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锺翰林涉刑毁国旗被捕 原部署伙港台"独人"玩抹黑

锺翰林涉刑毁国旗被捕 原部署伙港台"独人"玩抹黑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近日在立法会外一个集会上,涉嫌刑毁国旗昨日被警方拘捕。据香港文汇报获悉,锺翰林已预定周内赴台出席一个由当地“独派”组织举办的有关香港修订《逃犯条例》的研讨会,暂未知被捕事件会否影响其赴台行程。据记者观察,过去半个月以来,锺翰林曾多次率领“学生动源”成员并与其他“港独”组织成员在立法会外挥舞“独旗”叫嚣。

有“独人”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原来锺翰林已应邀于周内赴台湾出席有关香港《逃犯条例》修订的研讨会,最快可于今日(23日)启程。举办该研讨会的是台湾一些“独派”组织。除锺翰林外,研讨会亦邀请了多名香港“独人”参加,企图藉《逃犯条例》修订大肆丑化香港。据了解,锺翰林在台期间,会与曾多次在台接待他的“独鸳鸯”林保华、杨月清及早前逃到台湾的林荣基等人见面。

近半月高调叫嚣反修例

反对派早前举行的多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游行和集会活动时,一批“港独”分子均积极响应参加并趁机播“独”。其中,在5月11日由“民阵”发起的“包围立法会行动”中,锺翰林就与陈家驹为首的多名“学生独立联盟”成员带备“独旗独幡”到场,更一连多日在立法会驻扎。

“独人”哀叹:要威又要心虚

有曾参与活动的“独人”私下向香港文汇报记者表示,虽然他们明知《逃犯条例》不涉及“政治”,但一方面心虚,另一方面又要展示气势,因此“独派”全面“吹鸡”通知各路“独人”撑场,同时发动网络攻势,通过网上讨论区及fb宣传来制造社会恐慌情绪。

为加强影响,多名“港独”组织成员今年也轮番赴台湾与“台独”组织及“独派”分子见面,锺翰林就甚为积极。早在今年1月,锺翰林与另外两名“学生动源”头目洪英棠及洪心弦秘密赴台。其间,锺翰林更独自前往极端“台独”分子王奕凯的办公室,与王秘密会面,并带同王给他的“礼物”离去。

之后,锺翰林再与长期进行“台独”及分裂中国活动的“独鸳鸯”林保华、杨月清见面,更一连几日得到“独鸳鸯”的热情招待,带同三人游山玩水。而在今年3月,锺翰林又一次赴台,再与“独鸳鸯”见面。

为配合“港独”组织的反修例活动,本月初,“台独”组织“基进党”主席陈奕齐高调与“独鸳鸯”进行网上直播,播出早前弃保潜逃到台湾的“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李倩怡的录音及公开信以作大肆宣传,而在此前,锺翰林也在其fb上进行宣传,并截图供支持者转发。据悉,这次“台独”组织邀锺翰林赴台,也是要他公开“真人表演”,以配合台湾当局抹黑《逃犯条例》修订的阴谋。

呆坐公园“发吽哣” 煲烟等车独憔悴

“等巴士双目无神”、“见女友相对无言”、“进公园孤独呆坐”。这就是“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昨日获保释离开警署后的真实写照。

被扣8小时 “一支公”行出警署

涉嫌刑事毁坏而被警方拘捕的锺翰林,于昨日下午近4时离开中区警署。此时他已被警方扣留调查约8小时。据香港文汇报记者观察,在锺翰林于中区警署协助调查期间,几乎未见有“学动”或其他“独派”组织成员到警署外声援,直至下午三时左右,只见身穿开工制服的“资深独人”郑侠(本名郑兆基)匆匆进入警署,但他在警署内只逗留了约半小时便离开。

约在下午3时50分,锺翰林一个人步出中区警署,脸色甚为憔悴、双目无神。只见他离开警署后,就急不及待地从裤袋中掏出一包香烟,靠在路边巴土站铁栏顶一顶“烟瘾”。不过,他在煲烟期间不时要忙着接电话,似乎向人交代被捕期间的情况。

纵与女伴进膳 同枱各自修行

大约在半小时后,锺翰林把烟一丢,匆匆跳上一部前往沙田的巴士,当巴士抵达位于大围积富街时,锺翰林下车并在路边一间咖啡室会合女友。不知是否受到被捕事件影响,二人虽同枱但甚少交流,愁容满脸的锺翰林自己埋头用餐,而女友就坐在对面低头看手机,在约一小半小时的见面中,两人几乎相对无言,气氛甚为尴尬。

在离开咖啡室后,两人就分头离开。只见锺翰林独自一人坐巴士,似要返回元朗寓所。至晚上8时左右,巴士抵达元朗公园后,锺却没有急着回家,反而是独自走到附近一个公园休憩处,坐在角落的长椅上,一时对着公园墙壁发呆,一时又低头看手机,似乎显得非常无聊。差不多过了两小时,锺翰林才懒洋洋离开座位返回家中。

据了解,一直醉心“港独”的锺翰林在学校时几乎没有什么死党朋友,就算与家人也“冇咩两句”。今次因涉嫌刑事毁坏而可能惹上官非,能找到说上几句话的人就更少,因此,这个“独人”就只能呆坐公园了。

暴冲撑修例者 涉刑毁国旗被捕

“港独”激进骨干、“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本月中纠党在立法会外参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集会,公然挥动“港独”旗帜辱骂打对台的支持者,其间锺涉嫌暴抢“保卫香港运动”发起人傅振中手中的国旗,混乱中旗杆被拗曲,国旗则脱落跌地。重案组探员经翻看闭路电视锁定目标,昨晨掩至锺翰林位于元朗的住所,以涉嫌刑事毁坏将其拘捕,并追缉一名偷走国旗的反对派大妈。锺获准以500元保释,6月21日向警方报到。

今年5月14日,立法会审议《逃犯条例》修订的法案委员会再次举行会议。其间,锺翰林和“学生独立联盟”的陈家驹等“港独”分子,伙同多个传统反对派政党及团体到立法会示威区集会,不断出言挑衅支持修例的集会人士。

拗弯旗杆累国旗脱落

其间,锺突然冲出划定的示威区,与两名男子冲前指骂支持修例的团体“保卫香港运动”发起人傅振中,争执期间有人更粗暴地抢夺傅振中手上的国旗,以致国旗旗杆被拗弯,国旗滑落跌到地上,傅后来报警。据悉,“学生动源”数名成员在离开时,曾被警察截停查身份证并搜查随身物品。

中区警区重案组接手调查毁坏国旗案件,经现场搜集资料和翻看视像片段,怀疑锺翰林涉嫌与案有关。昨晨8时许,探员到元朗大棠路一单位拘捕锺翰林带返中区警署扣查,其后他准以保释。

同时,在现场有一名不知名、疑属反对阵营的中年女子,则在混乱中夺走跌在地面上的国旗,她涉嫌盗窃被追缉,另有一名年约50岁男子亦疑涉案在逃。

“学生动源”昨日在社交网 facebook证实,其召集人锺翰林上午8时左右在元朗住所,因5月14日在立法会示威区破坏国旗涉嫌刑事毁坏而被警方拘捕,并在中区警署协助调查。

【专家之言】律师:倘证据足或改控违国旗法

“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涉嫌破坏国旗案件,警方暂以“刑事毁坏”罪名将其拘捕,而非触犯《国旗及国徽条例》。大律师陆伟雄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分析,“刑事毁坏”的“检控门槛”会较低,不排除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后,会以嫌犯违反国旗法进行检控。

陆伟雄指出,若要以“国旗法”检控一个人损毁国旗,必须要有证据证明国旗有“表损”,且要有证据显示涉案人是有意图将国旗造成“表损”目的,若单纯因互相拉扯引致旗杆弯曲及国旗掉落地,较难以“国旗法”作检控。

他续说,若以“刑事毁坏”罪名代替“国旗法”,相对而言“检控门槛”会较低,因为只需要证明涉案人的行为导致国旗有“表损”,即使不是有意图损毁,只要有证据显示涉案人是因“罔顾”行为而造成国旗“表损”,就足以构成“刑事毁坏”罪名,估计警方在舍难取易下,选择以“刑事毁坏”罪名代替“国旗法”作出拘捕行动。

陆伟雄认为,假如他日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有证据指证涉案人是有意图将国旗造成“表损”,届时可以作出修订控罪,改以“国旗法”进行检控。过往亦有个别例子,当法官经过了解案情后,认为另一条罪名较易检控而向控方作出“提点”。

根据现行《刑事罪行条例》“摧毁或损坏财产”,任何人无合法辩解摧毁或损坏他人财产,即属犯罪,最高刑罚可判监10年;根据现行《国旗及国徽条例》,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焚烧、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循公诉程序定罪,最高可判罚款5万元及监禁3年。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523/63820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