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泛民”伙“独人”乞外力乱港

“泛民”伙“独人”乞外力乱港

 

■譚文豪指揮遊行者上前,以誇大遊行人數。 香港文匯報記者張得民  攝

■谭文豪指挥游行者上前,以夸大游行人数。 香港文汇报记者张得民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传统反对派联同多个“港独”组织头目拟于本周G20峰会举行期间到大阪“搞搞震”,一批在港的“独人”“积极配合”,于昨日举行所谓“领事馆马拉松”游行活动,向参加G20峰会的有关国家驻港领事馆递信“请愿”,乞求外国势力介入本港事务。多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参与及协助这次由“独人”发起的活动,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所见,公民党的谭文豪、“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等多名反对派议员都有参与活动,更在场协助指挥参加者的行走路线,明目张胆与“港独”分子合作。

在G20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讨论中美贸易纠纷前夕,传统反对派频频联同“港独”分子借“反修例”为名,为美国政府提供谈判的“弹药”。“民阵”昨晚于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G20 Free Hong Kong集会”,表面上是以“反修例”为主题,但实际就乞求美国向中国施压,要求所谓的“真普选”。

在晚会前,一批“港独”分子就联同传统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搞所谓“领事馆马拉松”游行。据了解,今次活动是由曾是“港独”组织头目刘頴匡及“资深独人”曾焯文等发起,称要去G20的相关国家及国际组织约19个驻港总领馆及机构“请愿”。

梁颂恒派“解放香港”T恤

记者所见,昨日早上8时30分,刘頴匡就到达集合的中环遮打花园现场,与曾焯文一起指挥参与者聚集,而谭文豪、范国威及同属“新民主同盟”的荃湾区议会谭凯邦则在9时正到达现场,只见他们一到场便与刘頴匡密斟,并呼吁群众叫更多人到场支持。“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亦在场派发所谓“解放香港”的T恤。

其后,刘頴匡便带领示威者行到位于花园道的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由于路窄人多,总领馆外场面一度非常混乱,约数百名参与者堵塞在美领馆门外,也有人直接走到花园道,令现场交通严重堵塞,受影响的司机不停响号希望游行者让开,更一度发生冲突。

刘頴匡与曾焯文多次尝试维持秩序,但现场示威者都纷纷想挤到前方,谭文豪、范国威两人更不停挥手把参与者引到前排位置。刘頴匡此时变身为请愿者代表,拿出一个信封要求美领馆方面派人接收请愿信,谭文豪则在一旁大声叫嚣煽动参与者情绪。

当美领馆方面派出职员接收请愿信后,刘頴匡再带领参与者转往邻近的欧盟驻港澳办事处继续请愿,其间谭文豪仍不断在游行队伍中煽动参加者的情绪。

在到欧盟驻港澳办事处递交请愿信后,游行队伍先回到金钟太古广场聚集,再分成三队各走不同路线,游走各国领事馆,企图“扮人多”,并误导外界以为有多个组织请愿。

刘頴匡曾焯文梁颂恒带“独”

刘頴匡及曾焯文负责带领第三路线的队伍出发,分成三队后,谭文豪及范国威便离开现场。此外,梁颂恒亦出现在第一路线的游行队伍,但梁颂恒游行期间表现得非常闪缩,经常低头看手机电话,更迟到早退,草草了事。据了解,梁颂恒的“亲密战友”游蕙祯正计划到大阪参与“港独”组织的行动。

据悉,一批“港独”组织头目,包括遭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等人将陆续抵达大阪,并会与海外反华组织成员及“疆独”、“藏独”、“蒙独”及“台独”分子,在G20峰会期间,在场外叫嚣搞事。

 

TG老点谷游行 贪过瘾陪人行

■譚凱邦(紅圈)混在遊行隊伍中,其間嚴重堵塞交通,一度與受影響的司機發生衝突。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谭凯邦(红圈)混在游行队伍中,其间严重堵塞交通,一度与受影响的司机发生冲突。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这次“马拉松请愿”活动由“独人”发起,再加上传统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的支援,昨日约有千人参与。不过,现场情况非常混乱,部分参与者更私下直言“不知道行动目的”,只是“贪过瘾”跟随“TG群组”(Telegram)指示到场。

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察,昨晨9时,参加者开始在遮打花园集合时,梁颂恒等“独人”已在派发印有“Liberate Hong Kong”字样的白色T恤,更走到路旁派发,希望吸引更多人参与。不过,由于不少参与者都是黑衣装扮,因此该白色T恤并不受欢迎,只有小部分人穿着。

霸占商场瞓地抢镜

在到欧盟驻港澳办事处递交请愿信后,一行人转到太古广场。此时,有一批人突然冲到太古广场地下中围圈搞“行为艺术”,只见部分人穿上黄色雨衣,以黄黑相间躺在地上围成一圈,圈中放了一件黄色雨衣。

商场保安虽然走近了解,但主办者仗着“抗争光环”继续躺在地上不愿离去。不少行商场的市民对此种强行霸占他人地方的举动表示不满,指责参与者每日都作扰民行为,严重影响社会安宁。

在游行期间,记者与多名参与者交谈,问他们为何参与,“唔知㗎,同friend一齐(嚟),当行街囉!”不少参与者在漫无目地走了一会后,在中途就无瘾离开。

搞手刘頴匡 “独史”一大箩

■劉頴匡利用大聲公煽動遊行者情緒。香港文匯報記者張得民  攝

■刘頴匡利用大声公煽动游行者情绪。香港文汇报记者张得民 摄

今次发起活动的刘頴匡,早在大学时期已参与“港独”活动,并创立大学校园首个“港独”组织“中大本土学社”,与多个“港独”组织关系密切。在2015年,他们多个“伞后独人”成立“沙田社区网络”,其成员黄学礼在当年的区议会选举中当选沙田区议员。

在2017年,刘頴匡与6个地区组织组成“社区网络联盟”,企图统合“港独”及“本土”的地区组织参与今年的议会选举,在成立大会时,当时正在筹划“风云计划”的戴耀廷也到场支持,期望能纳入其“风云计划”。但由于内部分裂,“社区网络联盟”很快瓦解。

不过,一直想挤入政坛的刘頴匡并不死心,在2018年3月立法会新界东补选时,他也报名参选,但最终因其主张“港独”而被选举主任“DQ”(取消参选资格)。

至于与刘頴匡一同发起活动的曾焯文,为网媒“本土新闻”创办人,他与多个“港独”组织关系密切,多次参与“独派”活动。今年4月,香港《文汇报》记者就曾拍摄到他进入立法会大楼,与反对派议员商讨“反修例”的闭门会议。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627/64754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