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他要当军海军司令 刘伯承大怒:那还是人民海军吗?

他要当军海军司令 刘伯承大怒:那还是人民海军吗?

 

1949年4月23日,江苏泰州城郊白马庙,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小镇,中共第一支海军部队,华东海军“成立大会”在这里召开。

与会者:三野前委委员张爱萍,三野82师参谋长李进,三野军工部采购科科长张渭清,三野司令部作战参谋黄胜天,管理员温礼芝。还有8名战士。

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诞生之时,解放军部队本部系统出身由陆军转为海军的司令部全部人马。(下辖的部队当时有苏北海防纵队,原刘公岛起义时的海军教导队)同日,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在舰队司令林遵少将的指挥下,在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员会组织和协同下,宣布起义。史料称为该舰队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最初的主要装备力量和家当,后来的历史发展也的确如此。

林遵(前排中间)

林遵(前排中间)

可事情开始之初,并不是那么如今天所言,一帆风顺。

华东海军司令部派出李进为代表去接受和改编第二舰队之时,就碰了个大钉子。张爱萍将军以后回忆:很困难,林遵不愿和华东海军合作,还多次说,少管我二舰的事。

林遵当然有资格这么认为,他是中华历史上伟大的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侄孙。1924年,毕业于烟台海军学校,1928年林遵在马尾海校毕业,1930年奉派去英国学习海军,不久转入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 ,1934年,期满回国。1937年3月以海军武官身份参加“赴英祝贺英皇乔治六世加冕典礼特使团”赴英,5月,又奉命去德国接收向德国政府订购的潜艇。任过驻美大使馆海军武官。

左一为林遵

左一为林遵

1942年2月,林遵通过林祥光同学介绍,到重庆国防研究院学习军事科学,1944年毕业,被分配在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办公室任海军参谋。1945年8月,抗战胜利,受命为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海军上校副武官,同时被临时调任国民党海军驻美国舰队指挥官,负责率领在古巴的关塔那摩基地进行战术科目训练的八艘军舰的一千名中国海军官兵回国。

1946年,他更是率领舰队收复了西沙和南沙诸岛,与中华民族这不可不谓伟功一件。

 

1946年12月15日,林遵等接收人员在太平岛举行升旗典礼并合影留念

1946年12月15日,林遵等接收人员在太平岛举行升旗典礼并合影留念

1948年2月,他被任命为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司令,驻防长江地区,配合中国国民党陆军抵御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何去何从,进退两难。他与上海地下党员、海军总司令部新闻处上校专员、《海军月刊》社社长郭寿生联系。郭寿生动员他率部起义。他欣然接受,开始积极筹备。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海军“重庆号巡洋舰”在上海吴淞口宣布起义,林遵得到鼓舞和推动,即派亲信参谋欧阳晋去找郭寿生,进一步商量起义的具体事项。中共中央社会部通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速与联系,但因故未能联系上。社会部又改派上海地下党的林亨元与林遵联系,传达中共中央的指示,要求先按兵不动,待解放大军渡江时,再突然调转炮口起义。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接着桂永清命令林遵的第二舰队全部集中南京江面,并要林遵23日拂晓前到海军总司令部报到,接受新任务。

图为解放军第八兵团司令陈士榘(右二)在林遵(右一)陪同下参观“永绥号”舰

图为解放军第八兵团司令陈士榘(右二)在林遵(右一)陪同下参观“永绥号”舰

“去不去?”林遵犹豫不决,考虑再三,还是去好。他不计个人安危说:“万一我回不来,就由戴参谋长代理我指挥。起义的计划不能改变!”当晚率领第二舰队各舰艇到南京笆斗山江面锚泊待命,自己登岸到总司令部去。桂永清见林遵来很高兴,拉着手就说:“总部决定,凡停在南京江面的舰艇,全部都交给你指挥,驶往上海。路遥知马力,国难见忠臣,这是党国和蒋总裁对你的信任和重视。”林遵故意面有难色说:“此事关系重大,我恐难承担,恭请总座坐镇指挥,我当全力效命。”桂永清鼓励他好好干,即使最后只剩下一艘军舰,也要为你请功,呈请任命你为海军副总司令,并颁授青天白日勋章。林遵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只得回到舰队。林遵既回,立即发信号,通知各舰舰长和炮艇艇长马上到旗舰开紧急会议,传达总部的命令后又说:“我不能盲目听命而置大家于不顾,我当听取大家意见,再作最后决定。”很快,分成了两派,有人主张起义,有人反对。林遵见时机成熟,胸有成竹说:“现在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决定是否起义?”投票结果,赞成起义的占多数。于是,林遵郑重宣布:“第二舰队决定全体起义!”又通过给毛主席的致敬电。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联络部部长张普生拉着林遵的手高兴地说:“我代表中国共产党和第三野战军首长欢迎你们,并祝贺你们起义成功。”国民党获悉,马上派6架飞机,对着舰艇狂轰滥炸。林遵指挥各舰反击。是晚,33军通知各舰舍舰保人,让起义官兵全部离舰上岸,安全转移。5月18日,毛主席复电,称赞这次起义是“在南京江面上的壮举”。

因此林遵率领国民党第二舰队起义对新中国海军建设意义及其重大。也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林遵有点自持功高,有点不把解放军这些“土包子”放在眼里。

 

毛泽东接见林遵一行

毛泽东接见林遵一行

1946年12月15日,林遵等接收人员在太平岛举行升旗典礼并合影留念

张爱萍将军回忆中还说到:接收林遵时,他非常傲慢,认为功劳不小。我是诚恳的,还是讲两个跛子共同建设新中国海军的道理,但他有些不以为然。他坚持说你们是陆军,没有文化,不可能当海军。海军军官要高中毕业,水兵也要是个高小学生。对我这个司令也不买账。

甚至林遵和刘伯承见面时的谈话也不尽如人意。有一次张爱萍带林遵与刘伯承的谈话,谈话结束送走林遵后,刘帅说,他是要当我们解放军的海军司令啊!张爱萍随口说,那就让他当嘛...。刘帅马上说:那还是人民海军吗?!听得出,刘帅真的不高兴了。

「说谍」新中国海军起步非一帆风顺,林遵并不配合。内线再立新功

万事开头难,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就在磕磕碰碰中开始了征程,林遵没多久发表任命为华东海军第一副司令。

张爱萍将军如是回忆:他实在不配合,我只能找别人了。金声同志介绍,我找了3个人,徐时辅负责训练,曾国晟负责搞船,卢振乾负责计划、航海。成立了一个顾问机构,国民党海军中将曾以鼎挂帅。注意张老的用词,这四个人都是国民党海军名人。唯独金声,原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办公厅少将主任用了同志一词。无他,只因为金声在解放战争时期便加入了中共隐蔽战线,曾是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员会发展的海军高级内线。

金声,字紫清,浙江绍兴三江街道谢慕村人。幼时便有良好的国文素养基础。18岁进入上海中华书局编辑所当编辑实习生。那个大革命时代的风起云涌,让青年的金声同样热血澎湃。

1925年8月,金声投笔从戎,加入国民党。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爆发后,离沪南下,投身北伐,加入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旅生涯自此始。

从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受训,到国民党嵊县县党部临时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参加过“八·一三”淞沪抗战和南京保卫战,以及后来任浙江抗敌自卫团的总队长,金声历任过各种军职和地方职务。

1945年到1946年,就我个人嚼吞历史材料心得,是国民党政府执政的分水岭。一方面,国府包括蒋介石的声誉曾达到了最高峰。另一方面,接收大员的劣迹让底层民众产生了极大的心理逆差。在军界犹为显著,在执行命令从摩擦到大打,实事求是的说,作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在身外,百姓及各民主党派斥责为不顾民生(与侵略者抗衡了那么多年,国家凋敝,需要重建,再起战争)。此段时间,中共的统战工作及情报收集发展达到了一个高峰。很多国民党人对于中共,即便还未投门,都已经心有戚戚焉。

 

金声便是其中之一,他开始深入了解中共情况,并逐渐产生了靠拢之意。不仅思想如此,更加之于实践,与军中同好好友开始筹备进门礼。

1948年10月,已被提任为海军总司令部办公厅少将主任、第一署署长的金声坐在干净豪华的办公室里,看着墙上那枚高高悬挂的国民党党徽,心里想的却是策反的计划。

当时,解放战争已经进入战略决战阶段,蒋介石军队已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因此防备工作也更为严密。

经过一番周折,金声通过好友,《大公报》总主笔宦乡(1948年入党、著名报人、首届政协委员,副秘书长)的介绍,与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员会委员李正文取得了联系。10月某日晨,金声携同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的机要秘书游侠,与隐藏身份的李正文一起在戒备森严的国民党海军部商讨起义计划。后又在海军部宿舍,与李正文倾心交谈,坦诚相见,并把国民党的军事部署材料等许多书面情报交给李正文。

题外话:

李正文,左联成员,33年加入中共,后去前苏联受训。前苏联大清洗时入狱五年,40年遣回国内,41年开始奉命担任共产国际东方部特工,潜伏于重庆和上海活动,老资格情报人员。

1995年获得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颁发的‘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勋章。中国有三人获得此项殊荣,另二人为阎宝航、阎明诗。

《人民日报》报道了叶利钦总统授予阎宝航、阎明诗,李正文等中国同志“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奖章的消息,还说“罗高寿大使认为,这两件事(提前向苏联通报德军进攻苏联的准确日期;在苏军对日作战前,提供了关东军在东北的详细军事情报)将载入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史册。”

李正文此时还正在策反国民党预备干部局代局长,国民党预备干部总队队长少将贾亦斌。后成功,贾亦斌1949年被发展入党,1949年4月12日率领被称为‘太子军’的国民党预备干部总队(国民党预干局局长蒋经国)4000人起义。

「说谍」新中国海军起步非一帆风顺,林遵并不配合。内线再立新功

李正文,陈蕙瑛夫妇

游侠,1922年的团员,1925年的中共党员。曾组织过平阳起义,曾与周恩来夫妇、李立三同一个党小组。31年上海地下组织遭到破坏,与中央失了联系。经人介绍到南京,陈立夫闻听他国学有根底,委托他编写有关资料。后入国民党海军部,得桂永清的赏识,曾为桂整顿海军起草《告全体官兵书》,桂永清48年冬要求严守长江,抵制解放军进攻的《告全体官兵书》亦出自其手笔。南京解放前夕,他是桂永清的少将秘书,因与中共地下党联系上,归队。遂为起义将领,任华东海军委员会秘书。后成为中国佛学界著名人士。

「说谍」新中国海军起步非一帆风顺,林遵并不配合。内线再立新功

一排左一光头戴眼镜手插裤兜老者为游侠

回到本文:在接下去的近半年时间里,金声和游侠多次为解放军提供重要军事情报。而这些情报,都由李正文转达,及时地送到上海局策委会书记张执一的手中。上海解放后,原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员会书记

张执一说:解放军之所以能顺利渡过长江,金声和游侠是有很大功劳的。

 

「说谍」新中国海军起步非一帆风顺,林遵并不配合。内线再立新功

张执一

事实上,就在金声与李正文首次见面的当晚,金声便安排李正文与他筹备时日的一同起义的国民党陆军少将师长李西开见面,并商议:解放军发起总进攻时,李西开里应外合,用自己的军队把解放军送过长江。遗憾的是,就在等待最佳时间期间,李正文被国民党特务机关侦知并搜捕,紧急撤离上海,到达北平,单线联系中断,结果使得李西开没有得到策委会的起义命令。

1949年4月21日子夜,毛泽东和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所以没能做到配合解放军里应外合,只做到了一枪未发便向解放军缴了枪。

而由于联系中断,金声也非常着急,怕耽误了情报,于4月上旬冒着生命危险,毅然渡江,先行起义。

起义后,金声便被共产党派往苏北泰州市,并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南京解放后,又转至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总部,被副司令员粟裕委派至华东海军司令部,并当面介绍给海军司令员张爱萍。

张爱萍正是为组建华东军区海军费思量之时。来了这位前国民党海军高级将领,中共地下组织成员,金声同志,正忙于广揽人才的张爱萍喜出望外。

对于见面,金声以后回忆:

自己虽然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但长期在国民党海军工作,多少有点隔阂。而面前的这位共产党海军司令兼政委没有一丝一毫的架子,并且能够虚心求教,一片真诚,是常人难以做到的。。。没有对海军事业的极端热爱及虚怀若谷的胸怀,是不会如此求贤若渴的。

金声详尽地向张爱萍介绍了国民党海军的一些内幕情况。金声告诉张爱萍将军,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撤离上海时,曾动员海军官兵随他一起逃往台湾,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走,散布在江南各地,特别是在福州还有一部分年事已高,但确懂技术、有经验的海军元老,是组建海军不可多得的人才。

张爱萍掌握了这些情况后,立即决定了两条广招贤士的渠道。一条是从解放军中选,一条是从原国民党海军中招。

如何从原海军中招募呢?除地下党员介绍的外,他首先于6月3日成立了一个原国民党海军人员登记办事处,实际上是一个招募处,孙克骥为处长,陈啸奋、曾国晟、金声为副处长;登记处分设于上海、南京、重庆、青岛等地。接着,张爱萍又在1949年6月12日的《大公报》上发布招募通告,以表诚意和决心。

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仅上海就登记录用了1000多人,其他地方的登记工作也进展顺利。登记册中有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也有具体操舰、有各种专长的校官、尉官和士兵。

1949年8月7日,金声在张爱萍带领下,与林遵、徐明辅、曾国晟等起义海军高级军官到达北京,先后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49年9月后,金声任华东海军司令部研究委员会副主任、行政处副处长等职。1955年后转到荆州地区担任地方工作,并聘为湖北省政协委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前身华东军区海军自此开始了波澜壮阔的伟大征程。

来源:中华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9/0610/64309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