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又玩火 或倒反对派米

“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又玩火 或倒反对派米

 

■郭卓堅(左圖)玩火提覆核,隨時令反對派「山寨會議」(右圖)被取締。資料圖片

■郭卓坚(左图)玩火提覆核,随时令反对派“山寨会议”(右图)被取缔。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多次滥用司法程序的“长洲覆核王”郭卓坚,昨日就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以传阅通告的方式,处理内务委员会就《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更换主持的决定,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声称此举违反立法会《议事规则》。多名法律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郭卓坚的覆核理据薄弱,而法院一旦判决其败诉,即在法律上确认了反对派的“山寨会议”不合法,令反对派不能再公然阻挠“正牌会议”的举行,否则就是公然违法。有反对派中人亦指,一旦法院确定陈维安的做法并无违反《议事规则》,反对派目前的策略就会“玩完”,并形容郭卓坚是“猪队友”。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于本月4日通过,向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发出指引,由经民联议员石礼谦取代民主党的涂谨申,主持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的程序。秘书处其后以书面传阅方式咨询委员是否接纳指引,最后获过半数委员支持。

郭卓坚在昨日的入禀状中声称,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以“个人名义”发出书面传阅表决,在26名立法会议员反对下,仍取消涂谨申的主持职位,惟根据《议事规则》,任何书面传阅表决都不能有议员反对,有关做法已违反立法会《议事规则》,遂向高院申请司法覆核许可,要求法庭裁定陈维安的决定违法。

黄国恩揭反对派博懵拉布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直言,他十分欢迎郭卓坚就有关问题申请司法覆核,因为连“山寨主席”涂谨申都心知肚明,其“山寨会议”是非法的,反对派自编自导“选举”他担任法案委员会主席,也是毫无合法性的。

反对派不乏律师、大律师,但何以并未有人就石礼谦主持的会议,向法院申请“禁制令”或司法覆核,而要以暴力冲击?黄国恩踢爆,反对派是在博懵,以“正统”之名阻挠正牌会议的举行,完全是配合他们拉布的整体策略,企图拖垮整个立法程序,如果法庭介入,一锤定音地裁定反对派举行的是“山寨委员会”,该策略就会“玩完”,再无法阻止合法的法案委员会举行会议。

傅健慈批反对派阻挠会议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亦指,反对派明知在非法会议上“选举”涂谨申、郭荣铿为法案委员会正副主席,是违法违宪的,根本站不住脚,当然就不敢提出司法覆核,甚至不敢站出来支持,就是怕法院在一锤定音后,他们就无法以所谓“正副主席”的名议拉布,去阻挠正牌会议的举行。

他并批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违反程序公义,非但没有真诚地履行议员的职务、用理性务实的态度去审议法案,反而视公义、法治蔑如,千方百计去混淆视听,更粗暴、野蛮地使用暴力,去阻碍、破坏正牌会议的举行,导致建制派议员及立法会职员受伤,损害了立法会的尊严以至国际声誉,必须严厉谴责。

叶俊远料郭部署作马前卒

民建联司法及法律事务副发言人、律师叶俊远则认为,有关法案委员会的争议,明显涉及对立法会《议事规则》的理解,属立法会内部运作。此前,法院已表明,尽量不干预立法会内部事宜。郭卓坚是次提出司法覆核,令人怀疑反对派是在做“两手准备”:一是对司法覆核信心不大,所以自己不“出手”;一是“山寨委员会”一旦被取缔,他们就可以再次提出司法覆核,拖延时间。

 

同道批“猪队友” 爆反对派策略

郭卓坚提出司法覆核,就连自己友也连连感叹他是“猪队友”。一直亲反对派的网媒“众新闻”就发表署名“毕自明”、以《郭卓坚又JR?点解唔先等等?》为题的文章,鬼拍后尾枕称,反对派搞“大龙凤”,主要的目的并非审议法案,而是要趁乱阻延法案审议进度。

郭卓坚司法覆核的消息一出,典型“黄丝”都不经大脑就“欢呼”。不过,“毕自明”在该篇文章中形容郭卓坚所为“鲁莽”、“缺大局观”。他称,郭卓坚提出司法覆核,等于认同反对派把持的会议是非法的:“涂谨申现在主持的法案委员会是‘合法合宪合理’,覆核来做乜?应该坚持‘泛民’的正当性,继续开会才对。”

毕自明:变相帮秘书处开路

他更点破反对派的策略,“(自行成立委员会)主要的目的不是审议法案( 当然不能公开这样说),而是要拖延。继续下去,‘民主派’同建制派的两个法案委员会在时空上基本上是重叠, 虽然荒谬,但因为趁乱才可以‘烧时间’阻延法案审议进度; 就算选出主席,议员都可以表明主席‘不代表我’......靠有一个自己版本的法案委员会去抗衡建制派, 讲自己的讲法及点出政府如何在修例上‘误导公众’。”

“毕自明”又引用特区终审法院就两宗涉及立法会运作的个案,即梁国雄案、宣誓案所作的裁决,“法庭只能干预属于议员宪制职责( constitutional duty)的部分,不会介入立法会内部运作,尤其是立法的程序。目前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及法案委员会的争议,颇明显涉及《议事规则》的理解,属立法会内部运作及法案审议。本身《逃犯条例》法案都未审完,在此时兴讼,等于浪费时间, 肯定被法庭拒绝。”

他续称,“目前立法会传阅表决仍属罕见例子,尤其秘书处在其他情况下,都不敢代替议员以传阅方式处理。但如果输了案件,或者法庭认为秘书处有权自己决定,日后立法会议员真系多得郭先生不少,变相收窄立法会的议事空间......解释了为什么身在风眼中的涂谨申不会断言自己提出司法覆核, 而是建议立法会秘书处去提出。”

翻账揭郭倒米臭史

“毕自明”更翻旧账称,郭卓坚“上次申请司法覆核刑事检控专员及律政司不在UGL案中检控一役,抢先提出覆核,却一日三度转軚去马、不去马、 最后因为法庭已经接纳申请‘焗住去马’。事件也导致律政司可以因为案件正在走司法程序,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引起‘民主派’私下抱怨......郭先生,也是时候退一步思考了。”

 

郭滥入禀积巨债 政府“覆水”难收

“覆核常客”、长洲居民郭卓坚,多年来滥用司法程序申请司法覆核,得到“长洲覆核王”之名,在其“覆核榜”上,包括三度妄称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违反基本法、质疑特首林郑月娥容许大量内地人申请单程证来港定居属行政失当、为卷入在立法会内抢保安局女行政主任手机案的民主党许智峯“出头”等,惟每每失败收场,但郭仍不收手,早前更因滥用法援而被法援署署长勒令“停赛”三年。

自爆被法援“停赛”3年

资料显示,郭卓坚自2006年起至去年,已进行至少30多宗司法覆核,仅2016至2018年的3年内,有21次申请法援失败。他更在2017年6月自爆收到法援署通知信,指其滥用法援服务,拟未来3年不受理其所有法援申请。

为此,他又提出司法覆核,于去年11月被特区终院驳回,他需缴付3万元讼费。

今年3月,郭入禀高院提出司法覆核被法庭驳斥。郭质疑特首林郑月娥未履行基本法第二十二条赋予港人高度自治权利,容许大量内地人申请单程证来港定居,是“行政失当”,结果法庭指有关决策权归属中央,并无可合理争辩之处,法庭亦非申诉专员,驳回其申请。

其实,郭在众多司法覆核案中,多次被法庭质疑滥用司法程序。去年5月,他为“峯抢手机”出头,入禀申请司法覆核被拒后再提出上诉,至去年10月由上诉庭法官颁下书面裁决,直指他不理解相关法例,又未能清楚指控政府人员如何违法,法庭更明言要阻止司法覆核被滥用。

传欠讼费5000万 图借破产赖皮

有指郭至今已拖欠政府讼费达5,000万元,或需申请破产解决。他去年7月因申请覆核前特首梁振英在2012年7月宣誓就职时读漏“香港”两字被拒,提出上诉又再失败,当时他曾因拖欠巨款讼费之说,声言“最多咪宣布破产”、“最好争够一亿(元),可登上健力士(世界纪录大全)”云云。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515/6366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