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暴动成因分析和政府未来工作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暴动成因分析和政府未来工作

占领立法会事件发生后,科大校长史维向全校师生发信,指在立法会大楼发生的事件,令人痛心及伤感。他认为,要面对当下的挑战,就应该要讨论问题的根源。史维校长想探讨的问题根源或成因是什么呢?他没有进一步说明,只是建议致力促成对话。通过对话也许能够了解问题的根源,不过,在一些年轻人被“反中”、“违法达义”洗脑和过于偏执的情况下,估计对话只能成为他们进一步攻击政府的平台。港大张翔校长刚谴责“破坏性行动”,该校学生会就发声明抗议,将“破坏性行动”美化成示威者以武力进入立法会,要求政府回应诉求云云。科技大学和中文大学学生会均无理拒绝林郑特首的闭门对话会。可见,要对话也不是现在,而是应该在严惩罪犯、以正视听之后。

外国势力图破坏“一国两制”

反对派虽然不敢说占领立法会的行为不是暴力,但他们不仅不谴责暴力犯罪,反而故意转移视线,将暴力犯罪的起因说成是政府的“制度暴力”。事实上,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具有正当性和必要性,也符合国际普遍做法的。但是,反对派先将政府的修例污名化,煽动那些连修订内容都不甚了了的年轻人暴力示威,然后倒果为因,将《逃犯条例》修订说成是暴力犯罪的根源,实在是“倒打一耙”。如果政府实施所谓的“制度暴力”,则《苹果日报》和黎智英早就“拉人封艇”了;如果是“制度暴力”,则反对派早就没有了市场。即使林郑特首为修例引发争议而道歉,那也不足以说明是“制度暴力”,更何况争议是因为反对派的误导而引起的。

反对派捏造“制度暴力”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反修例只不过是借口罢了,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中美贸易战中的美国政府添加谈判筹码,为发动“颜色革命”和破坏“一国两制”。道理很简单,如果动乱严重到要启动《基本法》第18条的“紧急状态”,则“一国两制”也就难以为继了。反对派希望看到“一国两制”失败,为两岸统一添烦添乱,但这显然是广大香港民众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的确,香港贫富悬殊,楼价高涨,幸福指数下降,但这绝非年轻人感觉前途无望的理由。虽然香港经济增长缓慢,但不等于没有机会。年轻人还未走上社会,就幻想着与他人一样拥有好的工作和一套房子,否则就感到前途无望,这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只要拥抱祖国,在粤港澳大湾区更可以发现无限机遇,所谓前途无望也不过是一种“懒惰”的心态而已。

急需落实国民教育

香港眼前最急切需要的,是国民教育,而不是“无效对话”。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香港教育界是一个严重失败,更直接一点说,就是香港回归以来未能真正落实国民教育,再加上有些媒体每日灌输扭曲资讯,几乎耽误了一代人。不少年轻人几乎没有国家观念,只有狭隘的地域观念,比较容易接受“港独”思想,在反对派的挑动下,特别容易成为反对派的“炮灰”。全国政协副主席、前行政长官董建华日前与部分传媒高层开“吹风会”时,把时局现况归咎于他任内推行的通识科,是令年轻人“出问题”的主因,更把通识科形容为“失败”。这说明董先生真正领悟到了年轻人暴力犯罪的根源所在,这个问题不解决,年轻人还会盲目走上街头。

当然,人们在讨论暴动犯罪的成因时,也必然会指出外国势力介入,也可能有黑社会分子乘机捣乱。董先生还指出,7月1日占领立法会事件中部分冲击者“手法专业”,他认为警方必须彻查背后受到什么人指使,将他们绳之于法。这应该是指团伙犯罪的首脑或组织者,年轻人犯罪当然离不开这些人的教唆和指挥,也是原因之一。

未落实国民教育是主因,可能是国教科已搁置,如何恢复是本届政府必须考虑的议题。林郑特首在未来三年内仍然会推出一些重大议题,尤其是民生议题。但政府一定要汲取教训,认真做好谘询工作和ABC预案,防止偏颇。

有建制派代表指“政府未来数年不会处理涉及与内地相关议题”。这种说法是值得商榷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香港如此重要,难道未来数年就不处理了?也有建制派代表建议在“831框架外讨论重启整改”,认为重启政改可纾解纷争。这种建议也是值得商榷的。笔者同意这样一种说法,即香港经历一连串事件后,中央对待香港政改会更加慎重和坚持底线,现在重启政改(尤其是“831框架”外)只会令特区陷入更深政治争拗,未必能够取得好效果。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大公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710/6509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