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修逃犯例 | 外国势力借黄台仰抹黑修例

修逃犯例 | 外国势力借黄台仰抹黑修例

 

■棄保潛逃的黃台仰與李東昇,忽然高調現身。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圖片

■弃保潜逃的黄台仰与李东升,忽然高调现身。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中美贸易战关键时刻,美国的盟友纷纷出招抹黑中国。在旺角暴乱后被控、其后弃保潜逃销声匿迹的“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及成员李东升,近日突然“蒲头”,称他们早于去年5月已获德国批准其“难民庇护”申请,更将矛头指向《逃犯条例》修订。他画公仔画出肠地称,一旦香港通过修例,可以移交他到内地,他将“永远不能回港”,“作为香港首批‘政治难民’,我站出来说话很重要。”香港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此举肯定是政治操作,是外国势力和香港反对派联手阻挠修订《逃犯条例》而无所不用其极,建制派更应该齐心合力,做好有关修例的工作。

在弃保潜逃后一直“潜水”的黄台仰,在香港正在处理《逃犯条例》修订之际接受《纽约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访问。黄台仰称,德国批出他和李东升的“庇护”申请,代表“香港在国际上已失去特殊地位”,更直认在这个时候公布消息,是为了令大家关注《逃犯条例》的修订。“作为香港首批‘政治难民’,我站出来说话很重要。”

为阻修例接受外媒访问

黄台仰在访问中大卖悲情,声称自己曾试过因为想念香港而在德国街头哭泣,“没有人喜欢离开自己长大的地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沉重的代价。”一旦修订获通过,他将“永远无法回港”。

他称,自己之所以选择前往德国,是因为相信德国在“人权议题”上,能对中国采取较强硬的态度。据悉,他是透过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潜逃到德国。目前,他正在哥廷根大学(University of Gottingen)学习德文,并将于9月开始攻读政治及哲学学位。李东升则经过欧洲多个国家,包括乌克兰等,最终潜逃到德国。

《纽约时报》形容,两人有可能成为中国“这半自治城市(香港)”中,第一批获得这种“庇护”的人,又称港人的个人自由因“北京收紧态度”而受到“侵蚀”,“威胁”香港作为“亚洲法治绿洲”的声誉。《金融时报》则形容,是次事件凸显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香港法治及言论自由“被侵蚀”的情况。而政府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亦引起了本地及国际社会的“激烈反对”。

建制更应齐心做好工作

行政会议成员、经民联副主席林健锋表示,黄台仰自认是刻意现在公布消息,可见其目的就是和外国势力及香港反对派同谋阻挠修订《逃犯条例》,故建制派更应该齐心合力,做好有关修例的工作。

经民联副主席、立法会金融服务界议员张华峰批评,黄台仰选择在立法会就修订一事闹得热哄哄之际高调现身,肯定是政治操作,是配合外国势力对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攻击。

经民联主席卢伟国指出,黄台仰及李东升明显是不想承担法律后果才弃保潜逃,与修例毫无关系,但现在将两事混为一谈,如非有政治目的,再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社联理事长陈勇批评,黄台仰刻意将自己获“庇护”一事与修例混为一谈,完全是在配合外国势力唱衰修例,居心叵测。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颜宝铃指出,黄台仰刻意将两件事混为一谈,更承认自己是要“唤醒”外界对修例的关注,很明显是配合外国势力抹黑修例。

与修例混为一谈图惑众

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也表示,黄台仰涉嫌破坏香港社会治安秩序,其后弃保潜逃到外国,与修订《逃犯条例》一事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在法律上,倘黄台仰回港自首,都会由香港法院审理,就算法院将他定罪也只会在香港服刑,根本不存在他所声称被“拉回内地”审讯的情况。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强调,黄台仰现在蒲头,其政治目的相当明显,就是与外部势力互相配合,阻挠立法会审议工作,更妖言惑众、抹黑中国。

 

外力庇“独”乱港 政界促德国交代

■2016年2月8日凌晨,黃台仰涉嫌在旺角街頭煽動群眾。 資料圖片

■2016年2月8日凌晨,黄台仰涉嫌在旺角街头煽动群众。 资料图片

德国政府公然包庇涉及策动旺角暴乱的“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及李东升,香港政界人士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直指,旺暴策动者一出事获安排逃之夭夭,更获得外国的“庇护”,在“关键时刻”就派他们出来制造舆论,证明外国势力一直支持这些“港独”分子搞乱香港,只可怜一批糊涂地随其指挥棒起舞而犯法的青少年身陷囹圄,白白断送大好前途,又认为特区政府必须毫不含糊地要求德方交代,以维护香港司法制度的名誉。

港府须澄清 保司法声誉

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表示,旺暴策动者获得外国保护,可怜其他参与者则在狱中,而德国政府的所为,将对外传出错误的讯息,令国际社会误以为香港“政治迫害”黄台仰及李东升,影响香港形象,特区政府有必要澄清,以维护香港司法制度的声誉。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批评,德国政府做法是在侮辱香港法庭,特区政府应该向德国政府表明,香港有公平审讯制度,两人是次畏罪弃保潜逃,在回港后会受公平审讯,并质疑德国政府何以会认为两人是被“政治迫害”。

犯法获庇护 恐开坏先例

城大法律系副教授、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认为,德国政府庇护黄台仰及李东升,完全是一个政治的决定。她指出,两人为旺暴牵头人,涉嫌严重触犯香港法律,有关行为亦在审讯当中,但两人违反保释条件逃走。她担心是次事件会成为先例,令其他人有样学样,希望外国政府在处理有关申请时,应先了解申请人到底在香港做了什么。

自由党副主席邵家辉指出,黄台仰的同伙梁天琦,因破坏香港社会秩序而被法院判处暴动罪成、入狱6年,根本和政见等无关。

等同鼓吹暴力 搞乱香港

他批评,德国政府给予弃保潜逃的“懦夫”黄台仰“难民”身份,是对香港法庭的侮辱,更会带出错误的信息,就是暴力行为的策动者,可以获得外国的包庇,等同鼓吹“港独”分子采取激进行动、搞乱香港。

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直言,不明白德国政府以什么标准给黄台仰“难民庇护”的身份。众所周知,黄台仰涉嫌煽动暴动、扰乱香港社会治安,不少年轻人因此被捕被囚。

他批评,德国政府是次包庇主事者,可怜其他被误导的年轻人就白白断送了大好前途。特区政府尽快与德国政府沟通,了解情况,释除公众的疑虑。

民建联副秘书长颜汶羽亦指,旺暴主事者得到外国的包庇,其他受其煽动的青年便要受刑,对青年是一个警醒,希望他们看清事实,不要误信片面及失实的言论,更不要参与违法活动,以免影响自己的一生。

弃保非可移交罪类 警方续按程序缉捕

就德国政府向旺暴分子黄台仰和李东升提供“难民”庇护,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表示,不会评论个别传媒的报道。至于会否申请移交两人回港,她表示警方会就追捕被通缉的疑犯,做其应该做的事情。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被问及有关问题时亦表示,不评论个案,但直言弃保潜逃者会被法庭通缉,执法部门亦需要用任何的合法方式去缉捕潜逃者,但弃保潜逃本身非可移交的罪类。

被问及能否就黄台仰等人弃保潜逃申请移交,李家超表示,弃保潜逃本身非可移交的罪类。他说,在可移交的46个罪类中,有包括一些涉及暴力的罪行,每一件案件如果它符合当中的条文要求、适用的话,执法部门会按着他们一般的做法,征询法律意见,并采取适当的行动。每一件案件,执法部门都会留意其事态发展,从而按法律程序去追缉被通缉者。

香港警务处在回应传媒查询时指,由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不会作评论。一般而言,警方会根据案件的情况,循不同途径追查在逃疑犯的下落,并将之缉捕归案。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523/63833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