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历史揭秘 亲历邓小平南巡:不搞改革开放只能死路一条

亲历邓小平南巡:不搞改革开放只能死路一条

 

4月18日,武昌火车站。

李建华的快餐连锁店就紧挨着站前广场。早上8点,正是吃早餐的点,店里挤满了南来北往的旅客。22年前,李建华和妻子从武汉乡下来到武昌火车站,在站前广场旁摆了一个路边早餐摊。22年过去了,昔日的路边摊已发展成为了一家连锁店。

“感谢小平,要不是他老人家1992年南巡,我和老婆很可能还在乡下种田。”李建华感慨地说:“是小平的南巡谈话让我吃下了‘定心丸’,走上了致富路。”

事实上,吃下“定心丸”的何止李建华一家。作为小平南巡的亲历者、湖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邓凡全认为,小平南巡使得中国的改革开放国策得以延续,掀起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二次浪潮。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3日,小平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了重要讲话。武昌,是小平南巡第一站。“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二次浪潮,就是从湖北,从武昌火车站那并不宽阔的站台上起步的!”邓凡全自豪地说。

“小平南巡,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重大战略行动”

“小平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具有雄才伟略和远见卓识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湖北报业集团资深记者涂亚卓认为,小平选择1992年这个时候出巡并非偶然,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重大战略行动。

涂亚卓曾在2008年参与了湖北报业集团《总设计师在武昌站的40分钟》长篇通讯的采写,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南巡通”。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走到了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十字路口。”涂亚卓说,国际上,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西方国家叫嚷“共产主义大溃败”;国内,“左”的思想再次回潮,争论声处处可闻:“基本路线的要点在哪里?”“改革开放姓‘社’还是姓‘资’?”……改革开放陷入胶着,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从1984年的14.7%下降到1990年的4.1%。

“历史的紧要关头,小平站出来了!”涂亚卓认为,正是小平南巡,中国历史得以扭转乾坤。

而对于小平南巡的历史背景,当年的亲历者、时任广东省委副秘书长的陈开枝在接受《百年潮》专访时也曾谈及:小平在南巡时反复强调说,基本路线不能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变,之所以这样强调,就是因为事关社会主义的前途,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存亡,他要出来“说一说”了。“原定20分钟的停留,延长到40多分钟”

“1992年1月18日早上9点多钟,小平的专列驶进了武昌火车站,原计划停靠20分钟加水,没曾想却延长到了40多分钟。”4月18日上午10点,记者辗转1个多小时找到了邓凡全的家,不凑巧邓老刚回安徽老家,得知我们是来自小平家乡的记者,邓凡全爽快地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我当时主要负责外围的警戒保卫工作。”邓凡全回忆说,当时中央办公厅发来电报,称小平专列路过武昌,要求我们做好警卫工作,小平不见省、市领导,也不迎送。时任湖北省委副书记钱运录与中央警卫局商量,希望小平能见见湖北领导层。我因此向中央警卫局建议,首长那时刚吃完早饭,湖北天气好,专列在武昌火车站加水也要等20分钟,不如见一见。中央警卫局负责人只说了一句话:“顺其自然”。

“为确保安保工作万无一失,我和同事提前在信阳接车。专列进安陆后,我用对讲机和武昌火车站联系,建议省领导在售货亭里等,小平高兴就见,不高兴,就说是碰巧来车站检查工作。”邓凡全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专列进站是早上9点多钟,小平下车后,见到湖北省领导后挺高兴,谈了40多分钟。

“小平当时谈了些什么?”记者问。“老实说,当时我也不知道小平到底谈了些什么。”邓凡全说,那天,省、市只有5个人到车站,时任省委书记关广富、省长郭树言、省委副书记钱运录、省公安厅厅长田期玉、武汉市公安局局长乐东汉。大家早早等在一站台靠北头的专运办公室里。车站也只有站长、党委书记和公安段长3个人在一站台上。

“小平谈话的内容我是在他走后才知道的。”邓凡全说,小平离开武昌后,关广富和郭树言等迅速将谈话内容整理后传给深圳“邓办”的同志,同时又迅速把记录稿传到了北京,小平在谈话中讲“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发展才是硬道理”“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

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现在武汉就是一个大工地

4月17日上午10点半,本报特派采访车驶下沪渝高速公路,向位于武汉城区的长江日报社驶去。道路旁,是正在加紧建设的地铁。一路走走停停,不到10公里的路程,采访车足足开了近两个小时。

 

“遭堵惨了!”面对我们的一通“诉苦”,负责接待我们的长江日报社编委李皖却一点也不惊讶:“现在的大武汉就是一个大工地,正在加紧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堵车是常有的事。”

把时光倒回到22年前,此时的湖北却正在十字路口彷徨。“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李皖坦言,是小平南巡谈话让湖北最终选择勇敢向前跨一步,由此迎来了改革开放之后的新一轮快速发展。

1992年6月,湖北省委提出以长江经济带开放开发为重点,兼顾清江、汉江、京广、焦柳铁路沿线的开放开发的发展战略。经济体制改革的湖北实践,在艰辛奋进中不断前行:以市场为导向的企业主体,开始成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核心的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全面展开;要素市场逐步形成劳动力价格由市场供求关系来确定的机制……

随着长江经济带的开放开发,黄石、宜昌、枝城、十堰、孝感等10余座城市,加速改革开放开发的试验。

一组见诸报端的数据也印证了李皖的观点:从1992年起,湖北经济加速发展,全省国民生产总值从1991年的885亿元增加到2013年的24668.49亿元。如今,每一个工作日,就有3831台汽车从武汉发往全国;世界500强企业,已有199家入驻武汉,居中部之首;签约入驻武汉的金融机构后台服务中心达29家,数量全国第一……

一场超远距离的竞跑,大武汉阶段性扭转赛局。徘徊22年之后,重返全国城市经济总量前十、副省级城市第四。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李皖介绍说,2020年前,武汉将率先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到2049年,武汉将建成全球性的创新中心、文化之都和重要的世界城市,引领长江中游城市圈成为国际化大都市圈。

链接:

小平南巡武昌谈话要点

——“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挫折,不要惊慌失措,不要以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只有坚持这条路线,人民才会相信你,拥护你,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答应,谁就会被打倒。”

——“发展才是硬道理;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说到底,关键是我们共产党内部要搞好;办事情正确与否,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多搞点三资企业不要怕,只要我们头脑清醒就不怕。我们有优势,有国营大中型企业,有乡镇企业,更重要的是政权在我们手里。”

——“现在还要继续选人,选更年轻的同志,帮助培养。不要迷信。我二十几岁就做大官了,不比你们现在懂得多,不是也照样干?”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电视一打开,尽是会议。会议多,文章太长,讲话也太长,而且内容重复,新的语言并不很多。重复的话要讲,但要精简。形式主义也就是官僚主义,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毛主席不开长会,文章短而精,讲话也很精炼。周总理四届人大的报告,毛主席指定我起草,要求不得超过5000字,我完成了任务。5000字,不是也很管用吗?我建议抓一下这个问题。”——“要多干实事,少讲空话。

来源:人民网

文章来源:http://history.stnn.cc/reveal/2019/0909/66944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