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大陆 美举措对我外贸外资影响总体可控 我国将扩大开放

美举措对我外贸外资影响总体可控 我国将扩大开放

#中美经贸#[美举措对我外贸外资影响总体可控 我国将继续扩大开放优化营商环境——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就美对我新一轮加征关税影响答记者问]近期,美对华不断升级贸易摩擦,并进行一系列无理指责。中方如何看待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行径?美对华加征关税对中国的外贸和外资将产生什么影响?中方将如何应对?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31日接受了记者采访。

美指责中方“盗窃”知识产权是无中生有、欲加之罪

记者:美对华单边加征关税,还不断指责中方强制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您对此怎么看?

王受文:美方指责中方“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并以此为由挑起贸易摩擦,这完全是无中生有,欲加之罪。

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成效是有目共睹的。2018年,中国的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54.2万件,连续8年居世界首位,其中,国外在华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4.8万件。专利申请的内容是公开的,如果是偷来的,别人立即就发现了,是申请不了专利的。此外,中国也从国外大量引进专利。2018年中国支付的外国专利许可费和技术使用费超过300亿美元,较10年前增长近4倍,每年平均增长13.2%。

中国建立了较为完备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今年4月23日,我国修订了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标和商业秘密加强保护。新通过的外商投资法也明确禁止强制技术转让,下一步还要对著作权法、专利法进行进一步修改。中国还高度重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并加大对侵权假冒行为的执法力度。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情况如何?在华的外资企业最有发言权。今天,美国在华各类投资企业1.9万家。中国美国商会《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其会员企业在华运营的主要问题中,知识产权侵权已由2011年的第5位降低到2018年的第12位,体现出美国企业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认可。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强制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等问题。

当然,任何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强调,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我们将认真落实,继续努力,为各类所有制企业创造更加公平、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

美方欲通过极限施压迫使中方让步不可能实现

记者:美方近期不断升级贸易摩擦,并对华为等高科技公司实施制裁,商务部对此怎么看?

王受文:5月10日,美方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随后,美方又宣布启动对从中国进口的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程序,并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将华为等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不断升级贸易摩擦。美方的这一做法损害了中国利益,损害了美国利益,也损害了世界利益。

国际社会纷纷批评美方对华经贸限制措施,因为美方的措施是单边的、保护主义的,不讲规矩,破坏规则,完全是基于自身政治、经济需要,不考虑全球福祉、不考虑其他贸易伙伴的利益。今天美国可以肆意对中国商品征税、制裁中国企业,明天它就可以对其他任何国家征税、制裁其企业。美方凭借强权,搞贸易霸凌主义,每个国家任何企业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贸易战没有赢家,合作是唯一正确选择。中方始终认为,双方最终要通过对话解决经贸分歧。去年12月,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会晤达成重要共识,同意通过磋商解决经贸问题,最终取消所有相互加征的关税。中方认真落实两国元首共识,从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的大局出发,始终保持理性、克制的态度,与美方进行了多轮磋商。但美方出尔反尔,在磋商期间就宣布提高税率,随后又对中国企业实施单边制裁,导致经贸摩擦升级,责任完全在美方。

在磋商中,中方始终强调要坚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各自主权和核心利益。平等互利,就是要确保磋商的地位平等、成果互利。如果一方强压另一方进行谈判,或者谈判结果仅让单方得利,这样的谈判不会取得成功。如果美方想通过搞单边主义、极限施压,迫使中方让步,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对我外贸影响总体可控 将多措并举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

记者:美方采取加征关税措施后,对我国外贸有什么影响?商务部将采取哪些措施予以应对?

王受文:美方加征关税措施会对中国外贸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但总体可控。

首先,美国仍是中国重要出口市场,但重要性在下降。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出口的比重在1999年曾达22%左右,现在只有16%左右。美国占全球进口的市场份额同样在下降,从2000年的18.3%降到2018年的12.8%。

其次,我们的出口市场日益多元。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比重从2013年的25.8%提高到2018年的28.3%,对自贸伙伴出口比重已提高到35.5%,对新兴市场出口比重也从1991年的23%提高到2018年的46%。中国有230多个贸易伙伴,是其中130个贸易伙伴的前三大进口来源地,是61个贸易伙伴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第三,中国外贸规模大、韧性强。我们有近40万家出口企业,民营企业出口占比从改革开放初期的0.1%,提高到目前的50%,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中国外贸的主力军和生力军。一般贸易出口占比从2012年的48.2%提高到2018年的56.3%,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提高到30%。

最近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将给外贸企业带来利好。比如,大规模减税降费措施,制造业增值税率降低3个百分点,交通、运输、建筑等行业税率降低1个百分点,小微企业增值税的免征额提高到月销售额10万元,企业社保缴费比例降到16%,将为企业直接减负2万亿元。还比如,进一步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目前,进出口环节的监管证件由86种减少到46种,货物通关时间压缩了一半以上。中方连续4次主动下调关税,关税总水平由9.8%降至7.5%,平均降幅达23%。今年我们还将继续加快推进自贸区建设,积极发挥自贸协定作用;支持企业开拓多元化市场,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出口。

中国外贸发展是经历过狂风暴雨的,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我们曾经受过多次考验。历史证明,中国外贸发展潜力巨大,我们有信心继续推动中国外贸稳中有进,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吸收外资影响可控

记者:美方采取加征关税措施对中国吸收外资有什么影响?如何看待一些外资企业向国外转移产能的现象?

王受文: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吸收外资的影响,我认为是可控的。

第一,美对华投资占中国吸收外资比重较低,截至2018年底,美对华投资实际投入851.9亿美元,在中国整体吸收外资中占比仅为4.2%。去年中国吸引外资1383亿美元,其中34.5亿美元来自美国。

第二,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吸引力。中国有近14亿人口的大市场,有不断壮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国内消费增长潜力巨大。2018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5.8万亿美元,美国约为6万亿美元。2019年1至4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91万亿美元,美国为1.93万亿美元,差距很小。

另外,外资企业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对于扎根中国、面向中国市场的外资企业,受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是有限的。特斯拉、埃克森美孚、巴斯夫、宝马三期等大项目纷纷在华落地,就是看好中国持续增长的巨大市场带来的发展机遇。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外资企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前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下降了23%,去年这一数字预计下降19%,同期中国吸收外资分别增长了2%和1.5%。

当然,目前确实存在部分以出口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向国外转移产能的现象,但总体占比不大。根据最近中国美国商会调查,只有约2%的美资企业计划退出中国市场。企业向外转移,虽然可能节省一些成本,但也面临其他不确定风险,例如产业配套能力、经济发展环境、劳动力素质等,同时也包括美国对其投资地采取贸易限制措施的风险。

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开放、优化营商环境

记者:商务部如何看待在华外资企业的发展前景?将采取哪些措施进一步增加对外资的吸引力?

王受文:我认为,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有很好的合作与发展机会和前景。首先,我们将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去年已将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压减到48条,今年7月1日前还将出台新一版负面清单,继续压缩。中国开放的大门还会越开越大,我们正在制定《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扩大鼓励外商投资范围。我们还要新布局一批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探索自由贸易港建设,推动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吸引外资规模占全国的20%,是外商投资的重要平台。国务院刚刚印发了文件,推进国家级经开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为外资企业提供更好的投资平台。

我们还将持续改善营商环境。落实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的讲话精神,我们将加强法治政府、诚信政府建设,按照扩大开放的需要修改完善法律法规,在行政许可、市场监管等方面规范各级政府行为,清理废除妨碍公平竞争、扭曲市场的不合理规定、补贴和做法,公平对待所有企业和经营者,完善市场化、法制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我们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有政治制度优势和庞大的市场优势,经济发展韧劲十足、回旋余地大,完全有信心、有底气、有能力保持外贸、外资规模稳定,保持国民经济稳定健康发展。

来源:新华视点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china/2019/0601/64100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