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港澳 港媒:假记者与黑衣暴徒本是一伙人

港媒:假记者与黑衣暴徒本是一伙人

昨天警方记者会出现令人发噱的一幕,有穿反光衣戴头盔的“黄媒”记者打断央视记者提问,指控对方是假记者,央视记者即时反击“我有记者证”,当场KO了对手。这场“真假记者”之争恰如一面镜子,映照今日香港社会的黑白混淆,反映新闻行业的鱼龙混杂,更凸显假记者与黑衣暴徒狼狈为奸的冰山一角。

新闻行业被誉为第四权,记者则有“无冕之王”之称,香港记者的敬业精神也一直为世人所公认。可惜的是,在没完没了的政治暴乱中,香港记者的形象也备受质疑,原因是一大批自称记者的人,镜头总是聚焦警察,而不对准暴徒;笔下只有警方执法,没有黑衣施暴;他们还负责将暴徒“义士化”、“英雄化”,反而守护香港的真正英雄——警方——却被描绘为“滥暴”、“十恶不赦”。包括中学生在内的大批年轻人变身暴徒,西方舆论一边倒地偏袒暴徒,这班颠倒是非的黄丝记者立下了大功。

有这么一张照片,不管将来有无机会获得摄影大奖,但一定会载入香港新闻史册。照片上,一名警察在墙角擎枪指向暴徒,不料自己也被数十名记者的长枪短炮“围猎”。画面上没有呈现的是,警方遭大批黑衣暴徒使用汽油弹、铁通、砖头疯狂袭击,警方其实是被迫擎枪自卫,而且还是最低杀伤力的布袋枪。

还是这群所谓记者,总是拦在警方与暴徒之间,阻挠警方执法,为暴徒争取逃亡的时间。当暴徒被捕时,他们会大叫“记者救我”,喊出自己名字等身份资料,后者及同伙马上行动,将不利于暴徒的证物全部“毁尸灭迹”,增加警方起诉的难度。甚至乎,连律师都帮忙请好了,费用也提前支付了,为暴徒免去后顾之忧。身为记者,不是客观记录发生的事实,为历史留证言,而是为黑衣暴徒提供一条龙服务,贴心细致的程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但他们还是记者吗?

事实上,此类所谓的记者门槛很低,只要交纳数十元加入记协,就可以拿到记者证。若肯花一千多元作商业登记,还可以摇身一变为“传媒大亨”,聘用记者。警方早前破获一个专为暴徒提供武器装备的黑店,意外缴获了一大批假记者证。真相因此而大白,黑衣人与暴徒是一伙的,穿上反光衣就是记者,脱下反光衣又变回暴徒,角色可以不断切换。

有传媒透露,为“颜色革命”服务的文宣小组多达六百人,这恐怕还是低估。这些假记者不但在前线为暴徒打掩护,还在后方制作诋毁警方、颂扬暴徒的文宣,更充当“谣言制造工厂”。“爆眼女”被警方布袋弹击中、“太子站死人”、“警方非礼被捕者”、“卧底警察丢燃烧弹”等等,都是谣言工厂的作品。

假作真时真亦假。“颜色革命”不仅严重破坏香港的法治、文明、安全形象,也毁掉记者的尊严,暴露记协的邪恶。香港要拨乱反正,新闻行业清理败类也是应有之义。

来源:大公报

文章来源:http://news.stnn.cc/hongkong/2019/0910/669619.shtml