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国际 中国投资人身后的"幽灵"?美国工会竟是这样的存在

中国投资人身后的"幽灵"?美国工会竟是这样的存在

编者的话:特殊的时间节点,中美元素碰撞,戏剧性的场景……描述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设厂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在社交媒体及传统媒体上持续引发关注。有人从中看到劳资纠纷,有人体会文化冲突,还有人想得更远:自动化浪潮终究会导致工人被抛弃吗?抛开这些思考,该片有一个极为现实的着力点——美国工会,虽然中国企业家曹德旺投资之初就明确表示“工会进来,我关门不做了”,但最终还是难以摆脱与工会的艰苦斗争。工会在美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何以被一些美国媒体称作徘徊在中国投资人身后的“幽灵”?

“政客们要么谴责其要求,要么渴望其支持”

“无论在车间、大港口还是新闻编辑室,都能感受到它们的影响力。政客们要么谴责其要求,要么渴望其支持。”这是美国彭博社一篇报道对美国工会的评语。该文写道,自美国在19世纪末实现工业化以来,工会一直在组织工人寻求更好的工资、福利和工作环境,学者们对其作用争论不休。它们提升还是阻碍生产力?加强还是扭曲劳动市场?改善地方政府财务状况还是使其债台高筑?随着美国工人面临停滞的工资和与日俱增的收入不公,争论愈发激烈。

在纪录片《美国工厂》中,主动与中国资方“开战”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就是美国工会的典型代表。UAW是当下美国最大独立工会,早在1935年成立后即组织一系列罢工活动,通过与福特、通用、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厂商谈判,为工人争取到加班工资、带薪假期等一系列权利。2008年,这三大汽车公司申请破产重组,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后来在一份报告中称,这三家公司的工人都加入了UAW,薪资和各项福利高达70美元/小时,导致企业不堪重负。2013年汽车城底特律的破产,也被认为有UAW的“功劳”。UAW的能量可见一斑。

UAW是美国劳工联合会(AFL)的一部分。今天,美国的工会主要分为两大体系,分别是1955年成立的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和2005年自AFL-CIO分出的变革谋胜工会联合会。两者都主张自己代表美国和加拿大劳工的利益,积极从事政治游说工作。其中,AFL-CIO特别关注全球贸易议题。

美国工会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为会员争取更高的工资,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加入工会的工人周工资中位数为1041美元,未参加者为829美元;争取更好的福利待遇,比如工会工人有94%获得雇主资助的医疗保险计划和退休计划,而非工会工人的相关比例为67%和66%;争取更好的工作保障,不属于工会的工人的雇用很“随意”,工会工人则只能在其无法胜任工作时被解雇。

尽管工会以保护工人利益为优先,但并非所有工人都愿意加入工会。加入工会程序简单,却需要缴纳一定会费。美国一些规模较大的行业工会拥有庞大的资金实力,他们不仅向工人收取会费,还与企业签订协议,统一管理会员的福利。由于手中握着大把选票,工会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奥巴马参加2008年大选时,曾向工会做出许多承诺,并得到工会大力支持,工会为其及民主党筹款多达4亿美元。

对于工会领导来说,相关的政治利益也很诱人。最著名的例子当数伍德科克,他于1970到1977年担任UAW主席,卸任后被时任总统卡特任命为驻华联络代表处主任,1979年中美建交后进一步成为美国驻华大使。

近些年来,工会出现在重大新闻中的情形已经不多,比较有名的是2007-2008年美国编剧工会发动大罢工,罢工迫使众多电视系列剧集和电影推迟播出,给好莱坞带来的损失高达14亿美元。2017年,美联航强行拖走已经登机的一名亚裔乘客登上各大媒体头条,该事件也是工会强势的体现。那趟航班本来正好满座,但航空公司4名机组人员需要乘机,而那名乘客被随机选中要求让出座位。航空业是美国工会最强大的行业之一。

“美国工会之强大毋庸置疑,至少到目前为止,它仍是美国大选时必须争取的对象,包括他们的选票和资金。”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张一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但美国的工会正在退化,一方面因为工会其实不再完全维护工人的权益,很多工会高层把工会当成自己的政治资本,他们自己也逐渐成为新的资本家;另一方面,工会推动企业创新的积极作用正在消退,阻碍企业按照市场法人身份盈利的消极作用在上升。

相比巅峰,它已衰落至历史“低点”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2019年发布的数据,2018年有10.5%的美国工人是工会成员,其中公共部门的工会参与率是33.9%,私营部门为6.4%。在工会的1470万成员中,公共部门有720万,其中地方政府雇员参与度最高,比例为40.3%,职业以警察、消防员和教师为主。私营部门工会参与度比较高的是公用事业(20.1%)、运输和仓储(16.7%)、电信(15.4%)。

美国工会于19世纪末出现,它们建立的初衷是保护劳工群体不受血汗工厂剥削。1886年,芝加哥工人在AFL系工会组织牵头下组织罢工,争取8小时工作制获得胜利,这就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不过,美国工会的斗争纲领中毫不含糊地写着“排斥一切外劳”,甚至把“华工”单列为一条。

20世纪初,美国工会运动继续获得成功,制造业工会成员平均周薪显著提升,周工作时间减少。二战后,工会运动达到顶峰,有组织的劳工成为美国经济的主要力量。1954年,将近35%的美国工人是工会会员。但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工会力量逐渐下降,廉价进口替代品的涌入削弱了美国制造业,许多工厂要么转移到工会力量较弱的南方州,要么转移到海外。与此同时,企业投入巨资游说打击加强工会的法律。

1981年8月,美国空中交通管制员工会宣布实施罢工,共有约1.3万名管制员参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认为他们违反联邦反罢工法律且“危害国家安全”,解雇了拒绝返回岗位的1.1万多名员工。里根的强势大大打击了工会运动,此后,美国罢工活动大幅减少。

“如今加入工会的美国工人占比已降至一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英国《卫报》称,有统计称,每年美国工会在华盛顿游说的费用约为4800万美元,而美企的游说支出超过25亿美元。许多美国议员对企业的关注远超对工会的关注,因而忙不迭地削减企业税但不提高最低工资。

美国《太平洋标准杂志》刊文称,工会衰落与全球化、政治等因素有关。“美国从来没有持久的‘工党’”,乔治敦大学劳工专家约瑟夫·麦卡丁说,“民主党成为劳工更意气相投的盟友,但该党从来没有全心全意对待劳工。”“某种程度上,美国工会更多是政治博弈的工具,各博弈方有一个默契就是不让工会登上政治舞台。”张一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在全球化时代,美国消费者面对众多商品来源,他们的选择标准主要是价格,他们更愿意购买来自外国工厂的低成本产品,而不是看是否为美国公司及该公司有工会组织。这种选择让工会不再有主导权。而技术进步和更多人工被机器替代的前景,也意味着资方地位上升、工会筹码减少。

如今,“工人投票拒绝工会干预”正在越来越多的美国私营企业里频繁出现,这不仅因为美国“产业化工人时代”已悄然过去,更因为越来越多劳动者对工会管理层“食利者”感到不满。2006年,15岁就成为工会会员的罗伯特·费奇写出揭露工会腐败的专著《出卖团结:腐败如何摧毁了劳工运动并削弱了美国的承诺》,书中称,“美国的两万多个地方工会,就像封建领主一样,大多有自己垄断的地盘,而且很多被黑帮渗透。”

就在前不久,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搜查了UAW主席加里·琼斯的家。FBI发现有数百万美元资金被不正当使用,有些资金被用于个人旅行及购买劳力士手表等奢侈品。据底特律《都会时报》9月3日报道,除了加里·琼斯,还有数名工会领导人被判有罪,另一名前UAW官员迈克尔·格里姆斯于上个月被起诉,据称他收受了200万美元的回扣。

反对工会,美国大公司有传统

“美国的工会参与已是一个过时模式。”德意志广播电台近日的一篇报道写道,强大的工会,血腥的罢工,这是历史。近年来,加入美国工会的人越来越少。人们对瑞典裔美国工运作曲家乔·希尔的记忆已经消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8月31日报道称,从理论上讲,美国工会的要求受到公众支持。盖洛普近来的民调显示,64%的美国人支持工会,创下5年来的新高,但美国工人的入会率却创下新低。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上世纪80年代美国制造业衰退之后,相关的工会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了,随着工人数量急剧减少,其力量随之大幅降低。

尽管工会越发式微,但在美国,其力量仍然不可小觑,而且牵涉到“政治正确”问题。一家企业不成立工会或反对工会很容易遭批评,亚马逊等美国行业巨头都有过类似遭遇。另一方面,美国大公司对工会充满敌意也是有传统的。

据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报道,早在1935年美国国会通过保护工人加入并组建工会权利的《瓦格纳法案》后,美国的大雇主们就寻求通过监视工人、制定劝阻其员工建立工会的策略等手段来阻挠法案的实施。美企的此类策略是美国除制造业以外行业工会较少的原因之一。随着时间推移,美国制造商将工厂迁出底特律、费城和特伦顿等“工会堡垒”地区,并最终迁往海外。而那些在服务业中最成功的美企,如沃尔玛从一开始就极力阻止工会进入。

实际上,就入会率而言,美国一直排在发达国家的“接近垫底”位置。与美国工人约10%的入会率相比,在更“自由”的北欧国家,该数字接近70%。宋国友说,和欧洲国家相比,美国的资本主义属性更强,关注社会民生的属性相对少一点,所以资方、资本对于工会和工人运动比较反感和警惕。张一飞也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欧洲的工会组织罢工、同资方谈判进行得有声有色,而美国工会相对沉默。欧洲工会固然是在为工人争取福利,同时也敦促工人进行技术创新,不像美国工会在一味袒护工人和一味袒护资本家这两个极端之间摇摆。

不过,《华盛顿邮报》刊文称,美国缺乏强有力的工会组织,这使得美国没有打造出像欧洲那样广泛的社会福利网,也导致贫富差距比欧洲国家大得多,工人工资在过去几十年停滞不前。但另一方面,美国的劳动力市场远比欧洲灵活,这也使得美国从经济危机中恢复的速度比欧洲国家快得多。

值得一提的是,在工会问题上,赴美中国投资者有困扰,美国公司在欧洲也面临类似问题。今年7月,德国服务工人的工会组织“ver.di”针对亚马逊发动大罢工,要求提高薪资,2000多名员工参与。工会组织认为,亚马逊在欧洲引入美国式商业风格,尤其是对工会组织的反感,但欧洲大陆不会让美国大公司玩“狂野西部”游戏。德国《焦点》周刊称,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欧洲经济衰弱,来自美中等国的大公司带来另一种文化,带来的冲击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欧洲工会组织的影响力下降。

来源:环球时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guoji/2019/0905/66818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