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台湾 游盈隆宣布退出民进党 心情辛酸惆怅不得已

游盈隆宣布退出民进党 心情辛酸惆怅不得已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报道,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今天在脸书宣布退出民进党,并且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乾”的心情来形容自己退出民进党。 

民进党2020初选以来,前“国防部长”蔡明宪也以初选时程延后,声明沈痛退党。现在初选结果出炉,民进党提名蔡英文参选2020,游数度质疑初选民调。 

游盈隆说,他1995年2月28日在民进党中央党部宣誓加入民进党,到今天共24年又115天。他将人生最精华的岁月奉献给这个党,无怨无悔。民进党在野的时候他加入民进党,当民进党二次执政时,他选择离开,潇洒走一回,符合他做人的风格。当然,千言万语也说不完离开的理由,道不尽离别的惆怅,勉强归纳起来有六点: 

第一,入党初衷已实现。我加入民进党的初衷,是为了早日终结国民党一党专政。如今台湾已经历了三次政党轮替执政,初衷已实现,应该可以心安理得地离开。 

第二,民进党重返执政,主政者只着墨在一般公共政策的制订,不重视台湾命运共同体意识的打造、台湾认同的强化、台湾人尊严的提升、宪政体制的改造与重建、巩固与深化民主、全面改善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最近更公然鼓吹“大选是捍卫执政价值”,殊不知执政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执政顶多是工具价值,不是目的价值,更不是民进党的终极价值。当“维持现状”成为民进党执政的核心价值时,这个党已经变了;当立法废除“公投与大选同时举行”时,这个党已经叛离其传统支持者。 

第三,民进党重返执政本应大开大阖、大破大立,坚持大是大非,开创台湾历史新局,造福全民。“总统”特赦权力的行使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但蔡英文基于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拒绝适时特赦陈水扁,让台湾社会继续陷入族群撕裂、蓝绿不理性对立的旧时代,无法大步向前。

 

第四,自2008年民进党下台以来,在蔡英文主席八年领导下,民进党优良的党内民主传统已渐渐消失,不但不分区“立委”提名全数由党主席一人决定,连三十位票选中执委选举也乔到同额选举,剥夺“全国”党代表的选举权。党内逐渐定于一尊,合议制已流于形式。 

第五,这次党内“总统”初选,在蔡阵营坚持下,数度延迟初选时程,改变游戏规则,破坏初选制度,甚至威胁没收初选等等惊世骇俗的离谱行径,在光天化日下彻底摧毁党的民主价值与公信力。“赖清德是否真的输了“总统”初选?”不但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也是一个无头公案。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却当作没看见,我无法承受“我也是乡愿与邪恶的平庸”的良心折磨。。 

第六,也是最后,过去这三年,我全力投入一个非营利、非政府、超党派的公益组织---台湾民意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秉持超然专业的精神,“关怀、研究与传达台湾民意”是这个基金会的宗旨,针对台湾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两岸重大议题,单纯呈现真实民意,是什么就说是什么,免费提供不分党派的社会大众珍贵的资讯,满足大众“知的权利”,大家有目共睹。希望我今天退出民进党后,可以更提升基金会的社会公信力,去除过去所有不必要的绿色标签疑虑。 

游盈隆强调,离别是辛酸的、惆怅的、不得已的,人生本来就是一连串偶然织成的。但,该走的时候还是要走。他愿藉民初徐志摩的新诗“偶然”来写下他这时候的心境,但他改了几个字,句中“你”指的是“民主进步党”,“你我相逢在国民党威权统治的漫漫长夜,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k_taiwan/2019/0623/64653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