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贺龙先后“七十次”要求入党,为何屡次被拒?

贺龙先后“七十次”要求入党,为何屡次被拒?

 

“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在旧军队里身居高位,可自从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之后,便积极追求光明,坚决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却屡遭拒绝。他不改初衷,继续努力,先后“七十次”要求入党,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寒门少年立大志

1896年3月22日,贺龙出生于湖南省桑植县城北洪家关的一户贫农家庭。贺龙的堂曾祖父贺廷璧自幼习武,练就一身本领,在当地有很高威望。清咸丰四年,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军进入湖南。在桑植首先举义的就是贺廷璧。他率领几千农民起义军攻破桑植县城,杀掉县官,开仓放粮,深得贫苦群众的拥护。在他的影响下,湖南各地农民纷纷响应,组织武装与太平军一起同清军作战。后来,反清斗争在清政府的残酷镇压下失败,贺廷璧父子被捕。清政府在处决贺廷璧时,贺廷璧的夫人刘氏跪在贺廷璧面前,双手掀起上衣前襟,接住被刽子手砍下的贺廷璧的头,不让人头落地,意思是贺家后继有人。从此,“贺廷璧造反,刘氏兜头”的悲壮故事在桑植一带传播开来,并成了当地戏剧的一个经典节目。贺氏家族把这个事件记入家史,代代传颂,对贺氏后人产生了深远影响。

贺龙的祖父贺良仕是个武举人,有一身好武艺。贺良仕与夫人罗氏心地善良,热心公益,济人之急,拯人之困,乐善好施。贺龙的父亲贺士道务农兼做裁缝,为人直爽,继承家传武艺,爱打抱不平,敢与豪绅富户对抗。贺龙的母亲王金姑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家庭妇女。在家里,贺龙排行第四,有3个姐姐、两个妹妹、1个弟弟,一家三代11口人,靠3亩薄田和贺士道做裁缝所得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家境十分艰难。贺龙出生时,全家人就已经处于饥寒交迫的状态。

祖父给贺龙取名文常,字云卿,乳名常伢。贺龙出生那年,湘西一带水灾、旱灾接踵而来,荒田千里,饥民遍野,饿殍无数,然而,反动政府的各种苛捐杂税却有增无减。祖父不得不带着年幼的贺龙,四处奔波,为民团传授一些武功,以求得糊口之食。贺龙跟着祖父,也学会了简单的几个招术。父亲为了偿还地主的高利贷,领着全家去30公里外的地方,给一户地主当了3年的佃户,可全家仍然衣食无着,只好又返回洪家关。

在艰难的生活中,祖父仍坚持教贺龙练武识字。贺龙5岁时,祖父把贺龙送进了族人办的不收学费的私塾,并为贺龙取学名贺平轩,后改为贺振家。贺龙天资聪明,学习刻苦,但先生却不喜欢他,经常借机惩罚他。因为贺龙爱动脑,经常向先生提出一些问题,先生无法回答。而且贺龙从小受家风的影响,嫉恶如仇,爱打抱不平,痛恨土豪劣绅和贪官污吏。当穷人孩子与富人孩子发生矛盾时,他总是站在穷人的孩子一边,帮他们打富人的孩子。先生又总是偏袒富人的孩子,常常对贺龙大发雷霆,训斥贺龙。时间长了,贺龙在学校呆不下去了,两年之后,就愤然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

贺龙9岁那年,桑植县发生洪水灾害,饥民如潮。贺龙全家也陷入了饥饿难挨的困境。一天,贺士道带着贺龙,和其他乡人一道进县城去买“义仓”低廉的平粜米。县衙门派来监管买卖的堂勇,任意找茬鞭打买米的穷苦百姓,贺士道看不过去,站出来讲了几句公道话。官吏大怒,抡鞭猛抽。贺士道一闪身躲了过去,没想到皮鞭正抽在身后的贺龙手上,一条血痕立刻凸现出来。贺士道火了,夺过衙役的皮鞭就和这帮家伙打了起来。可是,官府人多势众,贺士道被抓进衙门。这件事对贺龙刺激极深,他从此立下了反抗旧政权的志向。

不久,三个姐姐先后出嫁,父亲外出谋生,母亲体弱多病,弟妹年幼,贺龙稚嫩的双肩不得不承担了养家的重担。干农活,下煤窑,跑运输,什么苦活累活,贺龙都干过。为了全家人的生计,贺龙说服父母,向大姐夫借了一头骡子,跑上了运输。正是在跑运输的过程中,贺龙逐渐走上了革命道路。

贺龙个头不高,要站在板凳上给牲口上下货物,自然比别人多了一层辛苦。但苦难难不倒坚强的贺龙,社会的黑暗磨不去贺龙的正直、豪爽与勇敢。路遇不平的事,贺龙就要挺身而出,伸张正义。他以其超人的胆识、正直、善良、豪爽、顽强,赢得了同行骡子客们的钦佩,赶马的人们都愿意和贺龙搭伙,把他当作懂事的、平起平坐的年轻朋友,使他成了一个小名人。哥老会因此注意上了贺龙。在湖北恩施的一家茶馆里,贺龙结识了当地哥老会首领唐伯义,接受了哥老会“反清复明”、杀富济贫、惩治贪官的主张,与父亲贺士道一道加入了哥老会。17岁的贺龙当了哥老会里最小的“十排老幺”。哥老会组织严密,有严格的规章律条,对会众的困难也尽力帮助解决,提出的口号是“打倒贪官污吏”。哥老会帮助贺龙解决了不少仅靠个人难以解决的困难。贺龙也想方设法维护穷人的利益。但是贺龙所做的这些抗争,并没有改变他个人及其家族的命运。为什么与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发生冲突,尽管道理都在自己一边,可大都是以自己失败而告终?贺龙一直对此十分困惑。

与许多革命元勋一样,贺龙在成为共产主义者之前,接受了孙中山三民主义的熏陶。当时,一个叫陈图南的革命党人,成为贺龙走上革命之路的领路人。陈图南(1887-1927),谱名才鲲,湖南桑植人,与贺龙同乡。他家境殷实,少时入当地私塾,曾留学日本,在东京振武学校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参加了武昌起义。孙中山重新组织中华革命党后,他立即参加,支持孙中山领导的反对袁世凯的斗争。1913年,贺龙被孙中山任命为湘鄂川黔联络使,返回家乡联络仁人志士,筹办枪支,开展革命活动。

陈图南从别人那儿了解到贺龙的情况后,认为贺龙具有革命倾向,可以发展到中华革命党中来。1914年秋,陈图南主动拜访贺龙,向贺龙宣传孙中山的革命思想。贺龙被孙中山的革命思想所吸引,当即表示愿意加入中华革命党,为贫苦老百姓打天下,为三民主义奋斗牺牲。两天之后,在桑植书院高等小学,经陈图南介绍,贺龙填写誓约,按下指印,参加了中华革命党,立志服从孙中山先生,再兴革命,投身反对袁世凯的民主革命。

贺龙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是为了探索救国救民真理,而不是为了谋求个人的利益。正是这种崇高的理想信念,驱使他在革命道路上奋斗不已。

 

革命路上屡受挫

贺龙参加革命后,第一次执行重大任务,就遇到了危险,差点儿丢了性命。

袁世凯篡夺中华民国的大权后,不惜卖国求荣,勾结日本,穷兵黩武,疯狂镇压革命党人。在袁世凯指使下,湖南督军汤芗铭残酷镇压湖南人民的反袁运动,大肆捕杀革命党人。湖南的革命党人,决定开展“倒袁反汤”斗争。1914年9月间,贺龙奉命到石门、沅陵两县的团防局和巡防军中去策反,组织反袁武装。这是贺龙加入中华革命党后执行的第一个重大任务。他约了几个人以贩羊作掩护,先到桃源去摸情况,然后单身去了沅陵。沅陵是湘西首府,驻军千余人,其中有些人和贺龙在赶马时有过交往。贺龙到沅陵后以交友结拜为名,与军中不少人结成了把兄弟。经过半年的活动,秘密组织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准备拖抢举义,不料泄露了机密,军方逮捕了一些革命党人。贺龙只得连夜离开,在返回桑植的路途中遇上十几个土匪。他们听贺龙说是个商人,以为贺龙有钱,就把贺龙当成“肉票”关了起来。沅陵警备队得知有人绑票,派出100多军警,将土匪和贺龙一同抓到沅陵,关进监牢。几天以后土匪被斩首。因为在审讯中土匪说贺龙是抓来的“肉票”,贺龙才没有被杀。县衙里的贪官污吏也以为贺龙是个有钱人,想从他身上捞油水,继续关押贺龙,并放出可以出钱赎人的口风。贺龙的亲朋花了一笔钱买通官府,贺龙才得以保释出狱。

虽然经历了挫折,但贺龙并不气馁,继续按中华革命党的指示,坚持革命。他来到湖南省办的雄黄矿打工,以了解石门、慈利一带的驻军情况,发展革命力量。贺龙体格雄壮,年轻力大,劳动时,他总是照顾工友,因而,深得人心。一次,一位工友在一次意外中身亡,其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绝境。贺龙十分同情这位工友,领着一批工人,向矿方提出三点要求:第一,由矿方负责安葬遇难的工友;第二,向遇难工友家属发放一笔抚恤费;第三,改善矿山劳动条件和设施。矿方起初不想答应,百般拖延,但贺龙把工人组织起来,据理力争,迫使矿方不得不答应工人的要求。这是贺龙投身革命之后取得的第一个胜利。贺龙也因此在工人中获得了普遍的尊重与信任。他在矿场工作近5个月时间,与工人兄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些工人在他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华革命党。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把中华民国改为“中华帝国”,31日,宣布改次年为“洪宪元年”,复辟帝制,企图开历史的倒车。这一倒行逆施,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孙中山发表《讨袁宣言》,联络各地革命力量举行武装起义。1915年12月25日,云南省首先宣布独立,组织护国军。不久,贵州、广西、广东、浙江、陕西、四川各省纷纷响应。湖南的中华革命党人也积极准备起义,派贺龙到石门县泥沙镇策动兵变。

泥沙镇有200多户人家,近千人口,设有团防局,有枪80余支。省督军署警察队长唐荣阳的弟弟唐臣之任团防局长。1916年1月,贺龙与姐夫谷绩廷等人,联合大庸县革命党人罗占侯,设计宴请团防局头目,趁团防局空虚之机,占领团防局,活捉局长唐臣之和团防队长,缴获20支枪。贺龙带着这支队伍,乘胜冲入泥沙附近的南北镇和皂市,夺取了那里团防队的40余支枪。不到几天,贺龙的队伍发展到了300多人,取名为“湘西讨袁独立军”。慈利、大庸、桑植、永顺、龙山等县的革命党人纷纷举行起义,加入了贺龙领导的“湘西讨袁独立军”,队伍发展到一万多人。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湘西暴动”。但是由于这支部队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枪弹少,又没有统一指挥,两次攻打石门,均告失败,队伍也一哄而散,“湘西暴动”最终失败。贺龙第一次领导的武装起义虽然失败了,但他从中看到了蕴藏在农民中的巨大的革命力量,更增强了革命的信心。

艰苦的环境,磨炼了贺龙坚忍不拔的意志,暂时的失败,吓不倒坚强的革命者。贺龙总结了起义失败的教训,伺机再次举行暴动。1916年2月,贺龙派人去四川,请求云南护国军总司令蔡锷派兵到湖南支援。可是,蔡锷兵力有限,难以派兵入湘。贺龙便下决心要建立一支自己能够指挥的武装。经过近一个月的准备,1916年3月下旬,贺龙在桑植县成立“桑植县讨袁护国军”,自任讨袁军总指挥。桑植及其周围几个县的许多青年都慕名而来,投奔到贺龙的麾下,队伍迅速壮大起来。贺龙乘势扩大影响,率部攻占桑植县城,赶走县长,宣布桑植独立,推动了湘西的护国讨袁运动。湘西地区的21个县,有16个县宣布独立。湖南其他地区的情况也大体相同。不久,孙中山派程潜来到湖南,召开全省讨袁大会,就任湖南护国军总司令。贺龙被任命为湘西护国军左翼第一梯团第二营营长,正式编入护国军序列。

 

在各省反袁斗争节节胜利的打击下,袁世凯被迫于1916年3月22日宣布取消帝制,并于1916年6月一命呜呼。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分裂成直、皖、奉等派系,各派系争权夺利,互相倾轧。当时担任湖南省督军的谭延闿,本来是中华革命党的元老,一直追随孙中山,然而,此时已经蜕变为一个政客。他设计诱骗贺龙将部队带到常德接受改编,指使自己的亲信缴了湘西护国军的枪。贺龙因外出得以脱险,只带了3个部下、2支枪返回了洪家关。这是贺龙又一次遭遇挫折。为了拉拢贺龙,谭延闿委任贺龙为湖南省督军府谘议,还拨出两只船交给贺龙,让他收税发财。面对这一名利双收的差事,贺龙表示:“我拉队伍为的就是反对苛捐杂税,打倒贪官污吏,你们让我在长沙当官收税装进我的口袋,这不是黑起良心害老百姓吗?”他断然拒绝了谭延闿的笼络。接二连三的挫折,军阀混战的黑暗现实,使贺龙产生了不少的迷惑和痛苦。他组织队伍,本意是为了拯救劳苦大众,可是,清王朝被推翻了,袁世凯归西了,劳苦大众的境遇却丝毫没有改变。这样干革命,又有什么意义呢?贺龙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又没有人能够解决他的困惑。

谭延闿的投机行为,引起中华革命党人的强烈不满。湖南的中华革命党组织成立“正谊社”,以龙璋、覃振为正副社长,会员有林德轩、林伯渠、罗迈等人,他们秘密策划,准备利用辛亥革命元勋黄兴迁葬长沙的机会,反对谭延闿。正商议此事的时候,贺龙前来拜访林德轩,与革命党组织取得了联系。林德轩,湖南石门人,早年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他对年轻的贺龙很为赏识。他听贺龙说,贺龙的姐夫谷绩廷已经同他分道扬镳,改名谷虎时,便建议说:“他改虎,你就改龙嘛!你贺云卿有云,云从龙,风从虎呀!”这个建议,得到了在座的正谊社成员的赞同,从此,他正式改名贺龙。

1917年8月25日至9月1日,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组织中华民国军政府,开展护法活动。湖南革命党人响应孙中山的号召,决定举行湘西起义,派遣贺龙返回湘西发动武装斗争。贺龙回到家乡很快就组建了一支200余人的队伍,担任了湘西护法军游击司令,并与其他护法军一起,打败了侵入湖南的北洋军阀部队。然后,贺龙率所部随湘西护法军总司令张溶川开往常德,准备入鄂援助反对北京政府的武装,而张溶川却以会谈为名,反将贺龙等人扣押,吞并了贺龙的部队。贺龙被关押了7天才被释放。这是贺龙遭受的又一次重大挫折。

贺龙屡屡碰壁,父亲贺士道特意赶来,找到贺龙,劝他回乡务农,图个平安,再不要在刀尖子上滚打了。贺龙对父亲说:“爷爷给您改名叫立堂,是盼望您能立起宗堂。奶奶给我改名叫振家,是盼望我能振兴家业。结果呢?您七立八立,揭不开锅;我七振八振,当了骡子客。后来,我们父子拥护孙中山,明白了建立民国打倒贪官污吏的道理,明白了平均地权,让穷苦农民有田种的道理,活着就该为这个道理干!”贺士道说:“你赶马时,人家关过你两次;参加了革命党,又坐了三次班房,算得是死里逃生喽。不如好好收场,莫干了。”贺龙说:“莫干?该死的朝天,不该死的万年。我不拖枪,上对国家不忠,下对祖宗不孝。我就不相信队伍拖不起来,孙中山搞队伍还不是成了垮,垮了再搞,搞出个民国来。”贺龙的一番话打动了父亲,他表示如果需要,他会继续支持儿子。后来,贺龙的父亲与弟弟,为支持贺龙干革命,英勇献身。

在常德住了一段时间,贺龙决定回洪家关,重新组织武装。途中,他遇上投奔自己的吴玉霖。贺龙正愁没有枪,苍天不负苦心人,赴慈利上任的县长给贺龙送上一个绝好的机会。县长乘坐4人大轿,神气十足地朝慈利方向走去,轿前有几个兵开道,轿后有两个兵背枪压阵。不久,后面的两个兵步子越走越慢,和前面的逐渐拉大了距离。贺龙和吴玉霖悄然尾随着这两个兵,等走到连三弯的偏僻小路上,猛扑过去,抡起菜刀,结果了护兵,夺了两支枪,飞快离去。从此,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不胫而走,传扬四海。贺龙就凭着用菜刀夺下的这两条枪,重新召集人马,组织了一支小小的队伍,不断打击北洋军阀部队,一直发展到了100多人、70多支枪。后来,贺龙在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之前填写的履历表上写着:“1917年底,曾用两把菜刀,发展到百余人的队伍,任援鄂军第一路总司令所属之游击司令。”

1918年春,贺龙去石门县拜会湘西护法军第五军军长林德轩,被委任为湘西护法军第五团第一营营长,率部驻防桃源。不久,贺龙的一些旧部闻讯前来投奔,贺龙部队的实力得到进一步发展壮大。

冲破黑暗向光明

1919年的五四运动,掀起了中国现代史崭新的一页,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广泛传播。特别是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前进。在黑暗中艰苦探索救国救民真理的贺龙,在马克思主义的召唤下,终于找到了真理,踏上了一条光明大道,实现了人生最重要的转折。贺龙是在进步知识分子的帮助下,思想觉悟逐渐提高,并最终完成了世界观的转变。

1920年10月,贺龙担任湘西巡防军第二支队支队长。1921年9月,贺龙率部进驻桃源,担负沅水下游防务。他与知识界人士广泛交往。思想开明、倾向进步的桃源女师校长彭施涤,省立二师校长田佐汉、陈伯陶等都成了贺龙的座上客。老友陈图南和他的同学花汉儒也来到桃源。陈图南此时鼓吹起了无政府主义,花汉儒则信仰马克思主义。花汉儒向贺龙介绍了俄国的情况,说俄国在列宁的领导下,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消灭了剥削阶级,工人农民当家作主了。又说,社会主义也适合中国,一旦中国广大工农觉醒,一定会走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道路。这是贺龙第一次接触马克思主义,感到茅塞顿开。他长期思考而又无法解答的问题,在马克思主义这里找到了最好的答案。贺龙对马克思主义立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俄国革命更是神往。他请花汉儒天天为他介绍俄国革命和社会主义,讲解进步书刊上发表的文章,他像小学生那样专心聆听,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花汉儒告诉他,苏联有一个布尔什维克党,亚洲、欧洲的许多国家建立了共产党,全世界有一个总的国际党(指共产国际),正领导人民进行革命,要在全世界建立共产主义。贺龙问中国有没有共产党?花汉儒明确地告诉贺龙,中国已经成立了共产党。贺龙虽然还没有和共产党人打交道,但从心底里对共产党产生了钦佩之情。

 

然而,此时的贺龙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是肤浅的,他真正的信仰仍然是孙中山的三民主义。1922年6月,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叛变,孙中山被迫到上海避难。远在川东的贺龙得知孙中山处境困窘,立即派人赴沪晋谒孙中山,表示为革命事业当竭尽全力支持孙中山。孙中山甚为感动,亲自写信给贺龙。

贺龙接到孙中山的信非常高兴,决心追随孙中山,革命到底。在随后的两三年时间里,贺龙执行孙中山的指示,在湖南、四川、湖北一带,与军阀进行了大大小小多次英勇作战,可是,局势仍没有丝毫的变化。贺龙非常失望、苦闷,对孙中山依靠一派军阀打另一派军阀的做法产生了怀疑。他对自己的好友刘达五说:“孙中山是个伟人,我一直是对他敬佩的。可是,经过两三年在四川打仗,我有点想法啰,依我看,孙中山很多次出兵作战,都是正义的。照理说,正义应该得胜嘛,毛病就出在他依靠的还是军阀队伍。这帮人有奶便是娘,你势力大,他跟你,别人势力大,他又投靠别人,早晚是靠不住的。”他问刘达五,“你听说过俄国革命没有?”他说:“俄国的沙皇,资本家统统被打倒了,由工农当家搞共产。我很想知道这个产怎么个‘共’法子,和孙中山先生的‘平均地权’有什么不同?中国也有共产党了,想必更高明些了。不过,我想,不管怎么‘共’,要有产才共得成,穷人反正不会吃亏。”“当年花汉儒对我讲起马克思学说,社会主义、苏俄、共产党,让我觉得看到了光明,觉得中国有了出路。可惜的是,我不懂啊,又见不到一个共产党,看不到,摸不着,心里发急,又没办法啊!”

1923年召开的中共三大,确定与国民党进行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1924年1月20日至30日,国民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支持下,孙中山创办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培养革命人才。这年夏,贺龙率部驻贵州省铜仁县,此时,他已经在熊克武部任旅长。他收到秘书长严仁珊的亲戚周逸群从黄埔军校寄来的许多进步书刊和关于广东时局、黄埔军校、国共合作等情况的信件。周逸群,原名周立凤,1896年生,贵州铜仁县人。1919年赴日本留学,1923年回国,在上海参加创办《贵州青年》旬刊,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1924年10月入黄埔军校第2期学习。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对贺龙走上共产主义道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贺龙认真地阅读了这些材料,请严仁珊为他详细讲解,思想豁然开朗,以前许多想不明白的道理,现在突然明白了,他由衷地感叹说:“我看哪,只有找到共产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救中国!”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去广东找共产党,旅长职务交由第一团团长谷青云担任。他把这个决定报告了熊克武。但熊克武不愿意放走手下这名能征善战的骁将,无奈之下,贺龙委派他的参谋刘达五去广州谒见孙中山,寻找共产党。

是年11月,贺龙率部返湘驻守常德,中共党员夏曦特意拜访贺龙,并请求给予经济援助。贺龙热情接待了他,慷慨解囊,资助他5万银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天文数字。年底,毛泽东派兼有国共两党省委委员身份的陈昌甫到常德专程拜会贺龙,两人相处也极融洽,经常促膝长谈,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1925年2月,贺龙被委任为建国川军第一师师长,授中将军衔。贺龙在就职仪式上表示:龙当激励保国卫民之夙愿,以尽义务于国家。他大力整肃军纪,严禁部队损害老百姓利益。他率部每到一处,总是尽可能地废除当地的苛捐杂税,减轻人民负担,深得民心。他还积极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进步运动。1925年在上海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运动。湖南各地纷纷成立“雪耻会”,反帝爱国运动在湖南迅速展开。湖南赵恒惕当局对此残酷镇压,使这一运动受到很大摧残。而贺龙旗帜鲜明地支持反帝爱国运动,在他所管辖的澧州形成了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热潮。贺龙顶住压力,邀请长沙“雪耻会”代表来澧州讲演,还向上海、长沙等地工人、学生组织发出电报表示支持。当时,长沙《大公报》报道说:“澧州镇守使贺云卿氏,以此次青沪惨案,举国悲愤……致电驻省办事处严仁珊秘书长,就近由长沙中国银行汇寄捐助3000元……”贺龙还资助进步青年彭玉珊,赴广东进入共产党人李富春主办的国民革命军政治讲习所学习,彭玉珊后来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春,贺龙闻知广州国民政府准备出兵北伐,立即派代表与广州政府联系。7月,广州国民政府任命贺龙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六师师长,兼湘西镇守使。8月,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师长,率部参加作战。8月27日,贺龙率师攻占慈利。这时,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派出以共产党员周逸群为队长、共产党员为骨干的宣传队,来到贺龙部队,开展政治工作,受到贺龙和官兵们的热烈欢迎。贺龙就各种困惑虚心地向周逸群请教,周逸群的详细解答,使贺龙心里豁然开朗。第三天,贺龙约周逸群密谈,开门见山地提出:“我要参加共产党,你介绍我加入。”当时,中共中央规定,在友军内部不准吸收高级军官入党,周逸群无权决定是否接受贺龙,只得含糊其辞地说:“共产党是不关门的,只要够条件,时机一到,一定会有人找你。”贺龙诚恳地请求周逸群帮助改造部队,希望宣传队全体人员留在第一师工作,还希望广州方面从黄埔军校派一批人来。周逸群认为,革命形势高涨,各军都缺干部,广州方面不可能派人来。他建议贺龙开办政治讲习所,自己培养干部。贺龙接受了这一建议,在是年9月,创办政治讲习所,聘请周逸群担任政治讲习所第一任所长,并把大部分宣传队员留在第一师。应贺龙的要求,中共湘区省委派出一批共产党员到一师工作。讲习所的政治教官和军事教官都是共产党员,他们讲授《孙中山主义大纲》、《社会主义大纲》、《世界革命史》、《经济学》、《资本论入门》、《哥达纲领批判》等课程。贺龙经常亲自到讲习所和学员们一起听课,政治觉悟迅速提高。

 

1926年9月,贺龙任命周逸群为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在部队内开始建立政治机关,并为各旅、团、营、连编配了政治工作人员,在连队建立了士兵委员会。共产党在第一师营以下各级官兵中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贺龙爱将、担任号称“豹子营”营长的罗忠义,在周逸群的教育下,积极追求光明,产生了参加共产党的想法。他入党前,特意请示贺龙。贺龙说:“好得很,赶快参加,我还要参加呢!”在贺龙的支持下,营长罗忠义、罗统一、王炳南、贺桂如等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贺龙率部屡立战功,1927年3月,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独立十五师师长。6月,武汉国民政府任命贺龙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全国处于严重的白色恐怖状态。许多军队发生了迫害共产党人的严重事件。在严峻关头,贺龙与周逸群进行了一次坦诚的对话。贺龙说:“长沙的许克祥反共了,朱培德也开始把共产党人送出了江西;冯玉祥也将‘清党’,看来共产党应有所准备……”又说:“不管局势发生什么变化,多么紧张,我贺龙还是坚决拥护共产党,坚决执行共产党的决定。在我部队里工作的所有共产党员,一个也不要离开,继续在自己的岗位上大胆地工作。无论出什么情况,我贺龙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共产党的事,在我部队中的共产党人,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蒋介石派人游说、拉拢贺龙,许诺给他当国民党中央委员、任江西省主席,并赠送一栋地处南京的大洋楼,贺龙断然拒绝。6月底,贺龙回到武汉,主动拜访共产党人林伯渠,表示坚决跟共产党走到底。7月初,武汉国民党集团已经处于叛变革命的前夜。周恩来找到贺龙,向他介绍了当前严峻的革命形势。贺龙说:“我一直追求能让工农大众过上好日子的政党。最后,我认定中国共产党是最好的,我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只要共产党相信我,我就别无所求了。”周恩来说:“贺龙同志,我们当然是相信你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呢?”贺龙说:“我很清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我听共产党的话,决心和蒋介石、汪精卫这帮王八蛋拼到底。”

1927年7月8日,贺龙派第二十军的船只送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刘少奇离开武汉。7月10日,贺龙把正在遭受反动派严重迫害的鄂城、大冶各地武装工人纠察队秘密编入了第二十军教导团。编进来的工农士兵中有许多是共产党员,贺龙信任他们,有意通过他们来改善部队的政治素质。军部特务营是贺龙最可靠的警卫部队,贺龙让共产党员唐天际当该营第一连副连长,共产党员吴溉之当第二排排长。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开始逮捕和屠杀共产党员及革命群众。贺龙挺身而出,派人在武汉三镇许多共产党机关和工会、农会等革命团体的门上挂出二十军的旗帜,并且派兵站岗,阻止反动派搜捕;同时,又将在各地因遭受迫害、处境危险而逃来武汉的共产党员300余人保护起来,其中许多人在第二十军担任了政治工作。

7月23日,贺龙率部抵达九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会见贺龙,告诉贺龙,准备在南昌举行暴动,希望贺龙率领二十军参加。贺龙激动地说:“平山同志,我贺龙感谢党中央对我的信任,也感谢你把这样重大的机密告诉我。我只有一句话,赞成!我完全听从共产党的指示。”谭平山兴奋地说:“我要谢谢你,有二十军参加,胜利的把握就更大了。”贺龙说:“谁也莫谢谁,我们大家一条心,为中国工农做一点点子事情嘛!”

7月27日,贺龙率第二十军全部集中南昌后,立即会见中共领导人李立三、谭平山等。28日,周恩来代表中央,任命贺龙为起义军总指挥。8月1日,贺龙与周恩来、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2万余人的革命武装举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了中国共产党创建人民军队的历史,揭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斗争的序幕。贺龙以及他参与领导的南昌起义,载入了中国革命的史册。

8月3日,按前委指示,贺龙率起义军开始撤离南昌,不久攻占瑞金。8月末,在瑞金的一座学校里,由周逸群、谭平山介绍,贺龙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在贺龙入党宣誓仪式上高度评价贺龙,说:“组织上对贺龙很了解,贺龙同志由一个贫苦农民经过斗争,成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很不容易。多年来,贺龙同志积极追求真理,是经过考验的,是信得过的。”

贺龙经历了长期的追求与考验,终于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他曾这样回忆自己的入党经历:“有的材料写着我七十次找党,算上历次的要求,我也记不清楚了,没有七十次,恐怕也有几十次吧!”贺龙入党之后,政治上更加成熟,军事上更加勇敢。在党的领导下,这名普通的湖南“骡子客”成长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帅。

来源:《党史纵览》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9/0730/65639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