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反对派拖字诀 开“癫价”假“协商”

反对派拖字诀 开“癫价”假“协商”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明日(周五)将举行会议,预料届时将处理负责主持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石礼谦议员提出促内会作出进一步指引的要求,而“解散法案委员会”几乎已是唯一选择。为继续以“山寨会议”之名阻挠修例,反对派日前声称他们愿和立法会建制派及政府代表,在“无前设”的情况下“三方磋商”。不过,在建制派昨日初定今日与反对派“协商”的人选后,反对派突另加条件,声称一定要对方确认反对派的“山寨主席”涂谨申是“正牌主席”。多名建制派议员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这证明反对派口讲“沟通”,实质上是在拖延时间,故唯一的选择是解散法案委员会。

在反对派两次暴力冲击法案委员会会议后,石礼谦去信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指根据两日的混乱情况来看,即使他再召开会议,也不可能选出主席,故要求内会就有关法案委员会的未来路向表达意见。由于政界中人普遍认为,法案委员会已无法运作,故尽管提出的后续处理不一,但他们所提出的建议的共通点就是先解散现行的法案委员会。

由于内会一旦决定解散法案委员会,即意味无论是由石礼谦主持的正牌会议,还是目前由反对派非法成立的山寨会议将不复存在,后者就不能再借“谁是正统”挑起争端,反对派前日就突然提出要“三方协商”以“解决争议”,更称他们“没有前设”。

先称“无前设” 后加“辣条件”

不过,反对派议员同日就到礼宾府示威,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先“搁置”修例再商讨。昨日,他们又在立法会辩论期间攻击林郑月娥,并无展现一番“沟通”的诚意。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昨日称,他们今日上午9时半会与建制派议员会面协商,出席者包括她和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专业议政”的梁继昌。

此前虽声称沟通“无前设”,但她宣称是次协商的“底线”是承认涂谨申为“合宪、合理、合法的法案委员会主席”,但若大家认为“有难度”,可另寻双方接受的共识,例如“特首永久搁置有关法案”、“由涂谨申再主持法案委员会主席选举”等等。

廖长江:只承认石礼谦主持

建制派在昨日的每周“碰头会”上,讨论了如何回应反对派的“建议”。就反对派声称他们的“冒牌会议”是“合法合宪”的,会面是要“解决『双胞委员会』”的问题,“建制派班长”廖长江强调,根本不存在所谓“双胞胎”的问题。他们只承认一个法案委员会,就是得到内务委员会指示、由石礼谦主持主席选举的法案委员会。

他并表示,建制派决定派出他和“副班长”陈克勤、工联会麦美娟和自由党主席张宇人4人今日与反对派会面,讨论“三方协商”的问题,但强调对方可以派出4名可以代表整个反对派阵营、能决定事情者,否则只会成为浪费时间的“PR show(公关骚)”。

有建制派议员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由于他们并不知道反对派会再耍什么花招,例如像过去一样,反对派出席者突然宣称自己不能代表其他反对派议员,“只能代表自己”,甚或扭曲建制派议员的言论来大做文章,所以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强调他们一定不会承认反对派的“冒牌会议”和“山寨主席”。

梁志祥批无诚意沟通玩拉布

民建联议员梁志祥批评,反对派令庄严的议会礼崩乐坏,现在声称“无前设”地举行“三方协商”,但随即就露出狐狸尾巴,开出要建制派承认“非法会议”、“山寨主席”等天方夜谭式的条件,实欺人太甚。

说到底,他们根本无诚意沟通、解决问题,只为避免内委会解散法案委员会、继续拖延修例。

陈恒镔:只能在内会上解决

民建联议员陈恒镔指,在反对派提出“坐下来倾”时,建制派在“解决问题”的前提下、怀着善意同意与他们见面,但反对派即摆出一副“上得床来牵被冚”的态度,不断开出新条件,显示他们根本毫无诚意,故解决办法,就是在内会上解决。

郭伟强忧“山寨”成坏先例

工联会议员郭伟强认为,反对派竟要求建制派接纳“山寨主席”和会议,反映他们根本无意解决问题,只为拖延时间,而此例一开,反对派日后大可成立更多“山寨”委员会来“讲数”,或不断搬龙门、提要求,最终只会将香港推向无法无天的危险境地。

法案委争持成反对派救命稻草

反对派为何“突然理性”,提出要以“三方协商”来“解决《逃犯条例》修订所带来的争议”,但就不断开出新条件?那是因为,经过他们两次暴力冲击,负责主持有关法案委员会主席选举的地产及建造界议员石礼谦,已去信内务委员会寻求进一步的指引。综合各方意见,就连包括声称“山寨主席”涂谨申是“合法主持会议”者,都认为内会应解散目前的法案委员会,再寻他法,此举意味反对派不能再假“合法法案委员会”之名,去拖延修例,所以他们才会提出“沟通”,企图以此之名阻挠内会解散法案委员会。即使最终失败,亦能站在“道德高地”,抹黑建制派“不肯沟通”。

就上周六反对派的暴力冲击,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就指,由于议会的自我约制及规范功能已“彻底崩溃”,要打破僵局,唯一方法是:目前并无规定一定要成立法案委员会审议法案,故内会可以行使《议事规则》的权力,终止法案委员会运作,将草案提上立法会大会全体委员会处理,过往亦有不少法案直上大会恢复二读的例子。

因为声称“山寨主席”涂谨申主持会议“合法”而备受反对派“突然推崇”的立法局前主席黄宏发,在接受传媒访问时亦认为,应先处理哪个法案委员会才是“正统”的问题,故建议内会主席先解散有关的法案委员会,由反对派和建制派阵营派代表坐下来协商,再重新组织新的法案委员会。

立法会九龙东议员谢伟俊亦建议由内会通过决议案,解散目前的法案委员会,再成立特别专责委员会以代替现有的法案委员会。

资深大律师、曾任立法会议员的汤家骅也建议内会取消所有《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审议委员会,再另立一个由秘书处或立法会主席主持选举正、副主席的法案委员会。他还建议考虑另一个做法,就是由立法会主席根据《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议事规则未有规定的程序”,在参照其他立法机关的惯例及程序处理后,指令决定如何处理。

进可阻解散 退能抢光环

尽管各方提出的建议都不相同,但不约而同的是,解决困局的“先决条件”,是要先解散目前的法案委员会,即正牌会议与“山寨会议”将不再存在,届时反对派议员就无法再坚持后者是“正统”而掀起争拗来模糊视线,亦因此他们才会摆“愿意沟通”的姿势,以“诚意”来阻挠内会解散法案委员会,即使结果不似预期,他们也可以“展示诚意得不到善意回应”为由,在其支持者以至激进派前头戴“自制光环”,继续捣乱议会。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516/6369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