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暴徒强闯立会 涂污区徽挂龙狮旗 警队凌晨平乱

暴徒强闯立会 涂污区徽挂龙狮旗 警队凌晨平乱

 

图:警方凌晨开始清场行动,一度施放催泪弹\大公报记者林良坚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大批乱港暴徒昨早企图扰乱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2周年升旗仪式,幸得警方严正执法阻止。但暴徒下午转而冲击立法会大楼,晚上强行闯入大楼后,在会议厅内涂污特区区徽,又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毁基本法,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更煽动成立“临时政府”。政府、立法会和警方都强烈谴责暴力。警方凌晨开始清场行动,政界中人直斥事件是“颜色革命”,支持警方以强力手段平暴,恢复宪制秩序及社会治安。

警方约今日凌晨12时起,从湾仔警察总部出动,向立法会方向推进。其间杨岳桥、谭文豪、许智峯等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企图阻挠、俨如暴徒“保护伞”;民主党邝俊宇用扩音器声称要与警方沟通,苹果直播记者说,此举是为暴徒撤离争取时间。

警方出动后,有暴徒号召同党在马路设路障阻挡,另有暴徒用扩音器挑衅警察、向警员投掷水樽等杂物,警员被迫施放催泪烟驱散,约一小时内大致控制立法会一带的局面。原本闯入立法会大楼的暴徒陆续撤离,大部分逃之夭夭。

昨日上午,示威者开始冲击警方防线,有示威者向警员投掷装有不明液体的容器,13名警员被溅伤送院。下午起,暴徒用铁笼车、绑在一起的铁马阵、粗铁管、铁支、雨伞等,撞击立法会大楼在添美道一侧的玻璃幕墙,多块玻璃裂开,有玻璃被撞出大洞。之后有暴徒向在立法会内戒备的警员洒有毒粉末“苯二胺”,有警员半边身出现大面积发红。亦有暴徒以激光照射警员眼睛。

由于情况混乱,警方建议民阵取消或延期举办“七一”游行,又或把终点由立法会改为湾仔修顿球场,并呼吁市民慎重考虑是否参加及注意安全;惟民阵拒绝警方建议,坚持如期游行,仅把终点改至中环遮打道。

向大楼内投掷燃烧物

结果,游行队伍中的大批人群从金钟前往立法会,立法会外的暴徒趁人数增多,开始兵分多路,一批人转往立法会示威区冲击玻璃大门、推倒挡板,多块玻璃裂开及破洞,有暴徒向大楼内投掷燃烧物,并再推撞及撬起铁闸,在大楼内布防的警员警告会拘捕违法者,惟众人不听劝阻。另一批暴徒则拆毁立法会外的围栏,又涂抹颜料遮挡立法会示威区的闭路电视。亦有人从添马公园由高处向立法会大楼掷砖。

到晚上,大批暴徒从撬起的铁闸缝隙,向立法会大楼内施放不明烟雾、逼退警员,之后暴徒撬开铁闸,蜂拥闯入立法会大楼,大肆破坏。电子荧幕、投影机、天花、灯、警钟、闭路电视、影印机、储物柜等,都成为攻击目标,图书馆玻璃门亦被暴徒用铁质推车撞至粉碎。暴徒亦把铁马、盾牌等物资运入大楼,又取走大楼内的灭火筒到处敲打,并陆续破坏更多出入口、让其他暴徒进入。

与此同时,有人在网上群组煽动成立“临时政府”、流血革命、成立地下党云云,并扬言若不改革,“必将举起手中的武器及盾牌,推翻暴政,推翻议会”;亦有人散布立法会大楼的平面图、建制派议员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等讯息。之后暴徒分头上楼,一群人进入会议厅,涂污特区区徽及区徽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字样,又在主席台上展示象征“港独”的港英龙狮旗,并把放在主席台的基本法撕毁,现场亦有标语牌以黑色五星旗为背景。

有议员座位及会议厅墙壁被乱涂,有议员放在座位的物品被取走、电脑被毁坏。在会议厅楼层,暴徒把挂在墙上的多幅立法会主席画像扫落地面,涂黑及打烂,其他装饰画亦未能幸免,议员休息的前厅亦成为破坏目标。

暴徒闯进多间立法会职员办公室,离开后房内物品散落一地、一片狼藉,记者设在立法会的咪牌、脚架等设备亦被扔在地面,暴徒还不断遮挡记者拍摄。大楼内墙上多处有乱涂的标语,含粗口、宣扬暴力及反政府等内容。

立法会秘书处昨日下午已发出红色警示,所有人须立即撤离立法会大楼。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暴徒闯入立法会大楼前,两度经发言人强烈谴责冲击、破坏等暴力行为,对此表示深感痛心及极度遗憾,并表明要求警方协助确保大楼安全,又呼吁和平理性表达意见。

政府发言人亦在暴徒闯入立法会大楼前先后两度回应说,示威者以极暴力手法冲击立法会,破坏社会秩序,严重影响公众安全,予以强烈谴责,表示深切遗憾,社会亦绝不接受,并强调必须立即停止暴力。警方亦对冲击立法会大楼的行为,予以最严厉谴责,并在暴徒闯入立法会大楼后警告说,会在短时间内清场,如遇阻碍或反抗将采用适当武力,呼吁示威者尽快离开。

基于保安考虑,政府总部今日暂停开放,职员毋须返回工作,并会按应变计划工作,所有访客活动亦延期或取消;立法会大楼的公共申诉等多项公共服务今日亦暂停,两个委员会会议取消。

 

“独青”闯会议厅 涂污区徽挂龙狮旗 反对派祸首 “咪旨意甩身”

图:大批乱港暴徒晚上强行闯入大楼后,在会议厅内涂污特区区徽,又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毁基本法,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强调,无论是身体的暴力或语言的暴力,除非是法律所允许的,否则都是违反法治、人权和正义的。他又特别提及,当看到公民党的声明不但没有谴责或反对那些对立法会的暴力冲击和占领行为,反而归咎于特区政府,令他感到痛心。他批评公民党核心成员包括大律师,却竟然可以纵容暴力和明显犯法的行为,视法治为无物,慨叹“这是法律人的悲哀,也是香港的悲哀”。

香港律师会会长彭韵僖表示,冲击立法会的行为严重破坏香港法治,示威者应受到谴责,冀警方严正执法,示威者停止违法行为。她指,冲击立法会的场面令很多人感到痛心,并非平时所见的香港,认为这种暴力方法表达意见完全不能接受,无助解决问题。她说,示威者的诉求非常清楚,相信政府会沟通和聆听意见,但示威者必须先冷静下来,不能以这种失去理性的状态解决问题。她希望,每个香港市民,包括法律界人士,都能够尽一分力维护香港法治。

腐液伤13警

反修例的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亦促冲击立法会者解散退场,估计警方可能以各种违反公安条例的罪行检控,如“刑事毁坏罪”,并呼吁其他人远离暴力示威。戴启思称,反修例示威行动,原意是扞卫本港法治,但示威者冲击制定法例的立法会,他认为是讽刺。

大律师马恩国任主席的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发声明指出,示威者向警察投掷腐液,除灼伤13名警员,也可能导致大量人命伤亡,已涉触犯“意图造成身体严重伤害而淋泼腐蚀性液体罪”,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另外,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可能干犯《公安条例》多项控罪,其中情节较严重的“暴动罪”可被判十年监。

亚太法律协会亦严厉谴责肆意破坏立法会设施并强行闯入立法会之人士。此等人士之行为已严重超越了香港作为法治社会之底线,相关人士必须承担罔顾法纪之一切法律后果。

该会亦谴责部分所谓“民主派”人士及法律界人士,怂慂及纵容该等人士之疯狂违法行为,为争取选票而置香港整体福祉于不顾,将香港推向无法无天的深渊。该会呼吁特区政府立即采取果断措施,使用一切有效手段以制止此等违法行为,尽快恢复特区的有效管治。

身兼全国政协委员的律师黄英豪表示,示威者冲砸立法会大楼事件,涉嫌触犯了“刑事毁坏”、“强行进入”、“袭警”、“暴动”等多项罪名。他又指,现行香港法例有“叛逆罪”,只要是用武力攻击立法会或政府总部,就可能触犯了此罪,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

律师叶俊远认为,激进示威者已涉触犯不少罪行,当中刑事毁坏情节非常严重,包括在大楼内四处破坏、涂鸦,显示他们有计划行事,蓄意及大面积破坏,可构成加刑因素。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陈清霞直斥,暴徒有计划地戴口罩及头盔不断冲击、非法占领立法会大楼,以腐蚀性液体泼向警员。他们罔顾法纪,严重伤害香港的法治,认为警方应将他们绳之于法,绝不能把恐怖暴力行为合理化。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陈晓峰强烈谴责“蒙面人”暴力冲击立法会,无法无天。他指蒙面人、教唆者及摇旗呐喊的帮凶们作出的刑事毁坏、纵火、伤人、严重扰乱公众秩序、妨碍司法公正等行为,是野蛮、不文明的表现,令人极度痛心。

 

反对派煽乱失控包庇暴徒

图:林卓廷一直大肆鼓吹“暴徒和平无罪”及仇警情绪,有份造成今日失控局面

暴徒昨日凌晨约三时半起已经开始准备冲击,亦在早上趁举行庆祝回归22周年升旗仪式时已经开始使用暴力冲击及堵路。有暴徒举雨伞击打警员,并投掷砖块、水樽等,更从桥上高处抛落水马、铁栏等。有警员则被淋泼不明液体,导致呼吸困难及皮肤红肿。

早上曾用大声公等煽动人群向升旗仪式现场方向冲击的一众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此时却忽然和平、想阻止冲击,惟局面早非其所能控制,民主党林卓廷单膝下跪无果,工党张超雄、街工梁耀忠劝阻时亦被暴徒推开。过去一段时间,林卓廷与反对派一直抹黑警方于6月12日制止暴徒冲击立法会的执法方式,大肆鼓吹“暴徒和平无罪”及仇警情绪,但此时他又转身想与另一边的警方沟通。有警员就在立法会大楼内嗌咪,“请林卓廷、尹兆坚等议员望望身后示威者,是真的和平吗?”

诿过于政府惹公愤

而昨晚暴徒占领立法会之后,反对派丝毫不批评暴徒的行径,反而将矛头指向特区政府,竟然要求政府“不要用武力镇压民众诉求,不要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尤其是核心成员包括多名大律师的公民党亦是如此论调,引发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等法律界人士强烈批评。

投腐液毒粉 高空掷水马 招招攞命15警送院

有暴徒在桥上投水马袭击警员

反对派激进示威者已到丧心病狂的阶段,除不断以铁马冲击警方防线,有人向在场警务人员投掷载有不知名液体水弹、冒烟的不知名物体等,造成多名警员呼吸困难及皮肤红肿;又有示威者将整个水马由天桥扔向警方。消防处证实,下午在立法会现场发现的粉末为第四类危险品苯二胺,如大量吸入,可引致皮肤及呼吸道严重烧伤。

警严厉谴责必予追究

示威者昨日(1日)早上堵塞龙和道、添美道及夏慤道一带,又不断以铁马冲击警方防线,有示威者在桥上投水马袭击警员,幸好没有警员受伤。现场有示威者更使用化武,包括向警察投掷不知名液体,有前线警员即时呼吸困难及皮肤红肿,13名警员需要送院接受治疗。现场所见有怀疑镪水弹及地下残留白色粉末的痕迹,怀疑与警察受伤有关,案件已经交由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跟进。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下午见传媒时表示,警方以最严厉的态度谴责示威者,称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掷不知明液体,最终令多名警察受伤,警方会全力调查所有违法行为,必定会追究到底及严肃跟进。香港警务督察协会则强烈谴责示威者投掷腐蚀性液体,并指行为已触犯严重刑事罪行,又祝愿受伤警察早日康复。

消防检有毒危险粉末

示威者下午冲击立会时向警方泼撒不明粉末,伤及两警员需送院治理。消防处证实,现场发现的粉末为第四类危险品苯二胺。苯二胺为有毒物质,长时间接触可引起眼睛痕痒、皮肤红肿及呼吸困难。如大量吸入,可致皮肤及呼吸道严重烧伤。

胸肺科专科医生梁子超称,口鼻黏膜通常可以阻隔粉末进入气管若粉末属强酸或强碱物资,可能造成严重伤害,若接触到眼睛黏膜,必须马上用大量清水冲洗。

有传示威者投掷通渠水弹,皮肤科专科医生陈厚毅称,通渠水属强酸,腐蚀性更大,短时间接触可令皮肤严重灼伤,造成二级甚至三级灼伤,若伤口位于关节位,甚至会影响日后行动。

 

离谱!途人遭围殴“剥光猪”抢手机

      图:示威者在金钟暴力围攻拍摄途人,强抢手机

激进暴民昨日上街示威,其暴行变本加厉!有示威者滥用私刑,多人围殴不同意见人士之余,更“剥光猪”脱掉他人上衣及抢走手机,暴行令人哗然。

滥用私刑俨然恐怖主义

从网上片段所见,一名身穿白衣、说国语的男子,昨日途经金钟,其间与示威者发生争执。

男人打算离开时,被多位示威者围堵,四、五名示威者随后将他压倒在地上拳打脚踢。该男士无法反抗后,有另一女示威者公然抢走他的手机,并自行查阅其手机内容。

片段在网上流传后马上掀起公愤。有人怒斥,示威者行为已构成恐怖主义。受袭男子在示威区拍照传短讯,结果被示威者行滥用私刑,何来“和平”可言!

警好心施救险遭嫁祸 网民抱不平

图:女示威者原本安静接受警员急救,但一见记者便变脸惨叫救命

大批暴民昨日再度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作借口“搅事”,趁香港回归纪念日冲击立法会等多处地方。其间,有示威者不慎头部受伤倒地,幸有现场警员出援手。此举被网民盛赞,警员表现专业克制。

从网上片段流传,一名身穿黑衣的女示威者因受伤倒地,现场多名警员见状后,即时上前进行急救治理,并高呼要求在场医疗人员支援协助。随后五名警员合力,以纱布包扎女示威者后脑伤口,又齐声安慰她:“得啦得啦,唔洗惊。唔好咁紧张。”

女伤者传媒面前交戏“嗌救命”

岂料,当有记者上前拍摄时,女示威者态度马上转变,高声惊呼:“有警察呀!救命呀!”尽管她试图将受伤嫁祸予警员,但警员仍克然为她急救。难怪短片一出后,有网民大赞警员专业,同时亦为他们抱不平,“好人当贼办!”

采访手记\身历险境八小时 见证暴徒陷疯狂

立法会大楼昨日被围攻逾八小时,暴徒由昨午一时围封大楼所有出入口,至晚上九时攻陷入内大肆破坏,在前线采访的《大公报》记者直击这八小时过程,目睹暴徒冲击的暴戾、警员的坚守,以及记者们的团结。

暴徒开始重重包围时,立法会大楼内有约20名记者,百多名警员。初时气氛尚算平静,但随着第一名拿着巨型铁通的示威者狂插添美道侧门玻璃,气氛立即变紧张。其他示威者即时“跟风”,既用铁通又用铁笼狂撞,玻璃马上露出裂痕,警员戒备。

有暴徒在玻璃露出小洞后,向大楼内先后掷出石灰弹、有料鸡蛋,多位警员受伤,记者也嗅到阵阵苦涩味道,不断咳嗽,虽未被直接掷中,但至晚上也感到双手皮肤有灼热的痛感。而在大楼外这班声称“和平”的示威者,像失去常性般,从立会四个防线不断用铁鎚、铁铲等工具疯狂冲击,但警员始终保持克制,冷静应对。

八小时漫长冲击过程中,被困的记者互相帮助,立法会大楼内的餐厅因为假期休息,记者无随身带备食物,幸有行家送赠饼干。在大楼内的警员也只能以杯面、饼干充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702/64878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