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台湾 黄智贤谈台湾政论节目潜规则 言论可以买的

黄智贤谈台湾政论节目潜规则 言论可以买的

105475416

黄智贤接受中评社访问。(中评社 王淑观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7月5日电(记者 王淑观)台湾正逢选举年,许多政论节目立场鲜明,有近4年政论节目主持经验的资深媒体人黄智贤接受中评社专访时表示,政治性置入行销在台湾是常态。很多名嘴是公关公司的老板,收很多政客、地方政府的钱,他们为了上节目甚至会收买主持人,送礼给敲通告的工作人员。

黄智贤,1964年生于台北市,英国莱斯特大学企业管理学硕士、湖南中医药大学中医博士。出身于台南传统党外家庭,父亲黄辉锽是台湾大学医科毕业的医生,她排行老二,胞兄黄伟哲现为民主进步党籍台南市长,弟苏紫云现为台湾淡江大学整合战略科技中心执行长,堂弟黄重谚为“总统府”发言人。黄智贤于2003年发表第一篇政论文章,2004年因319枪击案,出版《战栗的未来》,2006年开始现身政论节目,继而于2015年10月开始主持政论节目《网路酸辣汤》,2016年3月底停播;2016年7月开始主持的《夜问打权》,2019年6月28日停播。 

黄智贤主持的政论节目“夜问打权”6月28日正式停播,黄智贤接受中评社访问时提到,她6月16日在海峡论坛演讲,提出一国两制是“对台湾最大的尊重与体贴”,就受到绿媒狂轰。6月23日台湾举办“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游行,当天她不在台湾,隔天返台就被告知节目要在7月1日之前停掉,停掉的原因是“我太统、我骂太凶”,她认为关键原因是她谈“香港“反送中””。 

她说,我的节目花了七集的时间讲香港“反送中”,是台湾政论节目唯一批判香港“反送中”,我第一个讲这是香港版太阳花,从南京条约讲起,谈英国殖民香港的政治体制,第一任到最后一任港督都是白皮肤,由英国政府指派,法律是英国政府规定的,“香港人怎么不上街抗议?”香港是九七前比较民主,还是九七后较民主? 

她也谈到,6月25日接获NCC(通讯传播委员会)两份公文,载明依据广播电视法第21条规定,其节目“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要处以新台币20万元以上200万以下罚锾。节目之前谈二二八事件、批评故宫“国宝”至日本展出,都曾接获NCC来函要求写报告。 

不过,对于施压停播“夜问打权”的指控,蔡英文6月27日透过脸书否认,强调“台湾已经是‘民主国家’,好不容易走出威权统治的阴影后,政府不可能、更不会仅因为媒体持不同立场,就要求停播或停刊。” 

除了谈其节目受到的压力,黄智贤直言台湾政论节目的潜规则,“置入性行销”很普遍,但“夜问打权”绝不接受。她说,包括候选人、地方政府会给好处、送钱,然后指定来宾。也有很多来宾为了上节目会收买主持人,送钱、送礼、请吃饭。 “我不接受任何置入性行销,即使公司要,我都不接受,但很多节目都有。” 

她说,很多名嘴是公关公司的老板,收很多政客、地方政府的钱,对他来讲是合法,收公关费用,帮忙做政策辩护,做公关规划。外人不知道,会以为他是资深媒体人,这样讲是因为他这样想。 

黄智贤说,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还可以接广告代言、当广告明星,这不是很瞎吗?企业给你五百万你就代言,地方政府可否给你五百万? 

黄智贤强调,她在台湾从2003年写第一篇文章、上电视政论节目到现在,就秉持一个原则,“我上节目时,不做生意”。2008年马英九执政后,她不上电视,改做蒟蒻生意,“我就是想不要做任何跟政府部门有关的生意”,等到她回到政论节目,就不做任何生意,“这是我自己的要求”。 

她直言,政府除了发公文到电视台,还有其他施压的方式,黄智贤说,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会抽广告,企业也会抽广告。例如,她讲日本殖民史,日商会来施压;讲中美贸易战,美商会来施压。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k_taiwan/2019/0705/64980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