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修逃犯例|伪冒联署反修例 戳穿“发水”六茅招

修逃犯例|伪冒联署反修例 戳穿“发水”六茅招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由“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发起的“护港安全撑修例大联署”,联署人数已突破53万人,体现了支持修例的社会主流民意。面对如此强大的民意,反对派不去反思自己为何不得民心,反而使出种种茅招,近日竟然发起“发水式联署”,宣称几日间就有数百间“学校”和全港不同界别、不同宗教、不同兴趣的人参与“联署”。

香港文汇报记者将反对派“联署”抽丝剥茧,发现其6大茅招,包括:将反对派政客发起的“联署”扮成“民间自发”;冒用其他校友、支持修例人士的名义“反修例”;虚构人物角色去参加“联署”;胡乱签名;重复签名;一再“盗用”学校名义、滋扰学生和家长。通过还原事件真相,让公众看清楚反对派的“低庄手段”,深入了解这样的“联署”,到底代表着怎样的“民意”。 

【茅招1】政棍煽动 扮民自发

所谓的“学界联署”或“学校联署”,突然在相若时间、以相近模版出现,想制造民间很多人“反修例”的假象,但其实细看当中名单,不少联署的发起人均为反对派政客,根本就是反对派发起的行动。

其中,嘉诺撒圣方济各书院的联署发起人,就包括政治组织“公民联合行动”核心人物的何芝君,她与“占中九犯”之一的戴耀廷长期以来沆瀣一气,戴在被判囚前更特别将其“风云计划”的后续工作交给她接手。

在“九龙华仁书院联署”的发起人中,则有公民党主席梁家杰与创党成员黎广德,以及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等;“英华女学校联署”的发起人亦包括“渎誓四丑”之一的刘小丽、民主党的社区主任张启昕、工党张超雄议员助理袁慧妍等。

发起“联署”不乏“伞兵”

不少“伞兵”亦有参与发起所谓“联署”。“拔萃男书院联署”中就有冯达浚;“英皇书院联署”中有叶锦龙;“香港培英中学校友师生联署”中有“维多利亚社区协会”社区主任李永财及亲民主党的彩虹邨服务联会社区主任莫灏哲等。

另外,在“中华传道会安柱中学联署声明”中,“新民主同盟”区议员谭凯邦,及“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区美宝等榜上有名;“沙田官立中学校友逃犯条例关注组”发起人就是“社运分子”叶宝琳。“顺德联谊总会属校联署”则由“占中九犯”之一的张秀贤有份发起。

“社区前进”成员朱江玮亦在自己facebook发帖称︰“召集九龙香港既(嘅)波记仔:《九龙邓镜波学校》和《香港邓镜波书院》,够10个港九波记仔联署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声明,我负责起草。”

【茅招2】恶意冒签 不惜犯法

反对派的所谓“联署”可以如此“一呼百应”,当然少不了冒签的“发水”招数。短短数日间,已陆续有“被联署”的受害者现身澄清。

在联署出现一两日后,教联会已表示接获不少教师反映,自己姓名竟无缘无故被人列入“联署”名单,其后就爆出保良局罗氏基金中学的校长及其中一名教师发现自己“被联署”,决定就怀疑有人伪造或使用虚假文书到警署报案。

不少一直支持修例的政界人士同样被冒名。民建联副秘书长颜汶羽就发现,自己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新生命教育协会吕郭碧凤中学学生、校友及教职员的“联署”声明中;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亦被中学母校东华三院邱子田纪念中学的师弟告知自己“被联署”一事,该联署更离谱写到︰“ 张国钧律师/旧生/1988(毕业年份)”。张国钧指出,自己是1991年毕业,而1988年毕业的校友中,并无与自己同名同姓同职业的人。

精神科名医、香港精神健康促进会主席陈仲谋同样成为“被联署”的受害人,因有校长发现其名字,而陈仲谋向来“唔掂政治”,询问之下,他才知道自己被冒签。他其后发手写声明作澄清,强调自己并无“联署”,亦不同意“联署”。

【茅招3】虚构签名 冒“特朗普”

为了令“联署”人数持续增加,反对派签下自己名字、冒签他人名字后,更虚构一堆联署,包括在香港邓镜波书院的联署声明中,联署者竟然有自称毕业于1920年的“校友”,惟该校于1965年才成立。

另外,有人更“穿越时空”,于2020年毕业但就“回到”2019年联署,当中更有个毕业于2022年、名为“特朗普”的“校友”签名。真是令社会啼笑皆非。

这亦只是其中一间学校的例子,在反对派声称数百间学校的“联署”中,料有更多虚构成分。

【茅招4】胡编乱造 一看知假

冒签、虚构签名之外,在反对派各项联署之中,还有不少乱签的例子。例如有人的签名就是“ABCDE”,甚至有随意乱打的英文如“Lckg”、“Test(测试)”,有的签名只有一个姓氏,或者极普通的英文名而无全名,部分“校友”联署更无毕业年份,有些签名则为简称,根本难以辨认。

还有一些所谓“联署”只有数字,没有人名,声称是要“保障联署的人”云云。

【茅招5】重复签署 滥竽充数

以为冒签、虚构签名、乱签名已经是“发水”极致?非也,部分人更是签完再签,分身有术。其中,有份参与理大“民主墙”围堵辱骂老师事件的理大校董会学生代表李傲然,除“理大联署”外,亦“一人分饰两角”,摇身一变又成为“余振强纪念中学联署”发起人之一。

香港文汇报记者随意点开“滙基书院(东九龙)校友、学生及教师”的联署名单,只见号称有数百人的联署中,有4个“李奥”、3个“梁崇曦”、2个“陈旨真”、2个“Lo Kai Yan”、2个“Amos Tang”、2个“Angel”等,如此“奇观”,不一而足。

此外,在反对派汇总的各项“花式联署”中,除了以中学为名义的联署,亦有以大学为名义的联署,还有包括不同行业、不同居住地、不同宗教、不同地区、不同家庭岗位的联署。在兴趣上亦有不同细分,如“ACG次文化界”、“IT界”、“运动爱好者”、“动保”、“动漫”、“键盘战士”等等。就连针对“任何人”的联署都有3个,分别为“白宫联署”、“全球联署”、“香港市民联署”,意味一个人随意都可以签出几十个上百个联署。

【茅招6】盗用校名 滋扰师生

反对派盗用学校或校友名义作所谓“联署”,令不同学校及校友会组织首当其冲受到滋扰,多所学校都不得不发声明强调“联署”与学校无关。其中,教联会黄楚标中学就在学校网站发出声明,指有关“联署”不代表学校立场,并强烈反对有人将一己的政治诉求带入校园,企图利用学校师生及校友名义作政治表态,严重破坏校园安宁,干扰学校的正常运作。

各界谴责政治入侵校园

慈幼英文学校亦在学校网站发出类似声明,强调近日在网络上出现有关该校教师、校友及学生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联署声明和活动,并非由该校发起。

“被联署”的汉华中学,该校校长关颖斌表示“联署”所述内容与学校无关,联署者是否校友也是存疑。他批评该“联署”从未征得校方同意,并强调这是不恰当做法,呼吁各界勿将政治带入校园。

至于被反对派一再炒作、台湾杀人案死者潘姓少女的母校赤柱圣士提反书院亦“被联署”,该书院强调,所谓“校友、学生及教师联署声明”与校方无关。

学校以外,校友会亦有作出澄清。玛利诺神父教会学校校友会就发表严正声明,指有关“联署”只是一小撮人的“独断行为”,“不能代表我们众多校友及师生的意愿,特此作出澄清及声明,以正视听;并已提请母校进行调查,予以严正处理,以保护本校同学宁静之学习环境,免被别有用心之政治纷扰及污染。”

家长退群抗议“被联署”

另外,香港文汇报早前亦接获读者报料,指有人利用小学的家长通讯群组发送“反修例”联署,3名家长随即退群以示抗议。

除了用“联署”扰民扰校,曾鼓吹“‘港独’入校”的“学生动源”近日发起所谓“‘反送中’入校计划”,企图利用学生在校内成立所谓“关注组”,煽动中学生参与游行和抗争,更暗示“不排除”会采取暴力冲击云云。对此,家庭与学校合作事宜委员会主席与全港各区家长教师会联会发声明表示关注,担心未成年子女若受误导及参与“抗争”行动,因而误堕法网,前途尽毁,抱憾终生,并促相关政治团体“高抬贵手”,放过未成年的莘莘学子。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603/64136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