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乱港派坚持“五大诉求”旨在夺权

港媒:乱港派坚持“五大诉求”旨在夺权

特首林郑月娥日前宣布“四项行动”,包括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在她看来,这是释出善意,希望通过对话与反对派和解,让香港重回正轨。特首的出发点当然是一番好意,大家当然也希望这些好意会带来香港局势的转折点。但很可惜,反对派一直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看来,特首的善意未必能得到理想的效果。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原因很简单,经过近三个月的动荡,反对派的诉求已经不再是“撤回修例”。其实修例在六月已经终止,“寿终正寝”。反对派也心知肚明。执著于“撤回”二字,一开始可能只是“气不顺”,但慢慢,反对派发现把“撤回”放在“五大诉求”的第一位,最能调动民意。于是“撤回”就成为反对派推行其他诉求的挡箭牌。现在,撤回反而是最无足轻重的诉求。

正如港澳办发言人所言,运动已经“变了质”,不再针对逃犯条例。这样,特首隆而重之地回应“撤回”,又有何用?

反对派的“五大诉求”中最实质的诉求有三个:第一,是特赦在骚乱期间逮捕的所有涉嫌违法之人;第二,是追究所谓警员“滥暴”;第三,是实行“真普选”。正如有亲反对派人士在明报评论文章所言,“坚持撤回就是要政府屈服于民意”。意思就是政府对反对派低头,一低头,其他实质诉求就可以“打蛇随棍上”了。

这三个实质诉求政府都无法再退让。

在整个骚乱期间(还在不断进行中),涉案的嫌犯数量庞大。有一些轻微的罪行,笔者认为法官不妨从轻发落。但有很多人涉及严重的罪行:比如有人管有、制造、使用汽油弹等“大杀器”,严重威胁社会安全;有人大规模破坏交通工具和贵重的公共设施,造成至少数以千万港元计的直接损失;有人滥用私刑,攻击外地游客;有人多次围攻警署;也有人冲击中联办,污损国旗、国徽,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这些既不是“言论自由”,也不是参与非法集会和涂污公物等较轻微的罪行,而是最高可以判处终身监禁的重罪。如果这些罪行能被一笔勾销,香港以后就不用再提法治二字了。

独立调查矛头指向警队

反对派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追究警察的“滥暴”责任。正如前文引用的评论文章中就说“委员会必须以彻查警暴为首要目的”。现在一些反对派的宣传单张,干脆把“五大诉求”中的“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改为“追究警暴”,也足可明证:所谓“独立调查”的实质就是调查警察、追究警察的责任。

社会骚乱进行这么久,规模这么大,警察特别是前线警员压力之大,外间难以想象。总体而言,特别和外国同类事件中对比来看,香港警方是克制的,使用武力基本适当。说句公道话,骚乱至今近三个月,香港没有因骚乱而死人,这在其他国家基本不可想象。这么多的行动中,个别警察的一些行为可能引来市民忧虑,但这些都必须放在实际环境中加以谅解。

假如有警察涉违法行为,有现成的投诉科和监警会机制。这些机制经过长期的使用,证明是有效的。有人以“医院殴打老人”的例子说警察投诉科不作为,这忽略了近三个月处于“非常时期”,警察人手严重不足的无奈现实。

政治是最现实的。在近三个月中,警察维持香港治安劳苦功高,瑕不掩瑜。在以后可能持续一段时间的动荡日子,警察也还是维持香港治安,保证骚乱不至于无法控制的关键力量。保持警察的士气非常重要。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也提到,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现阶段”时机未成熟,乱象仍在持续之中,不是合适时候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强调要等一切平静之后再说。这没有排除以后成立调查委员会的可能性,现在不成立委员会,也不承诺成立委员会,完全是出于现实的考虑。一些缺乏政治敏感度的建制派人士,没有听出言外之音,随着反对派指挥棒起舞,令人遗憾。

所谓“实行真普选”的要求,是反对派的最终目的。而这根本不是特区政府能单独处理的事。反对派口中的“真普选”,就是抛开人大常委会“8.31”决定的普选。正如反对派的评论文章所言“我们要的是民主改革。所谓民主改革,必然不可能是在‘8.31框架’下推行。不要跟我说‘8.31框架’是北京定下的,所以不可能触碰。既然是北京定下的,即北京可以移除。”

“8.31”决定经人大常委会决议,对香港而言则是有宪政地位的文件。况且,反对派口中的民主改革,不但要抛开“8.31”决定,还必然要抛开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的“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规定,直接或变相实现“公民提名”,更加违反基本法。试问,中央如何能退让?

即便这些要求政府无法退让,但要把大部分示威者和暴徒区分开来,可以经过真诚对话去化解矛盾,这是林郑政府需要全力以赴的工作。

但少数人有更深层的政治议程,即“管治权之争”,要把香港变成“完全自治”甚至搞“港独”。他们把这些深层次的议程混杂在“五大诉求”中,希望借助普通市民对政府施政的不满,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更是特区政府和中央无法退让半分的。而不幸,这少数人能很大程度地左右普通示威者的情绪,得以“挟民众而逼中央”,令事件变得复杂和难处理。这是不得不正视的现实。

林郑的四大行动如果能换来反对派的善意,这自然最好。但基于以上分析,政府也需要为形势进一步动荡做好准备。

来源:大公网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907/66894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