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谎言难掩事实 反对派诚信破产

港媒:谎言难掩事实 反对派诚信破产

上周日上演的反修例游行,反对派声称人数超过一百万。但不论是警方的数字还是独立学者的统计,都在显示游行数字遭到严重夸大,真实数字仅及其号称的五分之一。一夜之间疯狂“发水”八十万,这究竟要怎样的“胆量”才能做得出?面对基本的客观事实,却还能堂而皇之地造假,这又需要怎样的“勇气”才能下得了手?

事实上,疯狂夸大游行人数,还只是这次修例反对派大量谎言的冰山一角。从一开始对条例的歪曲与抹黑,到近期的赤裸裸的捏造与造谣。民阵、公民党、民主党等反对派各类组织,以五花八门的“懒人包”等文宣的手段,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进行全方位攻击。要么是攻击内地司法环境散播政治谣言,要么是歪曲移交理由制造政治恐慌。各类荒诞的反修例理由,在政治化妆术的包装之下,不断误导着社会公众,一时间谣言满天飞,严重影响香港社会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理性讨论空间。

然而,如果连最基本的游行人数都能如此疯狂造假,如果连白纸黑字的修订条文都能如此“生安白造”,反对派还有什么道德可言?事实一再说明,反对派的诚信已经彻底破产。市民要保持清醒,辨清真伪,切勿人云亦云,应共同努力支持修例如期通过。

游行报大数编造民意假象

6月9日的游行,民阵对外宣称有103万人参加。但数字一经公布便遭到公众的强烈质疑。103万是什么概念?根据雷鼎鸣教授的科学计算,这意味着从游行出发点到终点的一段距离,每平方米要容纳多达22人,这符合常识吗?更讽刺之处在于,民阵可以“精确”地算出百万之后的3万,却不愿公开统计的数据和方式,这正常吗?面对公众的强烈质疑,自始至终,民阵没有任何人对此作出过回应。市民无法不质疑的是,如果能将百万之众的数据“精确”到3万,想必会有一套极其科学的算法,但却不敢向公众交代,到底是害怕“统计秘方”被泄露,还是忧虑谎言被揭穿?

事实上,夸大游行人数,已经是反对派的惯用手段。2004年民阵声称53万人游行,警方的数据为20万;2013年民阵数字高达43万,但警方的数字仅6.6万,民阵的数字是警方数字的6.5倍。上月底的反修例游行,民阵号称有13万,但警方只算出22800人,两者也相差5倍之多!13万、43万、53万,和这次的103万,每一次游行都能惊人地出现“3”这个数字,民阵总能在数万、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游行人数中,精确地找到“3”。这到底是“科学的巧合”,还是“人手的整合”?

其实,只要是一个普通、有正常辨别能力的人,都可以看到当中荒谬之处。明明可以按科学方法去计算,却偏偏要用政治需求来决定人数多寡;明明可以理性回应质疑,却偏偏要用夸张失实的数据去愚弄大众。正如反对派“御用民调师”锺庭耀当年所坦言:“从主办机构,甚至是普罗市民的角度,充满水分的游行集会人数,可能已经见怪不怪,变成常理。如果突然变得科学,某次公布的人数突然减少,可能破坏了多年来以习非成是建立起来的感觉。”显而易见的是,反对派已经习惯了造假、习惯了夸大,已经彻底丧失了对客观事实的最基本的尊重。

抹黑内地法治散播政治谣言

一方面是对游行人数的疯狂造假,另一方面则是无孔不入地散播谣言。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近两星期以来,反对派通过各种手段,捏造了大量毫无根据的荒诞反修例理由,尤其是针对内地司法环境,进行了极端的抹黑。见诸于反对派媒体及社交平台上,一些根本无关《逃犯条例》的内容,也都直接与内地司法制度拉扯上关系。什么人权没有任何保障、打工仔追讨欠薪会变“寻衅滋事”、基督徒聚会印刷单张会变“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关注污染会触犯“反间谍罪”、社工关注工人福利会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记者报道上访案件会涉及“敲诈勒索”、律师处理维权案件会被吊销职照等等。

显而易见的是,只要对修例内容稍有了解,便能发现上述问题根本不可能存在。一是只有在内地干犯刑事罪行,在香港也属刑事犯罪,即符合“双重犯罪”原则才会涉及移交。二是移交仅限三十七项严重罪行,上述行为根本与修例没有直接关系。三是移交罪行完全不涉及新闻、言论、出版等方面的行为。更何况上月底政府已经作出了三项重大调整,一是将移交门槛由三年提升至七年或以上;二是在启动移交时为疑犯加入更多保障,在协定中加入无罪假定、上诉权、不强迫认罪等符合人权的条件;三是只会处理当地最高检察机关提出的引渡要求,如内地只会接受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移交要求。这些安排都对可能移交的当事人予以最全面的人权保障,即便是移交到内地,也绝不可能出现反对派所渲染的黑暗情况。

当然,反对派抹黑内地司法,意图十分明显。但事实是,内地自十八大以来,法治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日前就表示,内地司法水平不低于国际标准,亦不低于一些与香港已签订长期移交逃犯协议的国家,他所接触的不少内地检察官和法官,都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亦指出,内地司法制度近年有很大进步,香港社会不应过分忧虑。而香港每年有数千万人次回到内地,又何曾听到“随时被内地抓捕”的情况出现?港人完全不必对此有任何担忧。

歪曲移交理由制造政治恐慌

而除了对内地法治环境的极力抹黑,反对派同时还千方百计放大政治问题,歪曲称政治理由将会成为日后移交内地逃犯的主要内容。什么“香港新闻自由死亡”、“每个人都可能变成政治犯”、“中央一声命令,林郑必须移交”、“香港会变成中共引渡港”等等。大律师公会更是编造了一个“懒人包”24条问答,全面歪曲修例初衷。反对派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意图以制造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去达到煽动社会恐慌气氛、鼓动更多市民上街游行的目的。

但是,《逃犯条例》修订,绝不可能出现上述情况。第一,一切政治罪名都不可能被移交;第二,即便表面不是政治原因但实质是因政治理由而被要求移交,特区政府也不因当事人的种族、宗教、国籍或政治意见而作出检控或惩罚,也绝不会作出移交决定。虽然《逃犯条例》第24条列明,中央可藉着因国防和外交利益受重大影响为由,向特首发出移交逃犯与否的指令。但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明确表示,移交疑犯涉及很谨慎的程序,她强调:“并不存在话,我可以绕过法律,只系听一个中央的命令,以国防外交的理由将一个不能移交的人移交。”

熟悉“一国两制”运作情况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前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进一步指出,香港与内地虽然从体量上并不对等,但两者是“一国”内两个既密切相关但是又相对独立性的司法领域,两者“在刑事司法领域里面都是在依法办事,不存在谁服从谁的问题”,大家都只服从法律。事实说明,即便涉及移交个案,一切都是以法律为基础的,不会存在要强制接受的问题。更何况,中央也绝不会做出损害或削弱“一国两制”和香港繁荣稳定的事,所谓的新闻自由受损、人权保障不足,都是与事实严重不符的。

反对派反《逃犯条例》修订,已几乎到了疯狂程度。从严重夸大游行人数,到抹黑内地司法散播政治谣言、歪曲移交理由制造政治恐慌。所有这些,都在说明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反对派已经诚信破产。一个不尊重事实、肆意造假、漠视真实民意的反对派,对香港是福还是祸,已经不言而喻。面对谣言满天飞的当前环境,香港市民更不能为反对派所蛊惑,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辨别事实与真相,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支持修例如期通过。这不只是全体立法会议员的责任所在,也是全体守护香港这个安全家园的市民的共同期许。

作者:龚之平

来源:大公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612/64369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