建制派议员透露,涂谨申曾经私下称“没有人可以做代表,市民才是代表”,令他们怀疑反对派议员根本无诚意解决问题,特别是石礼谦寻求内会进一步指示,或迫使内会在本周五采取解散法案委员会等方式阻止“山寨会议”继续运作,反对派遂“以退为进”,声称要沟通,实试图将自己置于道德高地。

涂称“无代表” 证非有诚意

因此,建制派对是次会面没有太大兴趣,亦无期望,初步仅廖长江、建制派“副班长”陈克勤,和工联会议员麦美娟、自由党主席张宇人参与。

毛孟静同日示威即改口

反对派随后的行动,亦证实他们口讲“无前设沟通”并无诚意:一众反对派议员到礼宾府时,就要求林郑月娥考虑“搁置”修例。“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大玩语言伪术,称“搁置”不同于“撤回”:“(搁置即)嗰件事无死到,仍然存在,但稍为摆咗喺书架上,摆住喺度先。”

民建联议员郑泳舜昨日表示,单纯根据反对派议员在昨日会议中的冲击方式来看,他们想要“坐下来谈”的诚意并不很大。

民建联议员葛珮帆亦指,反对派提出在“没有前设”下进行“三方协商”,但同时又冲击议会、到特首办大叫撤回修例,证明他们所谓的“沟通”毫无诚意,旨在拖延时间。

有诚意应在法案委会倾

她直言,成立法案委员会的目的,就是让议员能够就修例提出意见,不同意见的议员可在会上互相沟通,及要求政府官员解释,故最理想的做法应是反对派停止阻挠会议,理性审议修例,“如果他们真的希望与建制派议员及政府官员沟通,通过商议解决目前的僵局,又何必要阻挠委员会开会?”

工联会议员麦美娟亦批评,反对派一直讲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此前同类的各种蛊惑手段已是罄竹难书。

经民联议员林健锋批评,反对派“霸王硬上弓”,选出涂谨申做“主席”,联手拉布。为免再令石礼谦成为“磨心”,最理想的做法应是向内会寻求指示。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谢伟铨认为,反对派要沟通、要发表意见,理应在法案委员会内提出讨论,以愈辩愈明,而非不断阻挠。事实上,反对派为阻挠修例搞出“山寨委员会”,目的是制造混乱,以混淆视听,现在他们又讲要沟通,相信同样是混淆视听的手法。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515/6366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