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大陆 空降福建1年后低调回京 他亲自督办孙小果案

空降福建1年后低调回京 他亲自督办孙小果案

原标题:自福建进京不久,中央政法委“新面孔”为孙小果案南下

撰文 | 刘艺龙   编辑 | 蔡迩一

“进京”不久,王洪祥被赋予重任。

今天时政领域的一个大新闻是,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于6月4日进驻昆明,将督促云南省有关部门依法加快孙小果案办理进度。

两个细节。

其一,这个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系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首次成立,高层对该案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其二,上述小组的组长是王洪祥,王洪祥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担任过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主任,在赴京履新前,他是福建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京官”空降

简单介绍下王洪祥。

他1963年7月生,今年56岁,研究生学历,在最高检工作多年,曾任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法律应用研究处副处长、处长,在经过政治部副主任、司改办主任等多个岗位历练后,于2016年12月履新最高检政治部主任。

不过,他在最高检政治部主任岗位上仅工作几个月之后,2017年3月,王洪祥空降福建担任福建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

在王洪祥之前,担任福建省委政法委书记的是陈冬,与王洪祥不同,陈冬是福建本地成长起来的干部,2017年,陈冬进京,任香港中联办副主任。

一个细节是,王洪祥还曾参与起草重要文件。

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据披露,时任中央纪委驻最高检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局长王洪祥是《决定》起草者之一。

《决定》草拟中会不会考虑到压力?

面对这个问题,王洪祥曾这样回应,“具体制度设计上,起草时是会考虑,这项制度的设计有没有充分的依据,有没有充分的理论基础或实际基础。这些都是考虑过,但压力我感觉没有。”

低调回京

空降福建1年后,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作为省委政法委书记的王洪祥,担任福建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

福建也是首轮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的省份。

政知君注意到,去年8月28日,由支树平率领的中央扫黑除恶第4督导组入驻福建,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督导。在中央督导组入驻前,福建曾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一周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集中督导。王洪祥分别带领10个督导组分赴福建九市一区以及省直成员单位开展集中督导。

据官方披露的数据:

截至2018年8月15日,福建全省公安机关已打掉31个涉黑犯罪组织、101个恶势力犯罪集团、100个恶势力犯罪团伙,破获九类案件4503起;检察机关起诉涉黑案件9起97人、涉恶案件46起251人;法院一审判决涉黑案件2件、涉恶案件6件共67人,二审判决涉恶案件3件25人。

在福建工作两年后,王洪祥低调回京。

今年3月,有媒体发现中国长安网“领导·机构”栏目已更新信息,王洪祥履新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樊绪银则卸任这一职务。

“要树立对法律的信仰和法治的权威”

进京差不多两个月之后,王洪祥成了这次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组长。

这个大要案督办组,在6月4日进驻昆明,将督促云南省有关部门依法加快孙小果案办理进度,切实把案件办成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铁案。

在督办组进驻云南前,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向社会通报了孙小果案件办理情况。但仍有一些的疑问待解。

比如孙小果“亡者归来”的背后还有哪些细节?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到底编织了一张什么样的关系网?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在法治之网层层密织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有人敢于挑战法律的权威、肆无忌惮的蔑视司法尊严?

就在6月3日,《成都商报》披露,孙小果死刑改判,再审电梯式降刑,跳过两个量刑档次。

回到去年3月。

政知君注意到,去年两会期间,王洪祥曾谈及地方信访问题,“‘搞定就是稳定,无事就是本事’,这不是长久之道。”

他发现,有的人把大领导车牌记下,一出门就跪地告状,“这次给他20万元,下次重大活动时他又加码了。这唯一(造成)的就是,人们信访、信权、信关系、信闹,不信法”。

王洪祥认为,诉求合理的,要问题解决到位,“(信访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信访诉求合理,属于诉求没有解决到位,造成反复地上访,对此,主体责任你就要履行到位,解决了(矛盾)就化解了,这叫釜底抽薪”。

在那个场合上,王洪祥说,“要树立对法律的信仰和法治的权威。”

来源:北京青年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china/2019/0604/64186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